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雪村:给上百万处局长讲过“依法治国”的教授面临强拆

【博闻社】慕容雪村:给上百万处长局长讲过“依法治国”的某教授也面临强拆,真是令人感慨。在我辈有洁癖的人看来,“依法治国”四个字跟“X他妈”是差不多的意思,甚至还要更脏一点。赵国有许多类似的脏词,如不加辨析,很容易就会被带进坑里,比如“人民民主专政”中的“民主”。

现在的人们大体都明白,如果某位学者常年讲授“人民民主专政之学”,那基本可以断定,这人就是个骗子+王八蛋。而讲“依法治国”的,目前还有巨大的市场,这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人分不清“依法治国”与“法治”的区别,也是因为,许多人并不打算让脖子上的那把刀离开,只希望那把刀依然可以温柔一点。

在八十年代、在2013年之前,许多人都天真的以为,“依法治国”虽然不彻底,但它是通往“法治”的必经之路,但在五不搞、七不讲、709和几年寒冬之后,还相信这套话术的,如果不是过分天真,那一定是演技太好。

“依法治国”不是什么过渡时期的替代物品,它就是一个反法治、反文明的骗局。平日大讲依法治国的,也应该对此心知肚明。

在官家和民间之冲突尚不激烈之时,操这套话术的人可以左右逢源,官家觉得他是在维护统治,民间觉得这人在帮我们说话。但员外莅位几年之后,官民冲突日益激烈,各自的话语都说得更加直接明确,官方不再讳言我就是要保一家之江山,郭飞雄和唐荆陵等人也明确表示我就是反对你保江山。

在此情境之下,那些两边通吃的人也越来越尴尬,官家觉得你这是站到反贼那边去了嘛,民间觉得这狗日的肯定是朝廷奸细,千万不能信他。当然民间没有实力,只是说说而已,而官家则不同了,大权在握,也听不进什么劝谏之言,一言不合就灌马粪。

几年之前,重庆有位先生在微博上转了某教授的言论,然后就被劳教了。后薄督时代,有律师到重庆代理此案,因为某教授是大V,律师希望他能够对此发声,于是在微博上给某教授发私信。某教授很冷淡地回答: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以后这种事不要来找我。

现在某教授面临强拆,我必须表示同情,但那位曾因转发他的言论而被劳教的重庆先生,大约也有权利不表示同情,理直气壮地这么想: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 hyb

    中共,特别是习氏极权集团,把【做婊子、立牌坊】看作是【重中之重】的【习氏集团的核心】!
    极权政体与自由、民主、宪政是【天敌】。何来【法治】可言?
    而极权政体的【法随权出】的【法制】,恰恰是极权政体赖以生存【工具】!
    具体表现为;用【国家暴力】,来继续维持极权政体的苟延残喘。
    用【国家犯罪】的血腥事实来为极权政体【保驾护航】!同时又是极权政体的【合法性】的唯一【支撑点】!
    中共及其习氏极权集团,就是在党国,不断演绎【极权政体】是【如何维持奄奄一息】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