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古籍玩家2萬元淘到南宋《金剛經》孤本 賣出天價

【博聞社】古籍浩如煙海,不乏民間傳奇。2005年,成都一古籍玩家曾製造「撿漏」經典:花2萬多元買回一本南宋《金剛經》孤本,三年後賣了160萬。這本古籍後來成為廣東中山圖書館的「鎮館之寶」。

(中山圖書館收藏的南宋《金剛經》孤本)

據陸媒封面新聞報道,4月19日,在成都高升橋古玩市場。王剛(化名)開的古舊書店就在其中一條街上,從外面看,店子沒有多少奇特之處,走進店內,各個時期的古籍擺滿了三面牆。

王剛介紹:「店裡大概有四五千冊,家裡的古籍比店裡還多,家中專門拿出兩個房間存放古籍。」他目前持有的古籍,有兩本價值在50萬元以上。其中一套妙復軒評點《紅樓夢》,去年在北京一場拍賣會上,起拍價是19萬元。

這套《紅樓夢》的獨特之處在於,是孫桐生出版的妙復軒評本。「孫桐生有『蜀中紅學第一人』之稱,為了出版這部《紅樓夢》,曾做過永州知府的他四次變賣家產,籌資刊刻。」

據了解,這部書刊刻完成後,全部雕版一直被保存在孫桐生的綿陽老家,後來在歷次運動中被毀壞遺失。印刷的書,留存至今的也不多。王剛在舊書攤發現後,花了8000元將其買下。

(妙復軒評本《紅樓夢》24冊)

這不是他藏書中最貴的,2008年,他曾經以160萬的價格,將一本只有48頁的宋代《金剛經》賣給了廣東中山圖書館。

這本「天價古籍」,就是王剛的淘寶傳奇。

2005 年,山西太原一座古廟,一個僧人將一堆線裝舊書賣給了收廢品的小販,這本《金剛經》就隱匿在這堆舊書中。小販就把這堆古籍裝在箱子里,擺在大街上賣,另一 個書販以1500元的價格,將這一箱書全買了。「一個玩書的朋友,手上有幾枚民國時期的徽章,就用幾枚徽章從小販手中換了一本書。就是那本《金剛經》,一 箱書中品相最差的一本。」

朋友拿到書後,給王剛講了此事。「我從成都飛過去,專門看這本書。憑藉多年的淘書經驗,一打眼一上手,就知道這本書不簡單。一摸紙張,就知道不會晚於明 代。」判斷紙張年代是高深的學問,簡單說「時代越早,紙張越厚」。當時朋友開價10萬元,好說歹說,最後花了2萬多買了下來。

專家「看走眼」曾認為不值錢

這本書賣給王剛之前,這位朋友已經請高人鑒定過此書。當時《鑒寶》欄目組正好在山西尋寶,專家也隨團到了山西。這位朋友想請專家鑒定一下,被選中的話,再送到北京參加《鑒寶》欄目。結果,專家看過這本書後,評價是「這個東西不好,不值錢」。

回憶起這段淘寶經歷,王剛不免唏噓,當年,10萬元可不是小數目。如果朋友堅持不講價,或者專家對書是另一種評價,他都可能與這本書失之交臂。專家之所以誤判,可能是因為書上沒有出現年代,而且沒有著錄。「從理論上講,他就不會往孤本方面去想,認為可能是很一般的書。」

儘管不是古籍專家,但王剛憑藉在古籍市場20多年的摸爬滾打,練就了一身古籍鑒定的真本事。「成天埋在書堆里,上手一摸就有感覺。專家鑒定靠的是理論,我們是實戰派。」

書買回後,他立刻查閱資料,「確實查得到,又和同行朋友交流,最終判斷應該是南宋的,而且是孤本。」眾所周知,在古籍中,宋代善本屬於上乘精品,而孤本則是精品中的精品。

確認了自己淘到精品後,王剛不免回想被寺廟當作廢品賣掉的那一批古籍,「那一箱書的價值不可估量,去年有人拿了幾頁出來,賣了2000多萬,而且是被國家圖書館定向拍賣的。」

館長咬牙斥資160萬買走

南宋《金剛經》孤本,王剛一直保存到2008年。「汶川地震後,我覺得這本書不該再由我個人保存,憑我的能力保護不了這東西。」決定出手後,他放出話去:「這本書非公立圖書館不賣」。

「不能賣給私人,不然就可能流到國外去。」當時曾有人出價300萬購買,但被王剛拒絕了。「中國很多古籍現在都在國外的圖書館,中國研究者去拍照、影印還要花 很多錢,想要買回來人家還不賣給你。」儘管這本《金剛經》沒有英國大英博物館藏的唐咸通九年刻本《金剛經》珍貴,但也必須保留在國內。

當時國家圖書館也曾和王剛溝通過,因為價格原因,最終沒有成交。儘管沒有談成,但他向國家圖書館的老先生承諾,不會賣給私人。之後,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以160萬元的價格,從他手中買走。

王剛所言非虛,《南方日報》2008年10月16日曾報道,為收得這部目前海內外私藏中的孤本《金剛經》,中山圖書館館長李昭淳咬着牙斥資160萬元,「為的是彌補中山圖書館缺少『鎮館之寶』的遺憾」。國家圖書館善本特藏部研究館員李際寧和上海師範大學教授方廣錩,看到這部《金剛經》時說,「終於看到了寶貝, 絕對能被列為文化部一級古籍。」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