老漢為「入獄養老」搶劫 出獄後稱敬老院趕不上監獄

【博聞社】75歲的老人付達信今年參加東方衛視的一檔節目,節目視頻引發了網友廣泛關注。事情是這樣的,08年《京華時報》有一篇報道,一位年屆七旬的湖南農民付達信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搶劫,他搶劫完了不逃跑,反而等待被搶者喊叫,以便引警察來抓。宣判後,付老漢懇求法官重判自己,「法官,您再好好審審吧,判得太輕了。」「判太輕,過兩年出去還是不能養活自己怎麼辦?」「實在不行就再搶劫,然後回監獄裏養老。」一年半後,付達信提前出獄,住進了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靈官鎮敬老院。「這裡的生活趕不上監獄。」

「牢」有所養

和其他人不同,付達信進了看守所便喜上眉梢。見到饅頭,付達信更是歡喜得不得了。因為上世紀八十年代做過胃部手術,付達信的胃腸一直不好。饅頭可以綜合他過多的胃酸,讓他舒坦許多。

看守所里的犯人很少見到這麼能吃的老頭。他什麼都吃,並且絕不浪費。別人吃不完的飯菜,付達信也會一一代勞。三個月,付達信胖了10斤。

在看守所呆了三個半月,付達信被轉到天河監獄。這裡是送服刑人員回地方監獄的中轉站。付達信發現這裡的生活更好了。不僅天天有饅頭吃,老年人每天早晨還有一個雞蛋。

在監獄裏,付達信兩年來,第一次吃到了肉。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生怕把肉片很快吃完。付達信把肉放在嘴裏反覆咀嚼,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音,被同囚的獄友笑話了好半天。

三個半月後,付達信被轉回到湖南省長沙監獄服刑。監獄發給他夏服、春秋服、冬裝各兩件,鞋子兩雙。被子發了兩床,一床鋪,一床蓋。不僅有被套床單,夏天還有席子發。熱水瓶、桶子、杯子一應俱全。

付達信覺得長沙監獄吃得更好了。一日三餐按時吃飯,不僅饅頭管夠,午飯的時候還會有西紅柿炒雞蛋、海帶燉排骨、玉米燉排骨。開水是統一供應,不限量。年三十兒晚上過了12點,監獄還會給犯人送來甜酒沖雞蛋。

每年600元的五保戶補助依然在發放。村裡的會計把錢郵寄給付達信,他還偶爾在監獄裏買些麵條來當做早餐。

在監獄裏,60歲以上的老人是不需要勞動的。付達信每天早晨6點30起床,洗漱、整理內務,把被子疊成豆腐塊。吃過早餐,別人出工後,付達信便回到監舍內休息。長沙監獄裏有花園、籃球場,放風的時候付達信可以隨便溜達。「只要不出了四面高牆電網的大院子就行。」付達信說。

閑來無事付達信就看書看報,背唐詩,寫字。有時候跟獄友下下棋,每天都要收看新聞聯播。付達信在監獄做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體檢。「腦血管硬化、骨質增生、雙腎結石、前列腺炎。」和以前生病硬扛着不同,付達信在監獄生病,中午和晚上都會有人來看望。每天均有醫生來巡診,有急病隨時到獄內醫院就診,病得重了還會有專人來照顧。付達信前列腺炎發作,監獄裏的醫院看不好,還由四個警察陪同着去監獄外面的社會醫院診治。「他們扶着我,從來都沒跟我說大話(大聲呵斥)。」

在監獄裏,付達信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他總希望時間過得慢些,再慢些。但是,好景不長,付達信被減刑了。

提起減刑,付達信滿臉的不高興。「上過報紙、上過照片的犯人都會被減刑半年。」付達信不接受減刑,減刑要寫悔過書,付達信不肯寫。「我敢作敢當,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最終,其他犯人為付達信代寫了悔過書,付達信提前半年出獄。「吃了睡,睡了吃。除了吃飯就是看病。不幹活,監獄也不願意要你。」

敬老院的生活

2010年3月7日,村裡為付達信的侄兒出了500元路費,將付達信從長沙監獄接了出來。沒有耽擱,付達信被送到了靈官鎮敬老院。這是2009年新落成的敬老院。磚混結構四合院式,有兩棟共32間住房,工作人員三名。過了兩天,靈官鎮民政辦的彭主任便來看望了付達信。因為「入獄養老」的事情,當地的民政部門頗為緊張。

入獄前,付達信並沒有住在敬老院。村長付發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付達信住進敬老院,村裡需要每年給他繳納600斤口糧。因為付達信沒有把房屋抵押給村裡,才遲遲沒有住進敬老院。

在農村,五保供養的主要責任人是村委會和村民小組。可在日益空心的農村,集體沒有足夠的錢供養貧困老人。在祁東縣,有9成以上的五保老人未能住進敬老院。「要不是進了監獄全國人民都知道,我還住不進敬老院。」付達信說。

然而,付達信對敬老院還是非常不滿意。在他看來,這座養老院只是一座空殼,根本比不上監獄。

出獄三天後,付達信就發現了敬老院的問題:二樓的平台高於房間,下雨便往房間里灌。房間的牆上裂了一條條口子,食堂後面的水泥平台已經全部塌陷。一年600元的補助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每月300元的伙食費,算下來一天10塊錢。說是伙食費,其實一個月的所有開銷都在這裏面。付達信因為胃腸不好,早晨要自己煮麵條、還要偶爾抽包煙。這些錢扣除後,付達信只能少去食堂吃幾頓。

自來水爆裂已經多天,負責煮飯的工作人員懶得去挑水,便花錢僱傭敬老院的老人去擔水。「一桶水兩元錢,這些錢也是從伙食費里出。」老人們為了零花錢爭先恐後地去挑水。

付達信剛住進來的時候是兩人間。最近,對床的老頭癱了,拉屎拉尿實在太臭,付達信只能搬了出來。敬老院沒有負責衛生的工作人員。付達信說,去年一個叫胡建國的老人病死在房間里。

中午將近,一位下肢癱瘓的老人拄着兩個板凳緩慢地挪向飯堂。付達信坐在老人的條凳上試圖攀談幾句。「煩得很!」老人向付達信吼起來。付達信訕訕:「能活着就不錯了,誰也管不了誰。」

敬老院的棋牌室里放了一口棺材,是院里的其他老人備下的。棋牌桌上布滿了灰塵,蜘蛛正在一台嚴重損壞的電視機上專心地織網。付達信說,院里本來兩台電視機,壞了一台,大家就只能湊在一起看電視。他保持着監獄裏的習慣,堅持看新聞聯播。除了了解國家大事,還可以收聽到春節國家民政部和中央財政給全國五保戶發補助的消息。每次他都拿着本子記下來,比如:「2010年,中央發給全國五保戶每人100元紅包錢;2011年中央補助全國五保戶物價差價8個月;2011年,全國五保戶每人200元慰問金;2012年2月4日,中央為全國五保戶每人補助200元。」

「我只是想發些補助,買麵條吃。」付達信拎起桌上僅剩的半扎麵條。

「入獄養老」並不止付達信一人

美國批判現實主義作家歐.亨利,曾有一篇著名的小說《警察和讚美詩》。其中的主人公蘇比:在冬天來臨之際,蘇比想方設法到監獄過冬,他六次犯事,為非作歹,可是都沒有如願,正當他聽到教堂讚美詩,決定重新做人時,卻被莫名其妙逮捕了。付老漢簡直是蘇比中國版了。只是相較於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搶劫的付老漢,第二次搶劫就如願入獄。他們似乎比作家歐.亨利筆下的流浪漢蘇比似乎運氣要好得多!

在互聯網上稍加搜索,就不難發現,在中國因為生活困境想「吃牢飯」,和打「入獄養老」主意的人並不只是他一人。2006年71歲的廣東中山流浪漢李召坤也同樣選擇了故意縱火。在向警方主動自首後,他這樣交代自己的犯罪動機:「我曾聽說放火燒山可以坐牢,而坐牢有飯吃、有衣穿,不用再流浪。」而《新京報》之前的一篇更讓人震驚,北京順義法院曾開審一個搶劫案,搶劫犯的犯罪動機居然是因為自己犯了重病,無錢醫治,希望犯罪後進入監獄裏獲得國家免費治療。

有位86歲的河南老囚犯孫來有,半輩子五進五齣監獄,在獄中度過43年。每一次到該出獄時,他哭鬧着不願離開。86歲的孫來有因年老體衰已癱瘓在床近三年。監獄為了他的生活起居,給他配備了兩名護理人員,負責他的服藥、洗澡、洗衣和吃飯。飯食為監獄特供,包括一盒牛奶、一個雞蛋或蛋花湯。出獄後,獄警趙海偉第一次到敬老院回訪,孫來有立即展開雙手說:「政府,我想回監獄」。趙海偉還對媒體說,有次路過第三監獄因烏魯木齊越獄事件而加固的圍牆時,這個老囚犯嘴裏不住喃喃,為什麼會有人越獄……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用這句俗語來形容監獄圍牆內外兩邊的心態,是再合適不過了。一方面是一些入獄的人想早日釋放,一方面卻是有人想方設法讓自己早日入獄。但是誰不珍惜外面的自由的生活,誰願意蹲大牢?用七十多歲的付老漢的話說,蹲大牢之前的日子「食不果腹」,自從被抓後,生活一下子好了起來,每天一日三餐能吃飽了,不用勞動,生病了有人看。從這個角度說,搶劫入獄滿足了他對「好生活」的全部想像。儘管讓人匪夷所思,但這樣的選擇卻或多或少讓人有些心酸。

眾多中國版的《肖申克的救贖》,無疑是對當前養老和社會保障最深刻的諷刺。我們沒有理由指責於他們牢獄中「老有所養」的「夙願」。一個無法讓每一位國民都安享晚年的制度,不僅是造成個人悲劇的肇事者,也是社會養老保障不足的悲哀。同樣,一個國家的強大,要體現在底層民眾的基本生活保障的「里子」上。只有這樣那些想故意犯罪主動入獄的人,才不會越來越多,監獄的大門才不會因此被擠破!

風青楊/華商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