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報告明確「留置」取代「兩規」 公職人員將實行監察全覆蓋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稱,今後”留置”將取代”兩規”

【博聞社】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0月18日在19大報告中提出,為健全黨和國家監督體系,要制定國家監察法,組建國家、省、市、縣監察委員會,並與中共紀律檢查機關合署辦公,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實現監察全覆蓋;依法賦予監察委員會職責權限和調查手段,用留置取代「兩規」措施。

習近平在報告中說,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深刻革命,必須堅持厲行法治,推進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加強對法治中國建設的統一領導。習近平強調,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絕不允許以言代法、以權壓法、逐利違法、徇私枉法。

學者指出,「兩規」一直因合法性遭人詬病,但今後留置措施能否消除爭議,仍有待於《國家監察法》和具體措施出台。

兩規是什麼?為何引發爭議?

根據中國媒體報道,「兩規」也被稱為「雙規」,是中共黨紀檢監察機關查辦案件的一種特殊措施,要求有關人員在規定的時間、地點就案件所涉及的問題作出說明。

「雙規」因其強制性及缺乏合法性一直遭到外界批評,近年來一些中共官員曾在「雙規」期間離奇死亡。

2013年,浙江溫州官員於其一在「雙規」期間猝死。同年,河南省三門峽市中級法院副院長賈九翔被「“雙規”」10天後身亡,湖北黃岡市黃梅縣地震局局長錢國良在「雙規」期間死亡。這些都引發外界對”雙規”的強烈批評和質疑。

人權觀察去年12月發表了一份關於「雙規」的報告,稱「雙規」嚴重侵犯人權,在押人員通常被斷絕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受到24小時嚴密監視,並被剝奪中國法律保障的犯罪嫌疑人的各項權利,例如會見律師。

「習主席把他的反腐敗運動建立在侵犯人權的非法拘押制度之上,」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該組織的一份聲明中說。

報告還引述此前被「雙規」人員指,他們曾遭到酷刑和其他虐待,包括毆打、長時間被剝奪睡眠、被強迫罰站或維持痛苦姿勢長達數小時甚至數天。報告稱,查詢中國和外國媒體在2010年1月至2015年12月31日的報道後發現,有11人在「雙規」期間死亡。

留置能消除爭議嗎?

為建立中共統一領導下的國家反腐敗工作機構,中國政府去年宣布展開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在北京、山西和浙江設立各級監察委員會,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監察委員會合署辦公。監察委員會可以採取訊問、留置等措施。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今後將制定國家監察法,賦予監察委員會職責權限和調查手段。

根據中紀委網站6月公布的三省試點情況報道來看,三省市都採取了留置措施,並專門推出了一些規定來規範留置措施的操作。

例如,山西規定,「使用留置措施,應當在指定的專門場所實施,提前做出安全預案,與被留置人談話、訊問,應在專門談話室進行;使用留置措施時間不得超過90日,特殊情況下經批准可延長一次,時間不得超過90日。」

但是,目前三個省市都在試點階段,未透露更詳細的留置操作標準。

前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院長李永忠對BBC中文表示,要如何保證辦案人員有效突破案件,同時保證留置人員的合法權益,需要具體細則和措施。

他認為,要明確留置權的性質,對於留置權的審批程序、適用對象等,也應該明確規定,防止濫用。

此前,有觀點認為留置期間應當允許律師介入,因為這樣可以防止刑訊逼供,保護被調查者的權利。但也有人認為,律師介入會影響辦案人員調查。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說,過去外界一直質疑中共「雙規」的合法性,這次的改革讓反腐敗有一個合法的出口,但很多具體措施仍不明朗。

他指出,留置的一大關鍵問題在於是否允許律師介入。「『雙規』是不允許律師介入的,留置以後允不允許律師介入呢?」他說,「這個可能是以後有爭議的問題。」

今年6月,北師大國際反腐敗教育與研究中心秘書長彭新林對《京華時報》表示,改革試點期間,監察委辦理的案件,包括採取留置措施的案件,律師不能介入。9月,中國媒體財新採訪了山西省首例宣判的監察委留置案件衛典臣案的辯護律師李建軍。李建軍也稱:「現在,留置期間即監察委調查階段律師肯定不能介入。」

李成言表示,今後留置措施是否允許律師介入,仍有待國家監察法出台。

BBC等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