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被親戚拐賣關小黑屋12年 19年後找到親人

趙楚會一家人和扶貧幹部陳麗君

【博聞社】1998年,雲南鎮雄16歲的少女趙楚會外出打工時被親戚拐騙到偏遠貧苦的山村,賣給了一個比她年長40歲的男子,終日被關在一間黑屋內,稍有不順就遭打罵,她煎熬了12年。因偶然的一次機會,她拼了命地一口氣跑了兩小時候才得以逃出,19年後找到了千里之外的親人。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陳士渠表示,此事件未過追訴時效,她可向雲南警方報警。

「爸爸,我還活着,我好想你們……」當聽到女兒的聲音後,趙高貴,雲南鎮雄這個六旬老人嘶啞着嗓子低吼,奪眶而出的眼淚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陳麗君是江西上饒廣豐縣的一名機關幹部,在今年5月初在結對幫扶困難戶時,大坪村有一家人引起了她的注意。這家特貧戶戶主叫羅來雲,今年53歲,患有白內障,近30年不能視物。平日以蹬三輪車拉客、在建築工地打零工賺取微薄的生活費,加上每月270元的低保,養活一家五口人。他就在大坪村租了一處20平米的民房,每年1000元租金,多年來,大人和孩子從未買過一件新衣服,一直穿着附近領居給的舊衣服,日子過得非常拮据。

在幫助他們家採集信息時,陳麗君發現羅來雲的老婆趙楚會和三個孩子既沒有身份證,也沒有上戶口,她感覺特別蹊蹺。在多次詢問之後,趙楚會才告訴陳麗君,自己是在19年前被人拐騙到江西廣豐,老家在雲南昭通鎮雄。她過了10多年「非人」的日子才遇到了現任「丈夫」羅來雲,兩個人在一起雖然生活艱苦,好在羅來雲對她很好。

陳麗君決定幫趙楚會尋親。但趙楚會在廣豐生活近20年後,鄉音已改,而且還忘了家鄉具體的位置,她也不知道自己和父親的全名怎麼寫,於是陳麗君帶着她前往當地公安局戶籍科,分別用「趙小慧」「趙租慧」「趙祖會」「趙楚會」等名字,和她父親用「趙高貴」「趙高會」等名字來一一查詢,整個鎮雄縣竟然搜索到有幾百條相關信息。經過好幾小時的排查,最後確認她的真名應該叫「趙楚會」,是鎮雄縣以勒鎮大山村人。

陳麗君趕緊聯繫自己在雲南鎮雄的朋友高其健。6月24日,高其健帶着小會大家的希望上路了。從鎮雄開車前往以勒鎮大山村需要兩個小時,翻過崇山峻岭,周邊罕有人煙,僅山腳下零星散落着幾戶人家。她滿村尋找小會的父親「趙高貴」,幾次找錯後,最終在一個山坳里找到了小會的親人。

「你們家是不是19年前走失過一個女兒?父親叫趙高貴。」聽了這句話,一名衣衫襤褸、滿面滄桑的六旬老人從老舊的瓦房沖了出來,顫抖着聲音回答:「我就是趙高貴,你說人找到了?」鄉親們聽聞都圍上來,告知高其健,除了父親趙高貴,趙楚會的母親早已改嫁,家裡還有一個奶奶、叔叔和兩個弟弟。趙高貴因為常年在煤礦工作,患上了塵肺病,身體狀況一直不好,一家人日子過得非常貧苦。「小會,我是爸爸,這些年你都去了哪兒啊?……」在接通趙楚會的電話後,這個老男人嘶啞着嗓子低吼,眼淚奪眶而出,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趙楚會告訴記者,她16歲時被大舅哄騙到江西打工,沒想到一去到廣豐,就被以6000元的價格轉手賣給了一個比她大40歲的陌生老頭當「媳婦」,幾次逃跑都被抓回去,用鐵鏈鎖起來關在黑屋子裡,每天吃不飽飯還隨時被這名男人用棍子抽打,打傷後也不管不顧,留她渾身是傷躺在地上自行恢復。在被拐的第二年,儘管她生下了第一個兒子,但讓人絕望的處境沒有一絲改變,就這樣煎熬過了12年。

當其兒子10歲後,老頭生病了需要人照顧,於是將趙楚會放了出來洗衣服做飯,她實在忍受不了這「非人」的待遇,拼了命地一口氣跑了兩個小時候後逃到廣豐縣城。因多年來從沒有踏出過村子半步,她甚至連村子的名字也不知道。想回家但是身上一窮二白,家鄉的名字也記不清楚了。

後來,她遇到了待她極好,從來不打罵她的羅來雲。多年沒有嘗過家庭溫暖的趙楚會決定和這個男人過日子,並為他生育了3個孩子,但因自己身份特殊,孩子們一直沒有上過戶口。而這幾年,她也一直不敢回那個承載着她噩夢般記憶的村子去看望自己的兒子,「怕回去被抓到又被打」。

「想立馬回去,五個人回去的路費我們付不起。」

陳麗君不僅幫小會找到親人,還幫她用手機註冊了微信,與父親、奶奶、弟弟開了視頻。「爸爸,我是小會,我沒有死,我好想你啊…」趙楚會看到鏡頭那邊的父親抹着眼淚,嘶啞着聲音問她去哪兒了,心裏百感交集,趕緊對着手機向家人介紹,「這是我的三個孩子,快叫外公、舅舅,我嫁在江西了」。羅來雲也一改往日的羞澀,對着小舅子承諾自己可以幫失業的他找一份建築工地的工作。趙楚會說,這是她這麼多年第一次感受到幸福,雖然還是一窮二白,但是她找到了爸爸。

6月28日,她的弟弟趙楚情從福建打工地來到江西廣豐看望姐姐,「姐姐丟了的時候我還小,沒什麼意識,但是爸爸和奶奶會經常念叨,曾經找過,但是沒找到。」趙楚情告訴雲南網(,他在福建多日沒找到活干,來看望姐姐後準備去上海打工,爭取年底帶姐姐回去過年,然後辦身份證。「想立馬回去,但是家裡太窮了,五個人回去的路費我們付不起。」趙楚會說,雖然羅來雲在陳麗君幫助下治好了白內障,但是因為年齡太大,遲遲找不到工作,家裡生計成了問題,回家的事情只好往後拖一拖。

陳士渠:未過追訴時效,可向雲南警方報警

雲南冰鑒律師事務所趙雲曙律師分析稱,拐賣婦女兒童罪是指以出賣為目的,拐騙、綁架、收買、販賣、施詐、接送、中轉婦女、兒童的行為。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有加重情形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並處沒收財產。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強行與其發生性關係的,應以收買被拐賣婦女罪與強姦罪實行數罪併罰。

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是否還可以選擇重新報警追責呢?趙雲曙表示,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刑事追訴時效為二十年。即使超過二十年,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後,也可追訴。而且限制婦女人身自由的行為是個持續性的過程,婦女獲得自由後才開始計算追訴時效,所以,現在報警完全沒問題。

他補充說,我國雖然原則上規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警方管轄,但沒對報案地有要求,公民在任一地點報案後,當地公安機關認為自己沒管轄權的可以移送到有管轄權的公安機關進行處理。

此外,曾多年致力於打拐工作的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陳士渠在接受諮詢時也表示,此事件沒過追訴時效,女當事人可向雲南警方報警。

網友評論:

現實版盲山!

被親舅舅賣掉,這個舅舅簡直禽獸不如!

雲南網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