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失聯北大女生唐曉琳已確認離世

【博聞社】“來自中國的研究生唐曉琳已離開人世”,猶他大學物理與天文學系所有學生10日均收到了含有該內容的郵件。

美國《僑報網》10月10日報道稱,當日,猶他大學(Utah University)的物理與天文學系主任Benjamin C。 Bromley教授給系裡所有學生髮去了一封郵件,郵件中表示,系裡來自中國的研究生唐曉琳已離開人世。當天,猶他大學校方並向《僑報》記者證實了這一不幸消息。

該郵件對唐曉琳的去世表示極大悲痛,並說她將會被所認識的人們深深懷念,並且提供了心理輔導的信息。但郵件並未提及唐曉琳的具體死亡原因,以及何時何處發現遺體。

以上消息最初是由一位與唐曉琳同系的中國留學生提供給《僑報》記者。在此之前,她曾在知乎上表示“兩三天前三藩市警方找到了一具屍體,大約是xiaolin的,大約她真的從金門大橋跳了下去。”

10日上午,《僑報》記者致電該系主任辦公室,辦公室人員證實郵件的確實是由他們發出的,並稱猶他大學警方從舊金山警方獲得消息,唐已經死亡。同日,猶他大學新聞發言人珀斯(Annalisa Purser)向《僑報》證實,唐曉琳被警方證實已死亡。珀斯表示,唐曉琳的離去令學校師生深感悲痛。她說:“曉琳是我校重要的一員,她將被那些曾和她一起學習、工作的同學、朋友深深懷念。”

《僑報》記者同時聯繫了舊金山警察局,了解唐曉琳失蹤案的最新情況,不過目前尚未收到回復。中國駐舊金山總領館表示,唐失聯後,領館同其家人保持着密切聯繫,願意為其提供必要的協助。

四天前,據唐曉琳的朋友在微博上透露,失聯已8天的唐曉琳留下的最後蹤跡是,10月1日,去往了金門大橋南側的迎賓中心。那裡是她曾在給朋友的留言中說要去結束生命的地方。記者在Uber的司機論壇上,同樣找到了該尋人信息,但發表時間比微博上的信息更早。

當地時間10月4日下午12點31分,來自波士頓、一位自稱是唐曉琳朋友的網友用英文寫道:當天唐曉琳花了大約5美元,乘坐了一輛uber到達迎賓中心。他還在尋人啟事中提及“唐曉琳處於憂鬱症中,可能會傷害自己。”“提供任何線索都會給予很高的獎賞。”

15分鐘後,這位網友更新狀態稱“我們在警察局,但是需要時間來通過法律程序。”晚上九點再次更新稱:“警方已接管該案,謝謝大家的幫助。”記者同時注意到,曾在臉書上登出尋找唐曉琳狀態的幾位網友,都刪去了該信息。

“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麼了,多好的一個人,”在得知唐曉琳的死訊後,一位自稱是唐曉琳的高中同學的網友對《僑報》記者這樣說道。她表示,高中時代的唐曉琳在班級里是一個沒有存在感的人,很安靜,但“大家對她印象都很好。”

據另一位唐曉琳的高中同學透露,唐可能長期抑鬱,“初中時就偷偷割過脈。”就此《僑報》記者向唐曉琳曾經就讀的龍口市第一中學了解消息,但校方表示,唐曉琳的高中班主任目前不在學校。

讀博第七年壓力大

從已知的唐曉琳的經歷來看,她度過了非常漫長的讀書生涯。根據尋人啟事中的信息,2004年她進入北大就讀空間物理專業,2008年本科畢業後去往美國讀研究生,至今已是第9個年頭。從時間上推算,這是她攻讀博士學位的第7年,但仍未畢業。

此前,據中國媒體報導,猶他大學媒體發言人安娜·麗薩表示,唐曉琳就讀於該校的物理與天文學系。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猶他大學的物理與天文學系每年招收將近20名研究生,同時提供有學費減免政策。但錄取條件十分苛刻。

在知乎上,有網友從她的一張與人合照的照片背景里看到了“試管和移液槍”,這兩樣均與生物專業有關。隨後該網友在一個科研社交網絡服務網站“researchgate”上查詢到,唐曉琳“在猶他大學的生物物理專業讀phd,做的方向還是難度相當高的病毒RNA(項目)。”

這位網友的言論引發了很多博士生,尤其是科研工作者的共鳴。與外界想象中的光鮮亮麗、前途似錦不同,他們往往要面對的是導師不讓畢業、實驗反覆失敗、花大量精力時間研究的項目“永遠不會出來成績”。

即使畢業了可能也面臨著壓根找不到合適工作的尷尬局面。

“如果生物PhD能夠有一個合理的退出/止損機制,或許這樣的悲劇就可以避免發生了。”一位網友這樣評論道。

一位自稱是唐曉琳師妹、同在美國讀書的匿名網友表示,唐曉琳“有時候要半夜去實驗室守着實驗,特別辛苦”,“記得有次和她吃飯,吃完了都晚上10點了,她還要回實驗室看結果。”

同時這位網友還表示唐曉琳在讀博過程中曾換過導師,“之前導師據說對她和另外一個中國女生不是特別好。”

作為舊金山的地標,金門橋一直被譽為近代橋樑工程的奇蹟。但它也被稱為“自殺聖地”,自開放近80年來,有1500人從橋上跳下,但據當地人介紹,目前防自殺網已建好。

僑報等報道綜合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