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阻分手 女子向男友注射水銀判刑6年

【博聞社】為阻止同居男友與自己分手,湖北“痴情”女子劉玲將安眠藥放入男友的咖啡中,趁其昏睡之際,用注射器將水銀注入男友體內。劉玲的行為造成男友陳昊嚴重汞中毒,其肺、肝、腎功能受損,面臨長期驅汞治療。經鑒定,陳昊受傷害等級為重傷二級。

近日,記者從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人民法院獲悉,經審理,該院依法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劉玲有期徒刑6年,附帶民事賠償77萬餘元。

劉玲投毒案,是陳昊父親陳爹爹向派出所報案的。

陳爹爹與陳昊通電話,總感覺兒子說話有氣無力,一開始以為只是小感冒而已。兒子的女朋友劉玲也只是說陳昊喝了安眠藥,沒有大礙。2016年2月,陳爹爹趕到武漢,由劉玲陪着一起帶兒子到醫院看病。看病期間,陳昊喊右腳疼,表皮有些紅腫。醫生建議住院。為方便照顧,陳爹爹將兒子接回老家住院。

同年3月2日,陳爹爹打電話給劉玲,說兒子的病情有些嚴重,一直不見好轉。當晚,劉玲發短信給陳昊,承認自己給他注射了水銀,讓他轉到大醫院進行治療。2016年3月,經專家會診,北京一家醫院最終確診陳昊是汞中毒。醫院拍攝的X光片顯示,陳昊大腿內確實有大量水銀。

2016年3月3日,陳爹爹向武漢市公安局洪山分局關山街派出所報案,稱懷疑兒子陳昊被女朋友投毒。公安機關當天受理案件並展開調查。3月3日16時許,公安機關在劉玲前夫家將劉玲抓獲歸案。落網後,劉玲對給陳昊注射水銀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2016年6月13日,洪山區人民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劉玲提起公訴。同年7月25日,此案在洪山區法院審理,陳昊同時向法院提出附帶民事訴訟,向劉玲索賠587萬餘元。

法庭上,公訴人問劉玲為何要注射水銀到被害人身上?“我想通過這種方式讓他留下來。”劉玲說。此前,劉玲向警方交代作案動機時也稱:自己為陳昊拋棄家庭,到頭來他卻要與自己分手,自己不想跟他分手,想把他留在身邊,“他要是病了,就不會離開我了”。

這起悲劇,起於5年前的一場北京聚會。

現年35歲的劉玲與陳昊是高中同學。2012年,劉玲出差到北京,在同學QQ群里說了自己在北京。陳昊主動加了劉玲的QQ,並透露其已結婚但沒有孩子的信息。兩人在北京同學舉辦的聚會上見了面。見面當日,劉玲告訴陳昊,自己結婚了,還有孩子。

此次聚會見面後,雙方見面次數多起來,還互相吐槽現有婚姻的不幸,與另一半不和。劉玲與陳昊很快發展為情人關係。2015年,劉玲與前夫協議離婚,但沒有領離婚證。同年,劉玲與回到武漢工作的陳昊開始同居。2016年春節過後,陳昊提出分手,表示自己要回北京工作。

“我不想去北京,也不想和他分手,也不想他走。當時想,如果他生一場病,他就走不了了。於是,我想起一則網上新聞,說是一個小孩兒水銀中毒的事情,病了好幾個月,後來治好了。所以,我就想到了給他注射水銀的辦法。”劉玲落網後向警方交代說。

庭審中,劉玲的辯護律師提出,被告人認為其為了被害人拋夫棄子,動了真感情,付出了很多,到頭來仍然是一場空;被害人突然提出分手,終結朋友關係,導致被告人情緒失控,釀成悲劇。

打定主意後,學過醫藥的劉玲開始實施自己的“瘋狂”計劃。劉玲先去藥店購買注射器,又分兩次購買89根溫度計,收集了約5毫升水銀。

2016年2月21日,劉玲在同居處等陳昊回家。陳昊到家後沖泡了一杯咖啡。趁他不注意,劉玲將碾成粉末狀的安眠藥摻入咖啡中。陳昊喝下咖啡,開始昏睡。劉玲隨即拿出注射器,將水銀從陳昊腿部注射入體內。最終,劉玲的行為導致了陳昊汞中毒的事實。

庭審中,陳昊的代理律師出具了醫院提供的病情診斷材料:中毒較輕的情況下對症治療約需4年以上,嚴重者可能要延續20年以上,甚至終身驅汞治療。

“他遭受心臟、雙肺、肝腎、胃腸和椎管等多處臟器受損,體內水銀至今仍排除緩慢,經兩次鑒定,其損傷程度均為重傷二級;且由於水銀分散全身而不得不接受終身治療,每年需要治療8到10個月。”陳昊的代理律師說。

法庭上,劉玲當庭表示認罪。“我深深後悔、自責,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願意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我希望我能儘力承擔賠償,我沒有報復的想法。向被害人道歉,請法庭給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在法庭最後陳述階段,劉玲說。

洪山區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被告人故意傷害他人身體健康,致人重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判決其有期徒刑6年,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陳昊經濟損失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鑒定費共計人民幣770558.88元。

本案審判長、洪山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副庭長徐中泉表示,本案最終結果是雙方都受到傷害,有些傷害還是無法迴轉的――被告人失去自由、被害人失去健康;本案警示人們,要更加客觀理性,敬畏法律,用道德與法律約束自身行為,奉法者才能行穩致遠。

網友評論:

這哪是痴情啊,是惡毒。

那些被家暴的看到了嘛,這個辦法才判六年。

法制日報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