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兩黨史研究幹部任前公示遭質疑 方誌敏長孫: 未維護黨的聲譽

【博聞社】11月10日,江西省對擬提任地廳級的28名幹部進行了任前公示。大白新聞近日獲悉,被公示的28名幹部中,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兩名被公示幹部因受到方誌敏烈士後人質疑,其擬任新職一事已被暫時擱置。

大白新聞今日12月12日致電中共江西省委組織部有關部門,相關負責人稱,兩名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被公示幹部還在原職位任職,目前未改任新的職務。

方華清: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未能履行好其職責

方誌敏烈士長孫、中國政法大學冤假錯案研究中心顧問方華清向大白新聞表示:“在同事朋友們的提醒下,我才看到了江西擬提任地廳級這28名幹部的任職公示 。”隨後,方華清聯繫到了中共江西省委組織部的相關人員,就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兩名被公示幹部的提職表達了自己的反對意見 。

“我與這兩位同志沒有私人交往和恩怨,對他們所在部門在維護黨的歷史聲譽和革命英烈名譽上缺乏應有的政治擔當有意見。既然革命英烈名譽受到了嚴重損害,我認為就必須有人對此負責”。方華清說。

為何對這兩位同志提職提出反對?方華清表示,在敵對勢力利用網絡大肆詆毀抹黑方誌敏烈士及其領導的紅十軍團犧牲將士名譽之際,他們所負責部門缺乏應有的政治擔當,未能主動履行好其職責,未能做到以歷史事實旗幟鮮明地及時回應和有力反擊,坐視了方誌敏烈士及其領導的紅十軍團犧牲將士名譽受到長達六至七年的嚴重侵害,給英烈親屬後人造成極大精神損害。

曾承諾發表署名文章回擊詆毀革命英烈謊言

方華清告訴大白新聞,今年3月,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曾以公函的形式向他承諾,表示會借今年紀念建軍90周年的時機,發表一篇紀念方誌敏烈士的署名文章,以此回擊詆毀革命英烈的謊言。該署名文章於11月1日在《江西日報》上刊出。

“該室的署名文章發表後,我將此文從頭到尾細細讀過,未見一字一句該室此前向我所承諾的‘以此回擊詆毀方誌敏烈士的謊言’的表述。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不僅不能做到以歷史事實旗幟鮮明地回應和回擊敵對勢力攻擊抹黑革命英烈的現象,反之,竟然還欺哄矇騙我們革命英烈後人”,方華清說。

他說,“革命英烈們用他們的鮮血和生命換來了新的中國,我們當下的黨員幹部都坐享了他們的奉獻。革命英烈們為了開創新中國流了血丟了命,在他們名譽受到敵對勢力嚴重攻擊侵害之際,一些職能部門的負責同志對我們黨缺乏應有的政治擔當,他們沒很好地履行維護黨的歷史聲譽的職責,他們沒很好地承擔維護革命英烈名譽的義務,若是照樣可以受到組織的重用,若是依然可以獲得組織的提撥,那麼我們怎麼對得起江西紅土地25萬為了新中國而死難英烈們?”

“師達能案”和方誌敏

今年1月份,針對有網民在網上發帖稱‘方誌敏及其紅軍綁架一對美國傳教士夫婦’,方誌敏烈士長孫方華清向公安機關報案。

兩年前有一篇《師達能夫婦被綁架與方誌敏》的網文,其點擊率很高,傳播也很廣泛。該文稱:1934年12月,方誌敏部綁架了美國傳教士師達能夫婦,要求他們付贖金二萬元,被拒絕,結果處死了師達能夫婦。後來,民國政府遂以謀殺罪判處方誌敏死刑。

革命英烈名譽遭侵害,後人站出為先人維權

方華清告訴大白新聞,近些年一些革命英烈名譽遭到侵害後(比如狼牙山五壯士名譽維權案),幾乎都是他們的後人無奈站出來為其先人維權,他也是其中之一。“以我為自己先輩方誌敏烈士及其領導的紅十軍團犧牲將士名譽維權案為例,我先是以革命英烈名譽受到‘誹謗’向方誌敏烈士原籍地公安機關報案,促使省、市、縣三級公安技術部門上下聯動,對相關帖文進行了遠程勘驗和電子證據固定,對多名涉及傳播侵害革命英烈名譽的網民進行了落地查證。”

據悉,方華清對涉及傳播侵害革命英烈名譽的兩名網民提起了民事訴訟。“在為革命英烈名譽維權的整個過程中,我從未得到過來自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和英烈原籍地黨委政府的主動支持”,方華清說。

公安機關審查受理方華清的報案後,他來到了位於弋陽縣城西的“方誌敏紀念館”,在祖父方誌敏烈士的塑像前佇立了良久。82年前,方誌敏烈士於危難中領命毅然率紅十軍團為策應中央紅軍戰略轉移,壯烈犧牲。

方華清說:“歷史上的英雄烈士們本應是國家的榮譽、民族的榮耀,理應由國家有關部門出面維護好英雄烈士們的聲譽和形象。一些職能部門以及英烈原籍地方黨委政府,為何對公然詆毀攻擊革命英烈的言行如此地失責缺位和躲避擔當?”

方誌敏長孫:我向中央舉報了魯煒的政治無擔當

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據悉,魯煒也因此成十九大後“首虎”,即首名落馬的正部級高官。

方華清接受大白新聞獨家專訪時說:今年3月至4月,我曾以英烈後人的身份向“機動式”巡視中央網信辦的中央第八巡視組寄去一封舉報信。信中,我對近年來面對利用網絡攻擊抹黑革命先烈的現象表達了強烈不滿。

方華清說,今年10月23日,我出席了全國人大法工委關於英雄烈士保護立法的調研座談會,並被主辦方安排以英烈後人的身份作了發言。在發言中對包括英烈的原籍地等單位和部門在革命英烈的名譽遭受嚴重侵害的時候無擔當、迴避責任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我講的這些人中,就包括了像魯煒這樣的官員。為什麼這些年來形成了詆毀抹黑邱少雲、劉胡蘭等這些革命先烈的趨勢?這是跟類似於向魯煒這樣的無政治擔當、對黨陰奉陽違的人,有直接的關係。

在今年3到4月份,我曾以英烈後人的身份實名向十八屆中央第十二輪巡視的中央第八巡視組負責人,寫去了一封舉報信。在信中,我對近年來面對敵對勢力利用網絡攻擊抹黑我們革命先烈先人的現象,未能及時制止、未能及時的消除表達了自己強烈不滿。

我想中央第八巡視組收到我的來信後,一定是非常重視的。我相信第八巡視組通過我反映的問題,也看到了魯煒作為中宣部副部長、原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原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其在政治上的無擔當和陰奉陽違。

大白新聞等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