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工作获刑一晚 美华裔科学家:对司法部愤怒 感觉被背叛

【博闻社】3月7日,日前因接受来自中国方面的薪金而获刑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 前华裔科学家王春在博士通过其代理律师彼得·蔡登博格(Peter Zeidenberg)首次公开回应,对于司法部的行为表示愤怒。

2月22日,美国司法部网站发布消息称,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 大西洋海洋学和气象实验室(AOML)前华裔科学家王春在因在其任职期间从中国方面领取薪水,触犯美国法律被判刑并已获刑。

蔡登博格在接受专访时表示,王春在博士对于美国司法部发布这样虚假且有误导性的消息表示难以置信。

“这一声明对他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蔡登博格说。

“感觉被背叛了”

美国司法部此前发布的消息称,作为当今世界上研究气候变化和飓风最重要专家之一的华裔科学家王春在在NOAA任职期间,从2010年开始,“明知故犯”地参与了中国长江学者计划、“千人计划”以及 “973计划”(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并从中国方面领取了薪资,违反了美国法律。

美国司法部此前的新闻稿显示,王春在违反了美国法典第18卷209(a)(美国联邦政府雇员,不得接受美国政府之外的任何来源的工资收入)和216(a)(触犯者处一年以下刑期,明知故犯者处五年以下刑期)。

当地时间2月20日,王春在于迈阿密一家联邦法庭受审时认罪并被判刑,以他此前已经被关押的时间即一天作为刑期。

然而根据庭审记录显示,王春在承认的罪状仅包括:于2010年3月1日至2013年2月23日期间,受聘成为中国海洋大学长江学者客座教授,利用年假时间指导学生,帮助他们进行研究,并获得了每月约2,197美元的津贴(约合14,000人民币);以及在中国的学术会议上发言时没有事先通知他的主管,在时间和出勤上弄虚作假。

蔡登博格表示,美国政府此前表示不会就对王春在的处置发布任何新闻稿。然而,美国司法部却在22日发布消息,“吹嘘”他们对王春在的定罪,将他们的指控视为已认罪和确证的事实,而这些指控在庭审时即遭到法官驳回。

蔡登博格认为,在检方发布的消息中,把未经证实的指控当作已获确证的事实来陈述,目的只有一个:“政府不满足于仅仅破坏王春在在美国的声誉,还希望影响他在中国的就业前景。司法部违反自己的政策,对王春在进行诽谤,以获得本案审理法庭所认为根本不该获得起诉的法外处罚,这种做法应该让所有相信美国法治的人感到不安。”

蔡登博格还表示,王春在希望尽快从此事的阴影中走出,重新投入到他所热爱的学术研究中去。

据此前媒体公开报道,王春在1986年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1987年到美国攻读硕士、博士。2000年—2016年期间在迈阿密任职于NOAA/AOML,现为美国公民。

“打击华裔科学家的牺牲品”

2月28日,蔡登博格在致美国国会亚太裔党团会议的一份公开信函中透露,王春在博士一案最早源起于2016年。他在公开信中写道,当时美国商务部的特工人员对王春在的家和办公室执行了突击搜查令,调查其此前为中国方面工作的情况,在没有律师,没有食物和水,并且没有休息的情况下,王春在被询问了整整一天。

由于这次调查,王春在不得不辞去了在NOAA已任职了17 年的工作。由于当时没有其他工作可供选择,王春在离开他在迈阿密的家人,在中国科学院找到了气候变化方面的研究工作。

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官网显示,王春在于2016年开始受聘于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王春在是中国科学院率先行动百人计划学术帅才(A类)首批入选者、曾获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千人计划、中国教育部长江学者、中国科学院海外评审专家。

2017年9月,王春在返回美国探望家人,在机场被逮捕,美国政府对王春在提出了上述指控。在被逮捕之后,王春在被拘留了一晚上。

根据获得的庭审文字记录,今年2月20日,就在王春在一案开庭前夕,政府方面向王春在提供了一份认罪协议:只要其承认在长江学者计划中非法获取收入,并以此进行认罪答辩,其所判刑期即为此前已被拘留的一晚;同时王春在将不会有缓刑,无罚款,无赔偿,最重要的是,不必面对费用昂贵的为期三周的冗长庭审,并可以马上回中国继续他的学术研究。最终,王春在接受了该协议并在法庭上认罪。

律师表示,如果王春在要应付为期三周的庭审,只能通过向在中国年迈的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借款,否则他根本负担不起庭审所需的律师费用。王春在如果答应上述交易,意味着可以保护其家庭免受压力,并可以马上回到中国继续展开研究工作。

然而庭审记录显示,在听到政府(检方)陈述事实后,该案的主审法官塞西莉亚·阿尔托那加(Cecilia Altonaga)对这个起诉感到不满,她表示不认为王春在有罪,并且不明白为什么不通过达成延缓起诉协议来解决。

“虽然说他确实犯了错误,当然犯下的这种错误很令人遗憾且不可挽回,但我认为这都是完全可以庭审前采取其他办法,而避免令其成为受审罪犯的。”阿尔托那加法官在庭审中说道。

“在我33 年的职业生涯中(担任检察官22 年,担任辩护律师11 年),我还从未听到过法官如此严厉地斥责政府将这样一个在法院眼里明显缺乏法律依据的案子告上法庭。”蔡登博格告诉记者。

尽管如此,法庭还是接受了王春在的认罪答辩,并判处王春在已被关押的时间作为刑期——也就是他被捕后在拘留所度过的那一天。

蔡登博格表示:“他只是美国政府针对美籍华裔科学家不公正打击的牺牲品。不幸的是,他不会是最后一个。”

美籍华人组织:华人科学家受到不公正待遇

当地时间3月2日,“百人会”在官网也发布声明,对王春在受到不公正起诉表示关切。

这份声明中重申了前述法官及Zeidenberg的观点,并称这桩案件为“又一起严厉对待美籍华裔的案件”。

“百人会”认为,和陈霞芬、郗小星等人一样,王春在一样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2014年10月,王春在的前同事,NOAA的杰出水文学家陈霞芬在她的办公室用手铐被捕。政府声称陈女士作为美国人,曾应中国官员的要求非法获取数据,并称她为掩盖这一“罪行”说谎。但在案件即将进入庭审的前一周,诉讼未进行下去,检方撤销了对陈女士的所有指控。但这次逮捕的后果对于陈女士来说是毁灭性的,她失去了工作,并被迫为了复职而起诉政府。

2015年5月,天普大学的世界著名物理学家郗小星在他的妻子和孩子面前被十几名武装特工以类似的方式用手铐逮捕,他被指控非法向中国提供科技材料。同年9月,指控突然被撤销,但郗小星并没有得到关于调查及撤销罪名的任何解释。

“百人会”在声明中重申支持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公民权利的承诺。赶走和拒绝可以帮助美国更具竞争力的人才,对美国而言将百害而无一利。这些案件毁坏了无辜者以及轻罪受到重罚者的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当地时间2月1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在美国“几乎所有领域”中均有“教授、科研人员、学生”在学习和工作;这些或可称之为“非传统的情报收集人员”的中国学者有可能秘密地在为中国收集情报。

2月16日,“百人会”也就上述发出声明,谴责针对华裔学生学者的“宽泛标签化”言论。“百人会”表示,在摆出任何事实和证据之前,仅以纯粹的种族和出生地就对一个群体发出如此巨大的怀疑,这种行为不但违背了无罪推定、正当程序以及平等保护等美国宪法的根基理念,也容易煽动歇斯底里的不当情绪。

声明还提到,美国历史中不乏这样的案例:不论是1882年实施的《排华法案》,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1万日裔美国人被拘禁的事实,均见证了亚裔美国人由于种族偏见而承受歧视性法律和不公行为所带来的伤害。这些都是美国引以为耻的历史,是我们应该从国家整体的高度竭力避免重复的章节。我们必须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彼此互免,寻求进步。

当地时间3月1日,“百人会”还联合“亚太裔劳工联盟”、“韩美会”、“日裔美国公民联盟”等共计13个华裔、亚裔社区团体、组织,发表致Wray的公开信,要求Wray当面澄清所谓“在美所有华人学生学者是国家安全威胁”的言论。

官网介绍,“百人会”是由杰出美籍华人组成的非营利组织,成员来自商界、政界、学界及各艺术领域,由建筑大师贝聿铭及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等人发起成立。

澎湃新闻等报道综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