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倒地路人冷漠遭二次碾壓,為什麼善良的中國人變得冷酷麻木?


一、 事實
2017年4月21日,在河南省駐馬店市解放路與學院路交叉路口,一名穿白衣的馬姓的女子在斑馬線上準備過馬路,突然被一輛紅色計程車撞倒,但計程車沒停下而直接就開走了。女子躺在馬路上,期間還試圖想抬頭,有一些行人和車輛從她身旁經過,但沒人有想幫助她,都是匆匆走過。不到一分鐘,一輛灰色的轎車再次從這名女子的身上碾過後,這位女子就在世人的冷漠中告別了人間。看到這個視頻,我的心在顫抖,這個女子可能是我們的朋友,可能是我們的親人,或許有一天,我們也像她一樣躺在馬路上絕望地死去。其實,只要計程車司機、路人和過往車輛的司機幫她一下,她就不會死去。這些年,我們已經神經不斷受到強烈刺激,我們的良知不斷地受到挑戰,以致我們開始學會麻木、冷酷。2011年,2歲的小悅悅在佛山南海某五金城相繼被兩車碾壓,有18名路人路過但都視而不見。最後,一名拾荒阿婆把小悅悅拖到路邊,呼喊他的父母,但為時已晚,小悅悅已經離開了這個冰冷的世界。為什麼一個有三千多年文明史的民族,會變得如此冷酷無情?就是動物界,當同類受傷時,也會相助,但今天的中國人卻不會去救助別人,中國怎麼啦?誰改變了中國人的文明基因。
二、原因分析:
1、良心泯滅
這是事件是由一起交通肇事逃逸事故所引發的。如果計程車司機能在車禍發生後,不逃逸,而是第一時間停車、報警、救援,年輕的女子是不會死亡的。其次,如過路人和通行車輛司機能否幫助她,她的生命是可以挽救的。但這一切都沒有出現,人們冷漠地從她身邊走過、駛過,如同看見一隻倒在地上的動物一樣。中國傳統儒家文化要求我們「愛人」不論是自己的親人還是陌生人。在論語中,樊遲問孔子什麼是「仁」時,孔子說:「愛人」。孟子也說:「仁者愛人」。孔子還說:「泛愛眾,而親仁。」這意味著遵循仁的原則,就要去關心、愛護和對待他人。孟子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看看今天的中國人,我們不由一聲嘆息。1949年至文革結束,中國的傳統文化和道德已經蕩然無存。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功利主義盛行,「錢、權」成了成功的標誌。中國人富了,但變成了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
2、漠視生命的交通管理
在西方國家「車讓人」,而在大陸「人讓車」,過斑馬線車不減速,老人們和殘疾人被困在車流中無助,已成為世界奇觀。中國人的效率真的那麼重要,甚至可以以行人的生命為代價嗎?在美國,重要路口都要stop標誌,車輛必須停下來,即使沒有行人。在路上即使有行人違規過馬路,車輛也必須先讓行人走。因為生命高於一切。
3.不良司法使人不敢助人
救死扶傷緣於人的內在良知,也外化為公序良俗。但近年來,在大陸屢屢出現救死扶傷者不斷不被感謝,相反被誣陷的案例。2006年11月20日,南京市民彭宇陪同一名在路上跌倒的徐壽蘭老太太前往醫院檢查,檢查結果表明徐壽蘭股骨骨折,需進行手術。徐壽蘭隨即向彭宇索賠醫療費,彭宇自稱是樂於助人,怎麼反倒被指成是肇事者,拒絕了老人的要求。後老人對彭宇提出民事訴訟。南京鼓樓區法官的判決使助人者心寒。他稱「彭宇自認,其是第一個下車的人,從常理分析,他與老太太相撞的可能性比較大」,並判斷「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據社會情理,在老太太的家人到達後,其完全可以說明事實經過並讓老太太的家人將她送到醫院,然後自行離開。但彭宇未作此等選擇,他的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一審判決彭宇賠償老人4.5萬元。儘管事後,有報道認為彭宇的確撞到了老人,但當時法院在沒有查清事實的基礎上,要求彭宇賠償的判決是荒唐的和違背基本社會良知的。
對比西方,很多國家有專門立法,鼓勵公民在危急時刻給予他人幫助,懲罰那些見死不救的人,這樣的立法統稱「撒瑪利亞好人法」。撒瑪利亞的故事來自於聖經《路加福音》第十章「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法國《刑法典》(1994)第223條第6款就明確規定,「任何人對處於危難中的他人,能夠採取個人行動或者能喚起救助行動、且對其本人或第三人均無危險,而故意放棄給予救助的,處5年監禁並罰金50萬法郎」;第223條第7款有規定:「任何人故意不採取或故意不喚起能夠抗擊危及人們安全之災難的措施,且該措施對其本人或第三人均無危險的,處2年監禁併科20萬法郎罰金」。
4.根本原因:中共極權統治
關於發生在河南的冷漠事件,我們從道德、交通管理和法律上進行了分析,但根源是1949年以來中共所建立的極權主義制度。有學者表示,這個事件不僅僅是路人的道德問題,更是社會問題,是中共造成的社會現象,中共幾十年來搞各項暴力運動、反傳統教育、殘殺善良、崇尚暴力和血腥,在這樣殘暴政權下成長起來的人們,缺乏互助和關愛的基本道德素養。法律學者張雪忠認為:
關於駐馬店一女子遭遇二次碾壓事件,有些人又在從國民性的視角,說中國人是多麼冷漠。這是最容易得出的結論,也是最沒有價值的結論。我們不妨先問問:這種事要是發生在香港或台灣,結果會不會有所不同?然後再看看:
1、海南一校長性侵六名小學生之事,因記者爆料被公眾所知,最後記者被去職;
2、呼格吉勒圖看到一女子被姦殺的現場,然後向警方報案,卻因遭受酷刑而被迫認罪,最後被當作殺人犯被槍斃;
3、因自己的孩子食用有毒奶粉成為結石寶寶,一名父親堅持維權,最後竟以敲詐勒索被判刑5年;
如果一個高壓的專政體制,每天都在做著懲善揚惡的事,那又怎麼可能不大大削弱人們幫助他人的意願和勇氣?專政體制本身是極其邪惡的,而一個邪惡的體制,如果不極力壓制人們心中的善念,它自己又怎麼可能得以存續?

博聞相關報道:

女子被2次碾壓無人管 媒體:指責路人「冷漠」 會忽略造就悲劇的本因

女子被車撞倒10餘車輛20多路人無一施救 後又遭碾壓(視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