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博樹《中美俄三國演義》第十集:聯美抗蘇

上個世紀70年代初,是中美蘇三大國關係重新洗牌的重要關口。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標誌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兩個昔日的敵手握手言和,化敵為友,轉而共同面對另一個敵人:蘇聯。在上一集節目,張博樹教授分析了中蘇關係走向全面緊張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的嚴重威脅,這是毛澤東重新調整戰略布局、不得不考慮和美國緩和關係的根本背景。但兩邊要走到一起,必須雙方都有接近的動機。那麼美國方面和中國接近的動機又是什麼呢?張教授認為兩大動機:第一,美國深陷越戰泥潭,急於擺脫,需要中國幫忙。第二,從更大的戰略博弈著眼,美國也有聯中制蘇的考慮。這和毛的聯美抗蘇不謀而合。但從外表看,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中國的反美口號調子並未降低,比如中國高調支持美國的「黑人抗暴鬥爭」,1970年柬埔寨發生軍事政變後北京還收留了西哈努克親王,這又是怎麼回事?張教授認為,毛的世界革命情結與美國黑人鬥爭;收留西哈努克反映了毛行為的複雜一面。但面對蘇聯威脅,和美國和緩是主旋律。中國官媒常說毛澤東用「乒乓外交」打開了中美重新走到一起的大門,但也有人說尼克松和基辛格的「秘密外交」發揮了關鍵性作用。實情又如何?張教授認為,各有各的作用。中美早在「乒乓外交」之前已經都在「放風」試探。基辛格的努力終於促成尼克松訪華。毛抱病會見尼克松,中美關係掀開新的一頁。1972年中美聯合公報的特點是各說各話,各自表述自己的立場,這在雙邊國際文件中似乎很少見。比如對台灣問題的表述;但它又確實昭示某種戰略聯盟關係的形成。後來毛又談過「一條線」、「一大片」之類戰略,都在反蘇。但要注意的是,三國關係仍然是複雜的、互動的,美同時在和蘇聯緩和關係,北京反倒成了美國人手中的牌。1972年美蘇限制戰略武器條約簽署就是一例。當然,北京在幫助美國人擺脫越戰方面也算盡了力。中美重新走近,是文革期間中國外交政策的重大變化,它對中國國內政局的演變是否有影響?中共高層的各種勢力都支持中美改善關係嗎?外交調整勢必讓務實派得勢,包括鄧的重新出山。但這會動搖毛的文革原則。毛陷入左右為難、自相矛盾。文革進入殘局。從大歷史、大邏輯看,中美關係解凍的確影響深遠。第一,徹底改變了世界力量格局。當然,在三大國中,美國居於主動地位。第二,就中國國內政治言,無形中為文革後的改革開放創造了條件,這是毛絕不會想到的。中共是否仍然視美國為敵人?根本上看,回答是肯定的。與美國和好是強敵壓境下不得已的戰略妥協,不意味著改變了對美國的根本判斷。當然,這種妥協給中共的宣傳造成一點麻煩,所以毛對基辛格講「要放點空炮」。文革後期,「三個世界」理論悄然取代了共產革命理論。中國和美國的關係也生出了許多複雜、多面。中美兩國握手,徹底改變了世界力量格局,新的大幕拉開了。就中國國內政治言,無形中為文革後的改革開放創造了條件,這是毛絕不會想到的。毛澤東用「三個世界」理論悄然取代了共產革命理論。歷史又當如何演變?請看下一集「中美建交與對越作戰」。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