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習近平集權之路》第二集:中共權斗方酣 從兩軍對壘到海外爆料


2015年3月,被譽為「美國最有影響力的中國問題專家」第二人的喬治 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教授沈大偉,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中共崩潰一文,引起很大反響。沈大偉在文中列出了他所認為的反映中共統治進入殘局的五大徵兆:大量中國精英把資產和孩子送到國外;習近平上台以來加緊政治壓制,清除西方「普世價值觀」;中共的教條式宣傳已經完全失去影響力;充斥黨政軍的腐敗問題已經侵蝕到整個社會;中國經濟陷入一系列體制陷阱,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胡平先生在VOA節目里講到,沈大偉提出的這些觀點,和許多中國問題研究者的觀察基本一樣,沒有太多新意;讓沈大偉的文章特別引人注目的,其實是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反腐行動加劇了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使得高層內部的矛盾日益激化,這為中國政局的變化帶來更大的變數,這應該是沈大偉要改變對中國看法的重要原因。沈大偉認為,習近平太魯莽任性,為鞏固個人權力採取大清洗,給整個體制帶來巨大風險。沈大偉明確讚揚江、曾的開明路線,稱習近平背離了江曾路線,把曾慶紅視為改革派領袖,把習近平視為保守派代表,說習的做法促成中共政權的崩潰。沈大偉甚至明確說,”我也不排除習近平在權力鬥爭或政變中被廢黜的可能性。”
胡平先生在VOA節目里說,在這場權力鬥爭中,曾慶紅一派始終被動,原因之一是他們打不出自己的旗幟,又缺少話語空間。沈大偉文章說出了曾慶紅他們想說的話,客觀上起到了號召和集合的作用,有利於採取反制行動。胡平先生在2015年5月文章「山雨欲來風滿樓」里寫道:我推斷,習王的反腐敗運動確實遭受阻力,不得不暫時妥協。但正像我以前多次強調的那樣,眼下的妥協只可能是暫時的。因為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已經打破了原有的 恐怖平衡,對立的各派失去起碼的互信,雙方的爭鬥已是你死我活。一場惡鬥在所難免。目前的形勢恰似「山雨欲來風滿樓」。我們很難贊同沈大偉,把曾慶紅看作漸進政治改革的推手。因為江澤民當了十三年總書記,尤其是在97年鄧小平死後便是權傾天下,而曾慶紅正是江澤民最為倚重的助手。既然在江時代沒有政治改革,我們如何還能相信曾慶紅?我們也沒有理由對習近平一方抱希望。就算你認為,為了打倒權貴集團,習近平首先需要集中權力,因此不可能在現階段就表現出開明姿態,就去推動自由化推動政治制改革,但至少他沒有必要比他的前任在打壓民間力量和控制言論等方面做得更兇狠。應該說,目前中共高層這場纏鬥,只是黑幫內鬥。它的積極意義僅在於,由於雙方的彼此攻擊乃至自相殘殺,進一步暴露出中共統治集團的醜惡。這場惡鬥的激化甚至有可能導致破局,從而釋放出健康力量,並進而為歷史的轉折提供機會。這是我們關注的焦點。
胡平先生早在2014年2月文章「習近平反腐遇到大麻煩」里提到反對派會搞清君側。假如習近平發現對方的力量還很大,因此不得不暫且同意對周永康的問題做軟性處理,然後再憑藉年齡的優 勢和在位的優勢從長計議,但問題是對方一定不放心,對方一定會趁勢削弱習近平的權力。對方可能會提出「清君側」,削弱中紀委的權力。這樣,被官場視為公敵 的王岐山很可能首當其衝。胡平先生在2015年6月份文章里寫道:打虎告停,內鬥方酣。反對派矛頭指向中紀委。中紀委網站連發三篇文章《講政治 顧大局》、《突出執紀特色》和《創新監督審查方式》。這三篇文章首發於中紀委網站,其內容卻是向紀委開炮,而且首先是向中紀委開炮。文章批評個別紀委幹部在工作中違反程序,搞「先斬後奏」,搞「倒逼」;嚴厲警告紀檢機關不得成為「獨立王國」;紀委不能做黨的「公檢法」,要回歸執紀主業,不要一味追求「辦大案」,多抓幾個「老虎」,等等等等。這不是在批中紀委、批王岐山又是在批誰呢?文章甚至直接向反腐運動發難。《突出執紀特色》一文竟然寫出這樣一段話:「反腐敗是把雙刃劍,打的是違紀違法黨員幹部,疼的是組織,損害的是黨的形象。對每個違紀違法幹部的懲處,給他本人帶來的損害遠沒有對黨組織的損害大。」好一個「反腐敗是把雙刃劍」!按照這種說法,習王發動的這場反腐運動,說是保黨救黨,但同時也是害黨亂黨,而且後一種作用還超過前一種作用--這差不多等於說反腐就是反黨了。去年網上曾傳出一條小道消息,說江澤民當面訓斥王岐山:「搞什麼名堂?黨的形象還要不要?是不是要把我們幾屆中央的矛盾讓全世界知道?」這消息有可能是真的。江澤民完全可能這樣責問王岐山,而面對這樣的責問,王岐山還真不好回應。本來,習王發動反腐敗,打虎拍蠅,看上去冠冕堂皇,義正詞嚴,穩佔道義制高點。對立派當然有他們的理由。民間早有說法,曰「反腐敗亡黨」。這也是習王的對立派反對反腐敗的理由。只是這理由拿不上檯面,於是顯得很被動。現在,他們公然把這條理由拿上檯面了,可見是逼急了,是絕地反攻。「反腐敗是把雙刃劍」,「對每個違紀違法幹部的懲處,給他本人帶來的損害遠沒有對黨組織的損害大」。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反腐還反得下去嗎?
不過在胡平先生看來,這場打大老虎的運動並不會真的停下來。習近平、王岐山目前暫停,只是緩兵之計。因為習 王擁有年齡的優勢和在位的優勢,可以從長計議。問題是習王的對手不會愚蠢得連這一點都看不到,他們一定不放心,他們的子女和親信部下更不放心,所以他們一 定會趁勢進一步削弱習近平的權力。他們很可能會提出「清君側」,削弱中紀委的權力,這樣,已經成為「官場公敵」的王岐山就可能受到其沖。而習近平、王岐山 也不會愚蠢得連這一點都看不到。所以我估計,更激烈的內鬥不可避免,而且很可能為時不遠。但是反習王派未能進一步削弱習近平的權力。一年後他們就在這場較量中敗了下來。沈大偉在2016年3月接受環球時報採訪,調子大變。沈大偉說:反腐敗,我表達的很清楚,反腐很好,我非常支持,做的很正確,也很受大眾歡迎。我給習近平和王岐山的反腐鬥爭點贊。腐敗是侵蝕黨、政府、經濟和社會的癌 症,必須解決它,否則它可能會導致中國共產黨的滅亡。但我在那篇文章中說,反腐敗過程中會出現新問題,如很多幹部都很害怕,以至於很多人都不作為。他們擔心自己的安全。它也產生了黨員之間的不信任,還有就是經濟下行的問題。 但的確有很多人覺得觸動了他們的利益。所以,我也承認,中國改革需要現在這樣很強勢的領導人。
再接下來,就是今年的郭文貴爆料,矛頭直指王岐山。胡平先生當時就指出,這是清君側戰術。這是反習王派的最後機會。其後,胡平先生認為,現在這場清君側,為時已晚,不可能成功。十九大及後來的情況證明了這一點。但他同時也指出,上層權力鬥爭並沒有因此而結束。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