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研究生墜樓 導師:叫爸是我們間獨特語言系統 “做家務”其實是交流

【博聞社】如果不出意外,很快,陶崇園將會武漢理工大學研究生畢業,穿上西裝,走上中國銀聯的工作崗位。但這一切在3月26日戛然而至。

3月26日早上六點多,陶崇園就跟母親在學校里進行了一次談話,主題就是他的導師王攀。約一小時以後,陶崇園獨自走回宿舍,母親跟在身後。走到半路,他突然撒腿就往宿舍跑,沒等母親反應過來,就跑進了宿舍樓。等到母親跑到宿舍樓大門時,陶崇園已經從樓下墜落。

3月31日,武漢理工大學宣傳部回復封面新聞:事件發生後,學校高度重視,立即成立專班調查和處置相關事宜。

被人稱為“陶總管”

在陶崇園的筆記本電腦里,陶崇園的姐姐陶慧和他的高中同學們發現了文件夾里整理好的聊天截圖和資料。聊天截圖顯示,王攀經常會要求陶崇園幫他帶飯,有時會安排其打掃房間,甚至讓陶崇園到自己家中幫忙尋找眼鏡。

面對王攀的“召喚”,陶崇園會馬上回復“到!”、“是!”,並馬上執行。“我們發現2月22日的時候,王攀讓崇園幫他打飯。因為下雨,加上崇園沒吃飯心情不是很好,態度有些冷淡,被王攀批評了一頓。”肖驍(化名)說。

在朋友們的印象里,陶崇園經常會被王攀叫走。“王攀會讓崇園晚上八九點到他家。”肖驍說。他回憶,曾有一次陶崇園和同學們去學校附近的KTV聚會,大家一起吃完晚飯後,陶崇園卻提出要回去給王攀幫忙,隨後離開。

“大家還叫崇園‘陶總管’,因為崇園幫王攀管很多事情,”肖驍回憶,“要是他有自己的事情,都需要和王攀請假,包括周末和節假日。”

更令陶慧震驚的是,陶崇園與王攀的部分聊天中,稱呼王攀為“爸”,王攀則稱呼其為“兒子”。在聊天中,王攀給陶崇園看了他人與自己的聊天截圖,截圖中王攀說道:“坦坦蕩蕩地說出那六個字。”對方回復:“爸我永遠愛你。”

看到截圖後,陶崇園也給王攀回復:“爸我永遠愛你。”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兩人的短信聊天中,這一次陶崇園表示自己還是不習慣這樣說,“個人認為說出來感覺很假,我的方式還是看行動和表現。”

對此,王攀稱陶崇園“在做人靈活性方面很有問題,必將限制發展。”

“知遇之恩”與“捆綁”

早在陶崇園讀本科時,王攀就已經給他上過課了。陶崇園的專業是自動化,而王攀正是自動化學院的老師。因為學習優秀,陶崇園得到了王攀的賞識並進入了王攀的實驗室。“那個時候崇園對王攀還是充滿感激的,感激他的知遇之恩,兩人關係也很好,會一起吃飯。”陶慧說。

本科畢業後,陶崇園保研華中科技大學,王攀對此表示不滿,強烈希望陶崇園能留在自己手下讀研。為此,在與陶崇園協商後,王攀發布公告。

在公告中,王攀許諾陶崇園在讀研期間,每年獲得5000元補助,並優先推薦進入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科技中心BEACON讀博或訪問研究。

成為王攀研究生之後,陶崇園和王攀的關係開始變化,逐漸和家人朋友講述導師對自己的“指使”。“我們都是勸他忍忍,到畢業了就可以離開了。”陶慧說。

在研三時,臨近畢業的陶崇園並沒有等到王攀推薦他出國的消息,於是自己聯繫國外學校實驗室到導師諮詢讀博事項。

“要是想要出國讀博,大概需要導師推薦、學院通過、外方學校接收這三步,而王攀在第一步就沒有做到。”陶崇園的同學肖驍說。由於外方學校讀博需要研究生導師的批准,外方教師和王攀取得了聯繫,而王攀沒有同意。

陶崇園開始瞞着王攀找工作,獲得了中國銀聯的工作機會。卻被王攀發現,提出讓陶崇園主動退出所在足球隊,離開辦公室等舉措。

導師:叫爸爸是我們間獨特的語言系統

3月26日,武漢理工大學在讀研究生陶崇園墜樓身亡。隨後其家人在網上控訴其導師王攀佔用陶崇園大量個人時間給他做私人家務:上門冼衣、買飯送戶。更有甚者,王攀還要求陶崇園稱呼他為“爸爸”。

王攀(武漢理工大學網站)

王攀自稱這是借鑒了“我國古代的入室弟子模式和英國劍橋的本科生導師制”。兩人“長期採取晚上面對面30分鐘以上的交流制”。之所以最後會變成“做家務”,王攀稱這是為了方便陶崇園向家人解釋。

而陶崇園家屬發布的聊天記錄顯示,做家務內容十分細緻:包括上門冼衣、幫忙買飯,甚至是找眼鏡。

對於網上流傳的大量兩人間的聊天記錄,王攀解釋:“我們在網上交流的言論真真假假,有時候看起來疾言厲色的言辭,實際上是一個心理學小測試……事後,我們會一起複盤,分析這些交流。”

不僅如此,據陶崇園同學貼出的王攀在事後言論截圖,他還表示自己是一個很正派的人,而網上很多來自家屬的說法均屬謠言。

他舉例“把一個在陶崇園即將面臨車禍時挺身而出,使其至少避免終身殘疾的救人者說成是逼花季青年自殺的殺人魔王”,“把一個自己俯身、陶崇園坐着,為他充滿異味的運動鞋應用新除臭劑之人說成是有冼衣機也要讓他為自己冼衣服者”。

早前曾有媒體表示校方初步提出三點:1.初步認為學校和導師無責;2.已聘請律師走法律途徑;3.基於人道會給予5萬安撫金。

3月31日,武漢理工大學黨委宣傳部回應澎湃新聞稱,3月26日,我校一在讀研究生校內墜樓身亡。公安機關調查結論為高墜死亡,排除他殺。事件發生後,學校高度重視,立即成立專班調查和處置相關事宜,已經將初步調查情況向家屬進行了反饋。對於調查進展、監控內容,該校是否與家屬有過多次溝通及承諾予以5萬元人道主義賠償等內容,該校稱上述回應“為學校截至目前的全部回應”,如有最新情況將會及時聯繫媒體。

封面新聞/澎湃新聞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