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政權生命線:讓朝鮮輕鬆繞過制裁的中朝合資公司

【博聞社】稱“願意為朝鮮事業粉身碎骨”中國丹東女首富馬曉紅,去年9月被美國司法部起訴,指控她和她的貿易公司丹東鴻祥實業集團幫助在制裁黑名單上的朝鮮公司避開美國的制裁。事件引起廣泛關注,然而,這可能只是中國公司資助朝鮮的冰山一角。

(中朝邊境鴨綠江大橋)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的公司和政府記錄顯示,在過去1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存在着一家由中國國有企業遼機集團與被列入美國和聯合國制裁名單的朝鮮永邦總公司設立了一家合資企業,開採製造反應堆和導彈所需的礦物,這家合資公司在近十年里都沒有被曝光,表明朝鮮可以輕鬆繞過制裁。

2008年,中國遼寧省機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Limac Corp., 簡稱遼機集團)與朝鮮永邦總公司(Ryonbong General Corp.)設立了一家合資企業,開採鉭、鈮和鋯,這些礦物可用來製造電話和計算機,但也可以製造核反應堆和導彈。

(中國遼寧省機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這項合作已持續了近10年時間,此前沒有被曝光,這表明朝鮮可以很輕鬆地通過與中國公司進行業務往來來繞開制裁,中國公司儼然已是朝鮮政權重要的生命線。聯合國制裁專家在2月份的一份報告中表示,朝鮮已通過中國獲得了火箭配件和輕型飛機,並利用位於中國的掩護公司進入國際金融體系。

美國於2005年對永邦進行了制裁,聯合國在2009年也將該公司列入制裁名單,理由都是,這家朝鮮公司捲入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項目。就在六周前,美國的個人制裁名單上增加了三名永邦員工,其中兩人在中國。

遼機集團與永邦合資企業的經營範圍及其當前狀況不詳。該公司註冊地在朝鮮,而朝鮮不披露公司記錄。永邦與遼機集團的關係由金融情報公司Sayari Analytics發現,該公司為銀行業和美國政府客戶工作,但未公布其調查結果。

遼機集團通過電子郵件對華爾街日報表示,該合資企業從未開展過常規商業活動,且自2009年以來,該集團一直在試圖解散該合資企業。

朝鮮江原道。遼機集團與朝鮮永邦總公司在江原道設立了一家採礦合資企業。Associated Press

但中國的企業記錄顯示,直到今年2月份該合資企業一直在中國有註冊地址。而根據遼機集團網站,2011年該集團高管與永邦高管舉行了會談,以推進 合作關係。近幾日,在《華爾街日報》詢問該合資企業事宜後,遼機集團網站上有關該合資企業的信息已經消失。

遼機集團在休斯敦擁有一家美國關聯公司,根據該關聯公司的首席執行長,遼機集團通過該關聯公司尋找投資機會。海關記錄顯示,遼機集團在美國的另一項業務往來是在2013年借道美國向中國進口加拿大核能設備。

去年通過的美國立法要求白宮處罰那些與被列入黑名單的朝鮮實體開展業務的實體,否則須向國會解釋不懲處的理由。據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內部已經討論了該遼機集團與永邦合資企業的情況。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以來,朝鮮進行了三次導彈試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上周表示,美國一直在就朝鮮問題大力施壓中國,對於那些沒有執行現有對朝制裁決議的國家,美國可能會實行二級制裁。他說:如果你無法 處理這個問題,或者出於自身內部政治原因不想去處理這個問題,那麼我們會處理。

中國曾表示,中國完全遵守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但對美國的單邊制裁表示反對。

中國在1月份表示,女商人馬曉紅正在接受調查。美國司法部發言人表示,馬曉紅沒有提出抗辯申請,據信她在中國仍是在逃犯。

一些從事過朝鮮事務的現任及前任美國官員(包括在奧巴馬政府和小布什政府時期的官員)稱,遼機集團案表明,在國際社會向朝鮮政府施壓方面,中國所扮演角色的確是最弱的一環。

小布什時期朝鮮政策關鍵人物David Asher說,一家涉及核貿易的中國公司竟然如此公開地與朝鮮合作,而美國竟然不對其實施制裁,並追究其美國關聯公司的責任,這太讓人吃驚了。

專註朝鮮問題的前美國國務院、財政部官員Anthony Ruggiero說,中國公司與被制裁實體做生意,因為他們知道這樣做不會有事。

美國財政部的一名發言人未就遼機集團案置評,但他說,美國政府正以朝鮮在中國的業務為目標,特別是永邦。

美國官員稱,永邦是朝鮮執政黨負責管理國防工業的一個委員會下屬的貿易機構。

據維基解密公布的美國國務院一份2006年的備忘錄稱,朝鮮試圖通過永邦位於俄羅斯的辦公室獲得用於火箭固體燃料的化學品。

遼機集團始建於1953年。該網站稱,公司在2006年擴張至朝鮮礦業領域──這一年也是朝鮮進行首次核武器試驗的年份。遼機集團董事長吳岩率領一個礦業專家團隊在2007年訪問了朝鮮;吳岩是中共黨員,此前曾擔任遼寧省貿易官員。

華爾街日報報道,據一份政府通知顯示,中國商務部在2008年批准成立上述合資企業──當年朝鮮正就停止朝鮮核計劃的可能性與國際社會展開談判。

通知稱,合資企業是位於朝鮮江 原道(Kangwon)的採礦企業,經營期限為20年。遼機集團的網站顯示,吳岩成為合資企業的董事長,永邦的一位高管擔任副董事長。

根據中國的公開記錄,2013年該合資公司在中國與朝鮮接壤的丹東市設立了一個辦事處,任命一名朝鮮籍人士擔任其領導,這名朝鮮人使用中國名字Jin Zhezhu。

這家辦事處的地址位於鴨綠江附近一處破敗街區的公寓中。公寓當前的住戶、鄰居以及該合資企業的一名前員工表示,Jin Zhezhu在那裡生活了幾年,但於幾個月前離開。記者無法聯繫到Jin Zhezhu置評。

遼機集團表示,由於朝鮮未遵守合同條款,該合資公司從未開始常規運營。

遼機集團否認知道該合資公司在丹東有一家辦事處,並表示員工自2009年起就未獲取過朝鮮的簽證。該公司網站顯示,2014年14名遼機集團的員工由公司贊助前往朝鮮度假。尚不清楚這些員工是否持有簽證,中國公民在朝鮮短期旅行有時候不需要簽證。

根據中國企業註冊中心的官員,上述丹東辦事處於2017年2月份被撤銷註冊,因其未按期提交2016年的檢驗文件。記錄顯示,永邦總公司在中國珠海設有另外一家辦事處。

記錄在案的朝鮮跨境交易中約有90%途徑中國。Sayari Analytics稱,已發現超過600家中國公司與朝鮮有貿易往來。依據聯合國的規定,這些貿易中的大多數可能是合法的,原因是相關制裁措施僅適用於特定的行業、公司和人群,而非整個朝鮮。

一些外交官表示,中國政府正努力追蹤相關跨境貿易的情況。中國政府希望維持一條經濟生命線以確保朝鮮政權不會出現崩潰的局面,因為如果發生上述情況,或將引發大批難民湧入中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