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黨史真相》第五集:揭開中共初期經費之謎


任何軍政活動都需要龐大財力支撐。中共早期經費的主要來源為蘇聯,但中共對「用盧布」一向諱莫如深。1960年代以前蘇聯要避「輸出革命」、中共要避「赤俄僱傭」; 此後中蘇鬧翻, 中共又得避「依靠盧布喂大」 現在開罵「蘇修」,豈非忘恩負義?
1920年7月,李大釗在北京大學成立「共產主義小組」,每月自捐80銀圓為小組活動經費。1920年12月中旬,陳獨秀應陳炯明之邀離滬赴廣東就任教育委員長。大學畢業生李漢俊代理中共上海支部書記,他向武漢來滬準備留蘇的包惠僧抱怨:「人都走了,經費沒有,沒辦法幹了。」經費問題一直是早期中共的日常性難題。1935年秋,河北省委因與中央失去聯繫,經費無著落,只得一邊緊縮機關, 一邊下鄉鬥地主搞糧食,一邊再搞募捐,日子仍過不下去。省委書記高文華與負責經費的其妻賈璉,只得賣孩子以維持。「我們共有四個孩子,只有最小的是男孩。那年頭,男孩比女孩多賣錢呀,於是就把僅僅四個月的兒子賣了五十元大洋。
為避免孤立無援,赤俄政權稍一穩定,便急於」輸出革命「。1919年3月2日, 列寧成立「第三國際」(共產國際),規劃世界革命。1920年4月中旬,俄共(布)中央委員會遠東局外事處代表維經斯基赴滬。 1920年維經斯基來中國,與陳獨秀、李大釗及其他有關人員聯繫,在 上海成立了中國共產黨。1921年初夏,第三國際又派了馬林,與赤色職工國際尼克斯基來中國,到上海與中國共產黨代理書記李漢俊等計劃召開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1925至26年,隨著國民革命熱浪,中共黨員從不足千人增至上萬。1926年 5月20日,聯共(布)政治局決議」想方設法加強對中國共產黨的人員和資金援助「。俄共不僅僅向中國輸出革命,還向日本、蒙古、朝鮮等東方各國共產黨提供經費。據中共歷史檔桉財務統計,1927年共產國際秘密撥付中共各項款額接近100萬 銀圓,這一數額相對於蘇聯這一時期援助國民黨與西北軍馮玉祥累計5,000萬銀圓雖微不足道,但對尚處嬰幼期的中共來說,年助百萬已是天文數字了。 1928年6至7月在莫斯科召開的中共六大,由蘇聯提供約10萬盧布經費。聯 共(布)政治局根據斯大林的建議,1928年6月11日再撥9萬盧布給中共應急。共產國際1928年上半年撥款12.5萬盧布,聯共(布)政治局決定下半年增至34萬盧布,摺合中國貨幣,1928年中共來自蘇聯的經援月均超過6萬元。 紅軍長征抵陝後,1936年6月16日終於架起大功率電台,中共中央向駐共產 國際代表王明、康生拍發的第一封電報,就直述財政情況,」請你們訊問國際能否每月幫助我們三百萬元」,並要求給飛機、重炮、高射機槍、步槍、子彈等。 11月20日,張聞天再向王明、康生告急:「因為沒有現金,糧食也買不到了。請 即刻經過天津付款處送一筆款子來,以救燃眉之急。我們的交通正在那等候。「12月5日,張聞天再馳電:「你們答應十一月底在滬交款,究竟實行了沒 有?第一次交了多少,是否交給了孫夫人?我們派人於本月十五日由西安乘飛 機到滬取款,決不可使落空,八、九萬人靠此吃飯。」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