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快鹿集团非法集资案正式立案20余名管理层被抓 十九大维稳至上

【博闻社】2017年5月3日,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快鹿集团)和东虹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东虹桥担保)均因涉嫌集资诈骗,被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经侦支队立案。早前的2016年9月13日,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已经对快鹿集团旗下“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融资平台立案侦查,相关责任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据博闻社独家获得的消息,5月12日,当局开始对国内涉嫌非法集资案的肇事者实施抓捕,范围之广,超出以往,其中快鹿集团管理层20余人被抓。消息称,此次下重手,是因为非法集资已经是当今此起彼伏群体事件的重要诱发源头。

博闻社的消息来源透露,为了给今年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保驾护航”,安抚民众情绪,大力惩治非法集资肇事者是应有之仪。这次被抓的人,十九大之前是不会放出来的了。

当然,中共打击非法集资非只今日始,非法集资诱发大量群体事件,卷逃巨额资金到海外,对社会“安定团结”,金融稳定诸方面而言都是巨害,当局对之深恶痛绝,唯恐除之不尽。这其中,快鹿集团系列案影响面覆盖广泛,涉及非法集资金额150多亿,尤其引人关注。

票房造假曝出冰山一角

快鹿事件起因于电影《叶问3》在院线曝出的诸多问题,诸如卖出了大量电影票却无人观影、异常票价、短时间内连续排片等被曝光。随后据媒体揭发,“快鹿系”主导了叶问3的一系列运作,等待最后的“高票房”来点爆这场资本盛宴,也活络资金链还本付息,叶问3曝出问题直接导致快鹿资金链出现问题。

2016年3月底,快鹿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包括当天财富、金鹿财行均出现兑付问题,并宣布暂停兑付。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因身体原因辞职,其他高管也基本离任。徐琪进入快鹿管理层。

(快鹿系兑付危机)

兑付危机爆发后第六个月,上海警方介入。9月13日晚间,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通报案情,对快鹿旗下“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融资平台立案侦查,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被警方带走的快鹿系高管包括:上海东虹桥小额贷款总经理及快鹿集团副总裁张蕾,原金鹿财行董事长韦炎平,原金鹿财行副总裁谢琦,一度失联的原金鹿执行总裁张伯伟,以及当天财富董事总经理郑洋等。

但据多名快鹿高管说,快鹿集团只是协助调查。

兑付危机爆发一年之后,2017年5月3日,上海警方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快鹿集团立案侦查。此前,警方仅对快鹿旗下三家理财平台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这标志着快鹿案调查全面升级。

实际控制人流亡海外

在快鹿危机爆发后,快鹿的实控人施建祥一直在海外。4月19日,接替施建祥出任快鹿集团董事长的徐琪发出公开信,转达施建祥向社会各界和投资者的致歉,表示之前在管理上存在的重大过失,希望得到投资人、政府和社会的原谅。

(施建祥在海外拥红酒佳人)

12月,网络爆料称,2015年6月,施建祥到了温哥华,并和一位来自上海的1983年出生的女子登记结婚。随后的再次爆料称20万快鹿债主已于12月7日向加拿大驻上海领事馆致函,要求引渡施建祥。2016年3月,有消息称施建祥在加拿大签证到期,已在美国。

2016年4月6日快鹿宣布了一份兑付计划。但是总体上,快鹿的付款进度不到5%。

2016年4月7日,快鹿事件拘捕70余名涉案嫌疑人,其中业务员追缴佣金100余万元。国际刑警组织于当年1月9日正式向各成员国发布“红色通报”。

(被曝光与施建祥发生关系的女人)

有爆料说施建祥在国内巨骗,跑到国外遭遇小骗,本欲投资移民却投到一家空壳公司,致使加拿大签证到期,无奈只能跑去美国。但这些却不妨碍施建祥在海外依然红酒在手,坐拥美人。被评论称为“史上最高调”的金融骗子。

  • 苏冀苏冀

    习近平:3年时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仅500亿美元
    h
    http://ghg3.userboar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