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称佛州暴力责在“双方” 为新纳粹辩护

【博闻社】上周六,在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发生种族主义暴力冲突,一名32岁的反种族主义示威者遭汽车冲撞致死;另有19人受伤。在被外界狂批两天后,特朗普终于公开谴责了“白人至上”等种族主义团体,但“服软”还不到24小时,他的新表态又让美媒炸锅。

在其首度表态中,特朗普总统称”暴力来自多方”,刻意回避直接点明种族主义和新纳粹分子。由此,特朗普受到来自包括本阵营在内的强烈批评和压力。

直到事发3天后,特朗普才在白宫公开谴责种族主义分子和三K党。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在与其关系最密切的顾问们施加强大压力后才”勉为其难”。

本周二,特朗普却为上周六的犹豫态度作辩护,并在内容上又回到了最初的说法。他称,”他当时是要确认,自己不是瞎说,不能像很多记者那样,在尚未了解清楚事实的情况下,信口开河”。他说,同很多其他政界人士不一样,他不想不分青红皂白,仓促表态。

然而,事实是:过去,在很多突发事件后,尽管情况和背景全然不清,特朗普都曾很快推文称之为恐怖主义行为。

当地时间8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再次回应弗吉尼亚暴力冲突,他说,冲突双方都有责任。

特朗普称,夏洛茨维尔冲突中双方均存在暴力行为,“其中一方是很糟糕,但另一方也很暴力。没有人愿意说明这一点,但我现在要明确说出来。”

不论从表情还是口气中,人们都能感觉到,特朗普十分气恼。他声称,那天,夏洛茨维尔的大街上断非只是种族主义分子和新纳粹,也有无辜的示威者,在前一天晚上和平示威,反对拆除南军将领罗伯特·李(Robert E. Lee)的雕像。特朗普说,他仔细了解过实情。他指出,对立双方相互动手。他强调,”双方都有非常正派的人”。

暴力冲突前夜,新纳粹分子和极右翼人士在夏洛茨维尔街头示威游行,他们当中有很多人举火把,伸右臂,行希特勒礼,高呼”打死犹太人!”等口号。

特朗普说,不管对他本人,还是对上周末所发生的真实事件,媒体又作了不公正报道,媒体是”造假”,不诚实。

在谈到”右翼选项”(Alt Right)运动时,特朗普反问:”那左翼选项(Alt-Left)”是怎么回事?它攻击了右翼选项。难道没一丁点儿责任?”事情都有两方面”。

“右翼选项”是极右人士和新纳粹分子团体。

特朗普表态后数分钟,前三K党头子杜克(David Duke)推文,对特朗普总统的”正直和勇气”致谢,感谢他说出了夏洛茨维尔的真相、谴责了”珍视黑人生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和”反法西斯”(Antifa)团体内的”极左恐怖主义分子”。

特朗普说,夏洛茨维尔事件让全美国震惊。他周二的表态明显从周一的表态后退了。美国媒体指出,特朗普的说法同右翼电台的调子很接近。对特朗普的基层支持者来说,这些电台扮演着重要角色。

与包括他的首席检察官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内的很多共和党人不同,在周二的讲话中,特朗普再度回避称夏洛茨维尔的汽车冲撞行为是恐怖主义行为。他发问道:”这是谋杀?是恐怖主义吗?”他说,驾车人是杀手。他问道:”我们现在是不是也要拆除乔治·华盛顿的塑像?因为这位美国前总统曾拥有奴隶?”

尤其是在美国南部各州的很多地方,对应如何看待与南北战争有关的那些纪念像,存在着激烈争议。

纽约时报

特朗普的新表态立刻登上各大主流“反特”媒体头条,有的还用引号强调。

特朗普此番言论再度搅动舆论,招致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的共同不满。 共和党国会议员埃莲娜·罗斯莱亭恩(Ileana Ros-Lehtinen)在推特上发文说:“责怪夏洛茨维尔的‘双方’?!不行。在对待三K党、纳粹支持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时搞相对主义?绝不行。”民主党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的评论是“无话可说”。

8月15日,美国最大工会组织劳联产联(AFL-CIO)主席理查德-特拉姆卡宣布退出特朗普政府的制造业顾问委员会,称无法留在一个容忍仇恨和国内恐袭的总统的顾问团体里。这是两天内因特朗普对于夏洛特维尔白人至上主义骚乱态度晦涩,而宣布辞职的第五名业界领袖。

上周五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发生后,由于特朗普处理言论不当,成为商界大佬们纷纷“跳船”的导火索;一天之内默克 (Merck) 制药、安德玛 (Under Armour) 运动装备和英特尔 (Intel) 半导体三大知名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均宣布从制造业委员会辞职,离开特朗普政府。

观察者网/德国之声

  • 漫画特朗普习近平造中美关系转折点 通电话后贸易调查引发撕破脸皮的互相攻击

  • Guest

    德國出過希拉特病,便要全世界吃藥,都吃猛藥,No,是全世界選擇性吃猛藥,曾是抗赤化功臣的本土主義(包括民族主義),在蘇東鐵幕崩塌後,在錢來錢往全球化高壓下,幾無棲身之所,然後當然應了物極必反的道理,無疑,整體的右翼的主流,或者其中的整個的本土主義的主流,雖然在壓迫力下產生更大反壓迫力,然而所謂納粹復活佔比不比鼻屎大,卻被無限上綱上線,美國社會裡同時存在黑人至上主義,如此小潮流同樣挾帶暴力,只不過質問之、談論之都會被「輕描淡寫」甚至是被消音,如非健忘,當還會記得那「神話」那時的被批評就暴力事件遲遲不願直斥其非,固然,那批評只能見三分鐘熱度,任何「窮追猛打」只會流竄於飯館酒吧,不會見於傳媒版面,拉偏架,一碗水不端平,厚此薄彼,誠然釜底加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