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究竟有多少钱?马蓉拒绝离婚或是诉讼策略

【博闻社】9月13日,媒体报道称,王宝强前经纪人宋喆因涉王宝强离婚案相关问题于近日被警方抓获。9月13日晚,据平安北京官方微博通报,宋喆涉嫌职务侵占罪已于9月12日被刑拘。

2016年8月14日,王宝强突发离婚声明,称妻子马蓉出轨自己的经纪人宋喆,并决定解除与马蓉的婚姻关系,停止与宋喆的合作。后王宝强到法院起诉其妻马蓉要求离婚。马蓉也委托律师到法院起诉王宝强侵犯名誉,要求删博并道歉30天。

有媒体消息称,在离婚官司的审理过程中,王宝强解除了与宋喆的工作关系,并向警方报案。距离此事过去一年多之后,王宝强的前经纪人宋喆终于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抓获。

王宝强究竟有多少钱?

先来盘点一下王宝强的资产:

2010年,王宝强成立北京宝亿嵘影视传媒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马蓉。

2012年,马蓉出资475万元、王宝强哥哥王建永出资25万元,成为宝亿嵘影业两位自然人股东。

2015年宝亿嵘影业增资,王宝强经纪人之一的任晓妍替代王建永成为出资人。马蓉出资额增至1250万元,任晓妍出资250万元。

2014年,由马蓉出资300万元成立了宝亿嵘影视传媒(后更名乐开花影视)。

不过,在王宝强婚变事发前不久,宝亿嵘影视传媒通过两次股权变更,马蓉与宋喆已经完全被排除在王宝强公司的受益人范围之外。

除了股权分配之外,王宝强到目前为止大约投资了3部电影,《唐人街探案》票房8亿多元,由于公开资料无法查明宝亿嵘在《唐人街探案》中的投资比例,故而无法确认宝亿嵘获益情况,但从8亿元的票房收入看,王宝强从此影片中获益几千万不成问题。

有消息称,王宝强在《奔跑吧兄弟》的出场费高达800万元,他因不满第二季片酬选择了湖南卫视的《真正男子汉》。

2016年的福布斯榜单显示王宝强的年收入是2600万人民币,位列第七十一位,而这仅仅是他公开显示的财产。几年相加,福布斯为王宝强估算的收入总和为6800万元。加上电影的投资收入、加盟综艺节目的收入,王宝强身家破亿已是保守估计。

马蓉婚变至少分得5000万元

2016年3月25日,宝亿嵘曾发生过一次股权变更,在这次股权的变更中,原本持有公司75%股份的马蓉,在变更股权后比例为0%,原本持股为0%的王宝强则改持62%的股份,原本持股为0%的王宝强前经纪人宋喆改为13%,而公司另外25%的股权持有人为王宝强现任经纪人任晓妍,在此次股权变动中未显示股权比例有作更改。

一个月后,或许是因为王宝强已经发现了宋喆与马蓉之间的端倪,公司股权再度发生了更改,由王宝强、任晓妍、宋喆三个自然人股东的股权分配,变成了以王宝强为唯一自然人股东、共青城宝亿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法人股东的合伙公司。而共青城宝亿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是一家今年4月8日成立的新公司,股东原为王宝强、宋喆,今年5月变更为王宝强、任晓妍。

由于乐开花影业为宝亿嵘的子公司,马蓉退出宝亿嵘影业的股东之列,自然也不再在乐开花影业持有股份。通过一系列股权变更,马蓉与宋喆已经完全被排除在王宝强公司的受益人范围之外。

虽然在股权分配上王宝强抢先一步做了股权变更,但是在个人资产上的财产分割仍然无法避免。

王宝强在起诉书中称,马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不仅与其经纪人宋喆发生婚外不正当两性关系,更有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破坏家庭伤害家人的恶劣行为,为维护合法权益,故起诉离婚,要求解除双方婚姻关系,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据悉,王宝强要求分割的财产包括9套房屋,其中包括美国洛杉矶的一处房产,多家公司股权,一辆宝马x5轿车、一辆宾利轿车,爱马仕、LV、香奈儿、GUCCI、PRADA、迪奥、范思哲、芬迪、TIFFANY等品牌的珠宝、首饰、名表、包、服饰等,此外还有存款、股票、理财产品、保险、原创设计品牌等。

马宋二人持续转移财产

2017年4月27日,宋喆被媒体拍到和母亲去北京某小区看豪宅。之后,他出现在前妻杨慧住处取走一些私人物品。几天后,宋喆又出现在另一处豪宅监督工人装修,期间他接到电话后笑容满面。

5月10日,媒体再次拍到宋喆与马蓉共同出现在宋喆位于北京龙湖长楹天街的住所,马蓉当天神态轻松心情大好,宋喆则戴着白色口罩颇为谨慎。会和后的第二天,宋喆父亲驾车带着马蓉母亲前往顺义民政局办理离婚财产分割手续。

照片爆出时网友纷纷猜测他们是前去办理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相关手续,不过此事很快被王宝强律师否认,称离婚案正在审理中。随后,又有知名媒体人爆料,宋、马两家此次办理的马蓉母亲和宋喆父亲的离婚手续,目的是为了转移财产。

马宋两家人的操作程序大致如图:马蓉把钱转给母亲。马蓉母亲和宋喆父亲结婚,财产共享。一旦他们离婚了,财产分割,宋喆就可以名正言顺从宋父那里拿到钱,完成财产转移。

转移财产从原则上说只不过是宋喆和马蓉将原本属于王宝强和马蓉的财产所做的私下转移,而宋喆此次被抓则是出于涉嫌职务侵占罪。

2017年5月15日,某资深演出经纪人爆料王宝强不配合与企业的合作,录制新年祝福视频不符合要求,并揭秘明星接拍广告商演内幕。

该经纪人称,此前找过王宝强合作,企业要求王宝强录拜年视频,但是录视频的时候,王宝强的形象以及态度完全不符合企业的要求,导致企业很不满意。

而后,该经纪人联系到王宝强当时的经纪人宋喆,要求重录视频,却被宋喆拒绝。该经纪人称,这笔10万元的广告费很有可能进了宋喆自己的腰包,王宝强可能都不清楚个中细节。

此次宋喆被抓后,有媒体联系到了王宝强的律师张起淮,对方称:“现在案件还在进行中,国家没有证据不会立案”。张律师表示现在是法治社会,没有证据警方不会行动。言下之意警方已经掌握的充分的证据,宋喆接受法律的审判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马蓉拒绝离婚是诉讼策略 宋哲被抓打乱节奏

沉寂一段时间的“王宝强离婚案”13日又爆出了两个细节,其一是被指女方出轨对象的宋喆遭警方刑拘,原因是涉嫌职务侵占;二是马蓉一方被爆出不同意离婚,称与王宝强还有感情。

其实“宋喆律师能准备的材料应该是针锋相对的,甚至不排除准备证据证明两人感情没有完全破裂,并以此表示不同意离婚”。

结果之后宋喆律师果然如此表态,而马蓉一方也提出同样的理由并不奇怪;至于有人涉嫌刑事犯罪,也在去年就被媒体爆出,只不过当时没有确定是宋喆而已,但这件事里外就是马蓉、宋喆、王宝强三个人,聪明人应该早就猜到了答案。

很多人不理解马蓉为什么会提出“仍有感情”而拒绝离婚,在笔者看来,虽然不排除马蓉有什么心理变化,但是事情已经闹到这个程度,这种表态作为诉讼策略的可能性更大。

根据我国婚姻家庭法律规范,夫妻双方离婚分成两种,一是协议离婚,二是判决离婚,前者肯定没戏,后者应当是王宝强案最有可能的结局。但是同时还应注意到,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归双方共同所有,同时孩子的抚养权也是争夺财产的重要筹码。

也就是说,只要一天法院没有判决离婚,王宝强每挣一笔钱,理论上都有马蓉一份,孩子的抚养权也不能剥夺。而对于马蓉被指的出轨行为,虽然可能会影响到财产的分配,但实际上如果仅是出轨影响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大。《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四种情形无过错方有要请求损害赔偿,包括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实施家庭暴力的、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而马蓉这件事,如果从目前的信息看恐怕都谈不上。

我国法院判断一个婚姻诉讼是否判决离婚,标准就是“夫妻双方感情已经破裂”,假如马蓉声称“还有感情”,从程序上法院就要进行调解,这无异于拖慢了审判进度。

那么,除非王宝强在此期间不工作,没有获取任何收入,否则都等于变相替马蓉打工;而反观马蓉,只要诉讼晚一天判决,自己就能多一笔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宋喆的被拘或许让马蓉的这个诉讼策略存在风险。因为婚姻法规定,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才会少分或不分财产的。

宋喆当然不是婚姻一方,但是如果这个侵占案最终发现跟马蓉存在关系,那么不排除认定宋喆侵占行为是马蓉转移财产的一部分,这样对于马蓉来说,想要更为理想地分割财产就比较困难了。

当然,宋喆是否构成侵占他人财产的犯罪,目前来说还只是嫌疑,因此也暂时不能认定其中有马蓉什么利益,但是这就让整个案件的审判节奏发生了变化。

其实去年的文章就分析过,宋喆的离婚诉讼对于马蓉打离婚官司有直接的影响,可以通过宋喆离婚诉讼获取宋妻杨慧一方有什么关于出轨的证据,进而为马蓉打官司增加“情报”。

但是宋喆被拘后,宋喆的官司可能就要出现拖延了,这样对于想要及时跟宋喆斩断关系的杨慧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但是对于马蓉来说也打乱了原来的诉讼策略。一方面宋喆离婚案件的审判过程会慢于王宝强离婚案,另一方面宋喆还有将侵占财产责任转嫁给马蓉的可能性存在,这样对于马蓉来说就比较不利了。

但不管如何,王宝强跟马蓉的这场诉讼应该会很快走完程序,有媒体报道称目前庭审已经基本结束,相信最终判决到来的日子也不远了。

曝马蓉已被限制出境 本人及其母涉嫌私刻公章

14日有媒体获悉,目前马蓉已经被限制出境,她本人及其母亲涉嫌私刻公章罪。另据律师分析,如果马蓉在与王宝强婚姻关系存续或离婚期间,转移、隐匿夫妻共同财产,可以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但不涉及刑事犯罪问题。但在公司股权结构变动以前或变动过程中,若马蓉伙同宋喆利用职务便利转移、侵吞公司财产,那么马蓉就可能涉嫌和宋喆共同构成职务侵占罪。

搜狐、锐评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