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故居军管大连暂停海葬与船只出海 出席丧礼“好友”无人认识

当局15日下令大连船只禁出海,老虎滩码头停泊了多艘游艇。

【博闻社】刘晓波遗体7月15日早被匆匆火化后亦迅速海葬。据悉,在渖阳和大连地区,撒骨灰地多选在营口辽河出海口或老虎滩对出海域。15日,大连市所有海葬活动暂停,连游艇也被禁出海,老虎滩码头是当局安排海葬出海码头,平日载游客的三艘游艇都停在码头,船员表示:“今日接通知不能出海。”但不知具体原因;另海葬家属亦可老虎滩海洋公园内的码头上船,但职员称今日当局下令老虎滩对出海域被管控,不能出海海葬和乘游艇出海游,指做法罕见。记者问他是否与刘海葬有关,他答称可能吧,但随即又称不清楚。

刘晓波生前报住大连西岗区青春路,乃刘父刘伶居所,已丢空多年。有邻居昨仍在议论刘死讯。一名居住刘家楼上单位的老邻居,与身为大连陆军学院教授的刘伶相熟,早年刘晓波因六四民运而坐监,他曾回大连。

邻居:曾劝刘别搞政治但没听

老街坊称他曾当面劝刘晓波别搞政治,“我和他谈过话,我说你身为教授,就搞学问,别搞政治,政治你搞不明白。老政治家都会犯错误。可惜他没听,搞到进监狱”。另一面女街坊表示,刘家多年没人住,2011年刘伶去世时,刘晓波曾获准回来,当时封了几条街道,闹得很轰动。她表示刘晓波有两个哥哥,“大连有个哥哥,长春有个哥哥”,其中一个哥哥在大连干休所工作。至于刘晓波的后母,曾卖掉刘家部份房产后搬走。

记者在场与街坊聊天才10多分钟,即被守在周围的便衣发现,阻止记者进一步采访,然后有两名自称军人到场,  副队长指现场为军事管制区,不准拍摄采访。随后有便衣公安将记者带返派出所调查,声称因收到军方通报,有可疑人在军事管制区拍摄,故带记者返派出所问话。警告记者不能再返现场采访并立即离开。

沈阳公安追捕记者阻采访 

中共当局一直严密监控所有有关刘晓波消息的发布,从医院至殡仪馆到海葬现场,全球媒体使用的照片、视频,甚至手稿,均为官方独家“采访”提供。记者在渖阳更是寸步难行,数以百计的公安国保,用尽方法围堵记者,尤其是从香港而来的。

刘晓波曾留医的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被公安如铜墙铁壁包围半个月后,至上周四下午刘病重去世,渖阳市内多家殡仪馆均被公安封锁,其中西鹤园更是被重重包围,直至昨清晨官方公布刘晓波遗体在浑南殡仪馆火化后,西鹤园才解封。

职员避谈火化转身逃走 

《苹果》记者昨日上午赶至浑南殡仪馆,向职员打听刘晓波的葬礼,职员称刘的遗体是头轮火化,清晨6点多就做了告别仪式,整个仪式十多分钟。记者再向另一名职员询问,对方摇头说不知道,但突然转身就跑,记者感觉奇怪,立即离开殡仪馆大楼,分头向空地外的大闸走去,但不到两分钟,殡仪馆内冲出约10名便衣公安,同时3辆警车从大闸外高速冲入,公安大声喝令立即关上大闸。其中一名记者逃出大闸外,成功登上的士,但另一人则被公安围住。

记者稍后被公安带往附近一个派出所,取走记者的回乡卡、证件以及手机,并询问记者来渖阳采访的内容、及受谁指派。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公安将证件等物品交还记者后,着记者尽快离开渖阳,不过又特意提醒记者,下午还有一场记者会,会交代刘晓波的后事。

官方出示刘晓波“好友”出席丧礼照片 真的好友称一个也不认识
沈阳的官方通报称,刘晓波遗体告别仪式中,刘霞在遗体前凝视良久,向丈夫喃喃告别,她情绪低落,全程需弟弟搀扶。随后“刘晓波的亲属与生前好友”依次向遗体三鞠躬。当局发布了一张“生前好友”的照片,惟刘晓波生前旧友野渡、莫之许等均称不认识照片中人物,而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则引述不在沈阳的家属称,刘晓波6名在大连、长春的家属并无接到通知,在15日看新闻才知道无法送别。

苹果日报/rfa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