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患艾滋病未告知 丈夫向婚檢機構索賠被駁回

【博聞社】江蘇南通一對夫妻,女方生孩子後,男方發現妻子患有艾滋病,隨後將婚檢機構告上法庭並索賠12萬,但被法院駁回。

2014年冬天,一個偶然的機會,24歲的小鑫(化名)認識了與他同齡的小穎(化名),半年後兩人就有了結婚的打算。2015年7月底,兩人一起到南通如皋市婦幼保健計劃生育服務中心進行了婚前檢查,各項檢查均顯示不存在不宜結婚的健康狀況,便滿心歡喜地領了結婚證。

2016年元旦期間,小鑫按照農村習俗向小穎交付了彩禮、首飾、“攥手錢”、“叫錢”等等,並辦了一場隆重的婚禮。兩個多月後,小穎剖腹產生下女兒,小鑫沉浸在初為人父的喜悅中。然而小鑫無意中發現小穎的手術記錄,卻令他瞠目結舌。

原來,小穎術前術後診斷內容中均記載她為HIV感染,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艾滋病。在小鑫的追問下,小穎無奈地道出了她隱藏多年的秘密:在婚前她早已得知自己患病,並在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有過備案,她還曾因此做過中期妊娠引產手術。突如其來的噩耗,給了小鑫當頭一棒,他對自己的婚姻徹底失去了信心。在女兒剛滿四個月的時候,小鑫選擇與小穎協議離婚。

經歷了這場失敗的婚姻,小鑫想起自己為結婚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積蓄,更是萬念俱灰。如果早知道小穎患病的事實,他是不會與之結婚生子的,想到這裡,小鑫又翻出那份顯示HIV/2抗體呈陰性的婚檢報告單。小鑫認為,艾滋病屬於醫學上認定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檢機構未能檢查出小穎是HIV感染者存在過錯,侵犯了自己對配偶身體是否健康的知情權,影響了自己決定是否締結婚姻的自主權,造成自己與小穎結婚並花費巨額禮金的損失。

為此,小鑫一紙訴狀將如皋市婦幼保健計劃生育服務中心訴至如皋市人民法院,請求判令婚檢機構賠償自己的彩禮損失10萬元以及精神損害賠償2萬元。然而法院判卻決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此新聞被報道後,在社會上引發極大爭議,爭議焦點就是責任在誰:婚檢機構應不應該告訴男方,以及關於女方隱瞞病情的討論。

此案引發關於婚檢問題的大討論。有網民質疑,婚檢機構沒有將對方患有艾滋病的事實告訴男方,未履行應盡的指責。

對此,我國《艾滋病防治條例》有明確規定,要保護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的個人隱私,應當由其本人告知與其有性關係者。也就是應該由她本人在結婚前告知他的丈夫。

《艾滋病防治條例》規定了感染者有義務告訴其配偶或者性伴侶,但這條規定在現實中缺乏約束力。

此外,《艾滋病防治條例》中第三條規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屬享有的婚姻、就業等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也就是說,艾滋病並非法律禁止或者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

因此,即使在婚檢時,發現男女當中一方患有艾滋病並在傳染期內,醫師一般也只會提出男女雙方應當暫緩結婚的醫學意見。

法院經審理認為,婚檢機構未能及時檢查出女方系HIV感染者,與男方決定是否與女方締結婚姻、是否交付彩禮、是否造成相應損失均無直接因果關係,因此駁回了男方的賠償請求。

但男方的知情權如何獲得保護?有網民質疑,婚檢機構雖然保護了女方的隱私,但對男方的生命安全造成了直接的影響,生命健康權本應該優於隱私權,這樣是否本末倒置?

有學醫的網友指出,理論上婚檢結果不能告訴本人以外的任何人,需要患者將自身病情告訴對方。如果婚檢機構告訴了男方,女方還可以告婚檢機構侵犯隱私權。

所以,男方的知情權只能通過女方獲得?很多網民指出過錯主要在女方,艾滋病人可以保護自己的隱私,但涉及到結婚,伴侶有權知道存在感染風險。

網民質疑,健康人的健康誰來保護?有律師提出,女方在婚前故意隱瞞患艾滋病的事實,除了應當在道德層面予以譴責之外,如果造成嚴重的後果,也可追究相應的法律責任。

在《衛生部關於印發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管理意見的通知》文件中也規定:“艾滋病病人應暫緩結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請結婚,雙方應接受醫學諮詢。”而“對明知自己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艾滋病病人而故意感染他人者,應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我國已有部分省份出台了配偶告知的相關政策,其中提出如果艾滋病患者拒絕告知其配偶,檢測單位有權對配偶進行告知。比如,雲南省衛生廳下發《雲南省衛生廳關於告知艾滋病檢測結果有關事宜的通知 》,通知中規定,若感染者拒絕告知配偶,則由負責告知的人員在陽性結果確認後,儘快 (不超過1個月 )採取適宜的方式告知其配偶,並為感染者配偶免費提供檢測和諮詢服務。然而,由於國家立法層面尚缺乏有關配偶告知的具體政策,出於對感染者隱私的保護,配偶告知主要還是依靠感染者本人進行。

如何保護病人的隱私權,又保護其身邊人的知情權?這本就是個很難權衡的關係,而婚姻處於灰色地帶,更需要法律來進行保護。

此外,除了對艾滋病的認識問題,更需要提醒的一點是,婚前大家彼此交換體檢報告比交換戒指還重要!

觀察者網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