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聞直擊:難忘919——穿梭於UN和Trump Tower的特朗普及其聯合國“首秀” 不點名批中國

【博聞社紐約特別報道】美東時間2017年9月19日,對美國總統特朗普而言,儘管沒有就職典禮那麼隆重,但同樣難忘。

而令全球各大媒體亢奮的是,特朗普終於迎來了其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的“首秀”和不一般的一天。

一大早,博聞社首席記者驅車出發時,就已經隱約感受到些許異樣;而從Trump Tower到聯合國大廈,則明顯感到維安已經悄然升級。

沿途不時可見那些“早起的鳥兒們”,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大戰”,進行“熱身”和“晨練”;經過嚴格安檢後,進入聯合國大廈內,沒想到捷足先登的同行們,更是早已將“長槍短炮”佔據了有利位置。

在進行一般性辯論前,“新官上任”的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一再提醒各國首腦不要在發言時“惹火”,以免引發真正的“戰火”。

特朗普的時間精確到“分”,從Trump Tower出發,到聯合國的“閃亮”登場,“首秀”終於開始;但似乎沒有任何驚喜,身處現場的博聞社首席記者親眼目睹的是熟悉的手勢,耳畔迴響的是熟悉的語調。

問題是,按慣例作為東道主的特朗普,在巴西總統特梅爾發言後,就將聯合國秘書長的“警告”拋諸其滿頭金髮的腦後,集中“火力”向既定目標“開火”。

當然,毫無疑問,台下不是每位觀眾,都看得下去;也不是每位聽眾,都聽得進去。

當特朗普公然揚言金正恩及其政權正在“進行自殺”,美國將要“徹底摧毀北朝鮮”時,在第一排的朝鮮駐聯合國代表的位置早已人去“座”空,以表達自己的憤怒和抗議,尤其是其對“偉大領袖”的效忠。

當特朗普一再聲稱奧巴馬時代美國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令人尷尬”,堪稱“美國曆來最糟的單方面交易”時,伊朗駐聯合國代表突然低下了頭,都“懶得用眼睛去看”這位義憤填膺的美國總統;更何況伊朗總統魯哈尼和外長扎里夫,都壓根兒就沒有進場。

當特朗普大聲吶喊美國無需將“生活方式”強加給其他國家的同時,緊接着又前後矛盾地無情指責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如何令馬多羅統治下的人民“水深火熱”;戴着同聲傳譯耳機的該國代表,顯然聽清楚了特朗普的每個詞,一時“目瞪口呆”,只能透過眼鏡,“四眼”怒視正在台上手舞足蹈的特朗普。

特朗普意猶未盡,似乎確實將聯合國的舞台,當成了其在Trump Tower的“秀場”;在其5倍於標準演講時間內,從為金正恩起外號“火箭俠”,到謾罵“流氓政權”伊朗,指名道姓地至少讓5個國家或領導人“躺着中槍”。

特朗普似乎也沒有給正因中共十九大焦頭爛額而缺席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面子,儘管在不到24小時前,兩人還剛剛通了電話;特朗普雖然沒有“直呼其名”,但他“指桑罵槐”的那些與朝鮮做生意和提供武裝支持的國家,顯然包括習近平牢牢控制的中國。

“God bless America!”年逾70的特朗普,終於“上氣不接下氣”地、結束了其長達1小時的聯合國“首秀”;從美國代表團座席內,也傳出了最響的掌聲。

“首秀”結束後,特朗普依然在聯合國大廈內“忙得不亦樂乎”,還特別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和與會各國首腦以及代表們共進午餐。

心情大好的特朗普不僅與同桌的“仇人”,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互致問候;還史無前例地,終於沾了幾滴酒,與相鄰而坐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頻頻舉杯,算是對上午“首秀”成功的自我犒勞。

特朗普沒有醉,真正“醉人”的是,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對特朗普上午的演講,“拍紅了巴掌”。

“酒足飯飽”的特朗普,下午又轉場前往位於Madison Avenue的Palace Hotel,與多國首腦進行了單邊和多邊會晤,與會各國領導人還笑逐顏開地合影留念。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試圖修復已經鬧僵了的科威特和沙特兩國關係;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國務卿蒂勒森和高級顧問庫什納,共同與科威特代表團進行了長時間會晤。

晚間特朗普與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共同以主人身份,熱烈歡迎各國首腦的蒞臨;在一陣寒暄之後,特朗普一行返回了Trump Tower,那個早已貼着特朗普標籤的安樂窩。

博聞社首席記者發稿時,已過午夜;從早到晚,穿梭於UN和Trump Tower的特朗普,在其熱衷的Twitter里,已經心滿意足地評價919,如此“難忘”而漫長的一天——“a great and important day”!

“博聞強記 因為有你 洞察中國 放眼世界” 敬請持續關注博聞社獨家專欄《博聞重磅》、《中南海內幕》、《華府特快》、《博聞直擊》、《博聞急電》和《博聞特稿》以及其他獨家特別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