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神醫劉洪斌”:是群演每場報價至少2萬

【博聞社】花白頭髮,微卷,鼻樑上架着一副金絲邊眼鏡……醫學專家劉洪斌(濱、彬)在不同的訪談類醫療廣告中,以數個不同的身份背景出現,也引起各方對於電視醫療廣告公信力的質疑。記者調查發現,重案組調查發現,一些保健品廣告,以電視訪談形式呈現,從嘉賓、主持人到觀眾,均由演員扮演,並按照事先寫好的台本”演繹”。而拍攝一條30分鐘的廣告片,總報價在10萬元左右。律師分析指出,這種在各大衛視出鏡的“神醫專家”要承擔法律責任,而製作和播放此類廣告的媒體,也涉嫌違反《廣告法》。依情況嚴重程度,可能要承擔從罰款到被追究刑事責任的不同處罰。

整理髮現,“電視神醫”群體並不小,同樣頻頻出現在醫療廣告中,還有李熾明、王志金、高振宗,他們與劉洪斌一道,被戲稱為“四大神醫”。

“助眠神葯”代加工企業非藥廠

事件被曝光後,劉洪斌被稱為“影后”。公開資料顯示,她在醫療節目中身兼“中華中醫醫學會鎮咳副會長、東方咳嗽研究院副院長、中華中醫醫學會風濕分會委員;代言至少9款藥品。

此前報道稱,2017年6月21日,媒體從北京大學、吉林省人民醫院和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地壇醫院確認,上述三所機構均表示:查無劉洪斌。從北京市衛計委獲悉,對於媒體報道的推銷神葯的劉洪斌,北京市中醫管理局已查實,無此人。那麼劉洪斌是否是執業藥師呢?從北京市食葯監局經查,在北京註冊的執業藥師系統中,沒有名為劉洪斌的人。

按照“節目”中所留電話,記者回訪發現,9款產品中,苗仙咳喘貼、蒙葯心腦方、老院長祛斑方、藥王風痛方、苗族定喘方和天山雪蓮等6款已無法購買,出售“蒙葯心腦方”的網頁顯示“不存在”,出售“天山雪蓮”的熱線電話則無法接通。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苗族定喘方和苗仙咳喘貼是兩款不同的產品,但二者銷售電話卻一致。苗仙咳喘貼的生產方——貴州聖都葯業有限公司一名業務經理稱,藥廠生產過多種咳喘貼,“苗仙”這一名稱,此前未聽說過。

劉洪斌推薦的助眠晚餐,標註生產廠商是珠海經濟特區天然藥物研究所有限公司。但該公司工作人員表示,企業只代加工,並非藥廠,也不賣葯,從未聽說過“助眠晚餐”,也無法判斷其來源。

探員注意到,劉洪斌參與推廣的多款產品,曾因涉嫌違規被有關部門處罰。例如,生產“苗族定喘方”的貴州苗氏葯業有限公司,曾於2015年8月因涉嫌利用廣告虛假宣傳,被貴州黔南州工商局罰款2萬元。此外,山東省教育電視台曾因發布包括“苗醫鮮葯(消喘膏)”在內的藥品廣告,被認定為虛假醫療廣告,受到濟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市中分局行政處罰。

10萬元拍出30分鐘神醫宣傳片

記者調查發現,以訪談、養生節目為表現形式的醫療類廣告,“專家”、觀眾、患者、主持人均由演員擔任,已經形成一條成熟的產業鏈。記者聯繫北京多家廣告傳媒公司,對方均表示,可以拍攝類似廣告片。其中,一家廣告公司還推薦了一名擅長此類拍攝的導演。

這名張姓導演表示,其經常拍攝製作“節目型醫療廣告”,網傳“電視神醫”中,排名緊隨劉洪斌之後的李熾明,便是其固定合作夥伴。

按照張姓導演的介紹,這類”專家”通常具備行醫資質,醫生身份不假,但“專家頭銜”則可自行設定。隨後,這名導演還向記者展示了李熾明的全科醫學(中醫類)副高級職稱證明。

也正因為這樣的“自行設定”,才出現劉洪斌等”電視神醫”依據所推廣產品而變的工作單位。事發後,多家涉事單位回應稱“查無此人”。

記者了解到,一段20分鐘左右的廣告片,涉及專家、主持人、觀眾和患者等角色,報價各不相同。“有行醫資質的專家,一場最低5000起。”張姓導演介紹,要在播出時顯得“人滿”,則應當聘請40至80人左右的群眾演員作為“觀眾”。此外,在片中扮演因為使用了廣告藥品,而產生“奇效”的患者,這類演員被稱為“小特約”,因為“有詞”,所以價格要高出”觀眾”不少,每場報價在300至500元不等。

張姓導演稱,自己通常合作的幾名“電視名醫”,每場價格在6000至6500元。而本次引發爭議的劉洪斌,因為“形象好”,加上能說會道,報價要高出不少,平均在2萬至3萬之間,雖然“最近被媒體曝光,不太敢接”,但“想聯繫還是能聯繫上”。

最貴花銷則來自場地。張導演介紹,北京市內有多個攝影棚可進行拍攝,以位於五元橋的一家為例,每天報價在一萬元,包含燈光、四個機位、一台搖臂以及場內技術人員的費用,攝影師需要單加錢聘請。

張姓導演算了一筆賬,一部能夠通過電視台審核播出的廣告片,時長20至30分鐘不等,總預算約10萬元。

“導演”起底“神醫劉洪斌”:人在北京,退休後當群演,讓哭就哭

藥品炒作圈內一“知名”導演介紹,“‘劉洪斌’不是她的真名,但她叫什麼不知道。能確定的是,她在北京。”談及“劉洪斌”的表演水平,這位導演說,“她不是專業的演員,退休後一直當群眾演員,是個老群演,厲害是厲害,讓哭就哭。”

據其回憶,他最近一次見到“劉洪斌”是不久前在北京錄節目時,“在北京六里橋一個棚子里看到的。她的節目排在前面,我看到她在錄節目。說實話,我不喜歡她那樣的,說話語氣太軟,但她代言了很多廣告。”

不過,這位導演說,“我沒用過她,一般用老太太,就怕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同時,他建議記者,“她現在被曝光了,不敢用。否則(節目)可能播出不了。我剛剛聯繫了十幾個經紀人,自從被曝光後,她就消失了。”

幾年前,有媒體曾曝光過這類炒作廣告的內幕,視頻里的人一般都是演員。對此,張姓導演稱,“確實,都是。”

為什麼這些“群演”會說得頭頭是道?此前,有媒體揭秘了“幕後花絮”:有藥品說明書就夠了,藥品、廠家資料都不需要。知道藥名,有什麼成分,主治什麼病,就能讓他們說出“賣點”。

重案組37號/紅星新聞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