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女子帶2歲女兒面試時孩子墜亡 應聘公司等3被告被判賠百萬

女孩(紅圈處)從樓梯護欄空隙處墜樓。視頻監控截圖

【博聞社】年輕母親張芳(化名)帶兩歲的女兒前往北京大興金融大廈內一家公司應聘時,為了防止孩子吵鬧,該公司員工郭某將孩子帶出看管,結果孩子從大廈墜梯身亡。事發後,家屬起訴到法院。今年4月26日,大興法院一審宣判,孩子母親承擔事故10%的責任,郭某、張芳應聘的公司、事發大廈共同承擔其餘90%的責任,賠償家屬108萬元,三被告上訴到北京二中院。12月15日下午,該案在二中院再次開庭,三被告均要求降低承擔事故的責任比例,並闡述了各自的理由。

母親攜幼女應聘 悲劇發生

遇難女童的母親張芳,與被告之一的郭某相識。據張芳訴狀稱,去年2月29日,她在一家保險公司業務員郭某的介紹下,前往大興區金苑路金融大廈西側三樓郭某所供職公司應聘。

據張芳稱,郭某知道自己要照看孩子,仍勸說她去應聘,自己礙於情面,只得帶上兩歲大的女兒一同前往。面試過程中,為防止孩子吵鬧,郭某將張芳的女兒帶出面試房間代為看管。

等待一份工作的張芳,卻先等來了孩子出事的消息:就在面試的過程中,她的女兒不慎從大廈四樓拐角樓梯欄杆的間隙處墜落,後經兒童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張芳和丈夫將郭某、應聘保險公司及金融大廈管理方訴至法院,索賠120萬餘元。

張芳及其家人認為,由於郭某的疏忽,導致孩子從四樓墜梯身亡;郭某代為看管的行為屬執行職務,應由其所供職的保險公司承擔民事責任;金融大廈樓梯防護欄沒有全封閉,且柱子之間間隙過大,存在明顯的設計缺陷,對此亦未採取任何防護措施及警示信息,沒有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導致悲劇發生,該大廈的產權人及管理者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

三被告上訴 要求減輕責任

今年4月26日,大興法院對此案一審宣判,孩子母親承擔事故10%的責任、郭某承擔20%的責任、張芳所應聘公司承擔30%的責任、大廈產權人和管理人承擔40%的責任;三被告向孩子家屬賠償醫療費、交通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108萬元。對此判決三被告表示不認同,並提起上訴。

三被告上訴要求改判駁回張芳在原審中的訴訟請求,改判他們承擔更低比例的賠償責任,並依據孩子父母農村居民的標準重新計算死亡賠償金等。

“這件事會讓孩子的母親痛苦一生,不應承擔任何責任。”張芳代理人認為,大廈的樓梯拐彎處的護欄缺失,且沒有任何針對未成年人的提醒,存在安全隱患;面試持續時間較長,張芳應聘的公司對孩子沒有任何防範措施;郭某是公司員工且有育兒經驗,事發時沒有其他工作,張芳委託其監護無過錯。

此外張芳代理人認為,孩子的父親在北京工作,孩子在北京幼兒園上學,事後有辦理暫住證等,理應按照城鎮居民人均收入標準計算死亡賠償金等損失金額。

各方觀點

大廈產權人管理人(一審被判擔責40%):主要過錯在監護人員

大廈的產權和管理方的代理人表示,張芳和郭某沒有盡到監護人法定職責和受託監護的基本義務,對孩子的損失應承擔主要過錯責任,比例不低於70%。大廈管理方僅限於大廈的日常秩序,沒有義務對監護人帶領幼兒進入辦公場所,進行提醒的法定義務和責任,也沒有義務隨時看管或阻止幼兒的危險行為。

張芳所應聘公司(一審被判擔責30%):系員工看護不力導致

張芳所應聘公司的代理人指出,張芳來公司面試是為了達到其找工作的目的,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是公司強迫,且事發是因為郭某看護不力,其應該承擔更高的比例。“事故發生是在四樓,我方辦公場所在三樓,是在我方辦公場所之外,一審判決賠償的數額比例過高。”

受託看護人郭某(一審被判擔責20%):有責任也是最小比例

“在照看孩子時我盡到了看管義務;而且照看是為了完成招聘任務,屬於履行職務行為,應由公司承擔相應責任;大廈的管理單位沒有盡到保障進入人員的安全義務,大廈的設計存在缺陷。”郭某表示,自己即便有責任,也應該是最小比例。郭某稱,事發後她辭掉了工作,一直都很自責。“我也想賠償,只是實在沒有這個賠償能力。”

爭議焦點:護欄間距是否合規 各執一詞

金融大廈管理方認為,大廈屬辦公大樓,其設計施工完全符合國家有關要求,並經過有關單位部門的驗收合格,不存在任何違反國家法定強制性要求的情形。

張芳方一審提出的金融大廈的護欄間距在18厘米,而《民用建築設計通則》中,規定護欄凈距不得大於11厘米,其強制條文是針對於託兒所、幼兒園及少年兒童專用活動場所,並不適用於金融大廈。

張芳代理人反駁稱,根據規定,文化娛樂建築、商業服務建築、體育建築、園林景觀建築等允許少年兒童進入活動的場所,當採用垂直桿件做欄杆時,其桿件凈距也不應大於11厘米,該大廈欄杆凈距並不符合標準。

當法官問及大廈樓梯護欄間距和孩子死亡是否存在因果關係時,金融大廈管理方代理人說,“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現場回訪:樓梯事發處增設玻璃護欄

現場監控拍下了事故發生的全過程,整個事件的發生不過幾秒鐘。

視頻顯示,有保潔員在四樓的過道處打掃衛生,後轉身走向另處,就在此時張芳女兒一步一步爬上樓梯,在到達四樓拐彎處時,先是雙手扶着護欄,將頭探向空隙中,再緩步將整個半身探出護欄,摔倒後墜落,郭某站在三樓過道處,看見後立即跑上去,但孩子已經墜下樓梯。

金融大廈管理方介紹,大廈樓梯有玻璃護欄,只是在樓梯拐彎處未設置。出事之後,他們也意識這個間隙可能存在安全隱患,因此也進行了改造。

一名在大廈內的公司就職10多年的工作人員介紹,大廈扶手間隙之前均安裝有玻璃擋板,但樓梯拐彎處扶手間隙當時沒有安裝,孩子墜樓事件發生後,樓梯扶手間的小縫隙才被安上了擋板。

公共場所侵權糾紛類的案件

除了此案,二中院15日還對近年來涉及公共場所侵權糾紛類的案件情況進行了通報。

二中院通過對近5年來審結的涉及公共場所侵權糾紛案件進行梳理髮現,造成老年人和未成年人人身損害的佔全部案件26%,老年人年齡在60歲到70歲之間的約佔40%,70歲以上的約佔60%,

二中院法官表示,從場所類型看,這些糾紛大多發生在飯店、超市、賓館、停車場等公共消費場所。

對於為什麼會出現這類糾紛,法官通過梳理審理的相關案件發現,公共場所設備未達安全標準或存在瑕疵以及監管缺位,比如因地面濕滑、物品遺撒、設施故障等環境和客觀因素導致受害人摔倒。警示標誌、提示牌缺失,照明等設施不能正常使用,台階、護欄和圍擋等建造設置不合理等往往成為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

此外,大多數場所雖有日常巡視,但巡視未實現全覆蓋,出現危險情況時救護措施不到位,對突發情況的發生及預防尚缺乏充足經驗和有效應對。人員聚集區域沒有安裝監控攝像設備,沒有就公共服務設施予以充分提示情況也不同程度存在。

新京報/北京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