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維權律師余文生提修憲後遭刑拘 辦公室和住所被搜查

余文生妻子許艷(紅圍巾)在石景山區看守所前

【博聞社】被註銷律師執業證及限制出境後,北京709抓捕案辯護律師余文生星期五一早遭警察帶走,星期六上午確定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羈押在北京石景山區看守所。警方同時對余文生的辦公室和住所進行了搜查。

外界持續關注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1月19日一早被十多位警察帶走,去向不明之際,近年來一直協助丈夫維權的余文生的妻子許艷,星期六收到石景山區公安分局發出的拘留通知書,稱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對余文生刑事拘留。

星期六下午人在石景山區看守所要求給丈夫存錢存物的許艷表示,她和幾位律師星期六早上在新古城派出所詢問余文生下落時收到警方拘留通知書。

她說:“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的。在搜查家的過程中,在民警寫的搜查記錄描述上,他寫的,余文生因為下樓,就是在辦公樓的左側停車場,涉嫌和警察之間有衝突。但是那個時候是余文生送孩子去上學,就是說,大規模的警察包圍他的現場,意思是有衝突,然後以妨害公務罪。但是這說明什麼,說明他本來沒有罪,他沒有罪你們為什麼要抓他。等於是抓了他以後,再找一個罪名安在他身上。”

有一些維權律師在網上群組中分析說,警方是先抓人再找證據,因此很有可能會變更抓捕余文生的罪名,許艷表示,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

她說:“這種可能性我也認為很大,但是不管怎麼樣,未來是多麼的嚴峻,我相信我們,余律、我和孩子也都會勇敢地面對這一切不公平,這一切違法的打壓。”

許艷表示,4、5個便衣和10多名警察星期六上午從9點多開始先搜查了余文生為成立個人律所而租用的辦公室,然後又進行了抄家,直到下午1點半左右,拿走兩台電腦、幾個舊的手機,還有一些U盤等。

許艷下午3點左右在幾位律師和友人的陪伴下到達石景山區看守所要求會見,並為余文生存錢和存物,結果都遭到拒絕。

許艷:“它不讓存錢存物,然後律師會見都不讓。所以現在我在跟前面那個工作人員去說這個事情,看能不能給解決了,希望能給他存錢存物,尤其是衣物。”

記者:“看守所有給什麼理由嗎?”

許艷:“他給我的理由是周六周日不工作,所以不能存錢存物。可是呢,看守所門口它貼了一個牌子,就是接待時間,它並沒有寫周六周日休息。它隔壁的那個出入境接待大廳什麼的,周六周日休息,它會寫得很具體,幾點到幾點不辦公,而這個看守所這兒並沒有寫周末休息。我有理由懷疑是否有針對余律師的傾向。”

記者星期六下午致電北京石景山區公安分局辦案中心準備詢問余文生案的情況時被掛斷電話,而新古城派出所的警官表示不了解案情。

許艷表示,此次余文生被抓,與他行使法律保護的公民權利,1月18日發表一個有關修憲的公民建議書有關。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開幕的當天,余文生髮表公開信向中共執政當局建言,提出刪除憲法序言,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制度等等。

許艷指出,將委託律師處理所有事務,而她自己亦作出被帶走的心理準備。

余文生曾代理過不少維權案件

作為中國人權律師團成員的余文生,近年來參與維護人權的活動,尤其是2015年709抓捕案後代理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不斷受到打壓,去年7月遭當局重壓威脅下的所屬律師事務所解聘。同時,北京司法局更警告其他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請自己開律所,也不獲批准。

許艷表示,余文生2014年因支持港人為爭取真普選的“佔中”被抓捕99天,失去人身自由,並遭受酷刑,造成身體及精神損害等,這對他們年幼的孩子造成很大的心理影響。

她說:“小孩他肯定是受傷,但是他不哭不鬧。2014年香港佔中的時候抓了余文生的時候,孩子才9歲,他知道情況的時候,他也不哭不鬧,而且還關心我。但是我知道這對他打擊很大。後來這兩三年他一直在調整,也有好多人幫助他調整,他現在剛好,挺好的了。可是現在一下又面臨這種情況。”

今年1月15日,余文生收到的北京司法局註銷其律師證的決定書稱,余文生未被任何合法登記註冊的律所聘用已超6個月,因此註銷其律師證。而余文生則堅稱當局的決定是報復他去年10月發表公開信,要求中共19大罷免習近平,展開政治體制改革。為此,余文生曾遭到石景山區司法局和警察及國保多個小時的控制約談。

今年50歲的余文生因當局所指控他的“多次公開發表反對黨的領導、攻擊我國社會主義法治的言論”等被拒絕成立個人律所而遭註銷律師證的事件,引發包括路透社在內的境外媒體的廣泛報道,而他在發表有關修憲的公民建議書一天後便被刑事拘留,更是引發強烈關注。

美國之音等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