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鴻茅藥酒醫生取保候審 律师确认药酒厂家全程参与跨省抓捕

譚秦東:不後悔吐槽鴻茅藥酒,看守所的日子是修行。

【博闻社】4月17日18時許,澎湃新聞在在內蒙古涼城縣看守所門口看到,撰文“鴻茅藥酒是毒藥”的廣州醫生譚秦東取保候審後,從涼城縣看守所走出來。譚秦東說,感謝各位媒體的關注,“現在想哭,自由真好”。

自1月10日被內蒙古涼城縣警方從家中帶走,到4月17日取保候審,譚秦東已被羈押三個月。

4月17日下午,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發布《關於“譚秦東損害鴻茅藥酒商品聲譽案”的情況通報》。通報稱,近日,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涼城縣公安機關、檢察機關辦理的“譚秦東損害鴻茅藥酒商品聲譽案”,引起社會和媒體廣泛關注。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指示,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聽取了涼城縣人民檢察院案件承辦人的彙報,查閱了案卷材料。經研究認為,目前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自治區人民檢察院指令涼城縣人民檢察院: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變更強製措施。

同日,公安部刑偵局官方微博也發布消息稱,針對近期媒體高度關注的“鴻茅藥酒”事件,公安部高度重視,立即啟動相關執法監督程序,已責成內蒙古公安機關依法開展核查工作,加強執法監督,確保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嚴格依法辦理,相關工作正在抓緊依法推進中。

2017年12月19日,譚秦東在美篇APP的個人主頁上發表題為《中國神酒“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的文章。點擊率是2200多次。文章從心肌的變化、血管老化、動脈粥樣硬化等方麵,說明鴻茅藥酒對老年人會造成傷害。

1月10日,譚秦東被該企業所在地警方——內蒙古涼城警方跨省抓捕後被刑拘、逮捕,此後該案已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

譚秦東涉嫌的罪名為損害商品聲譽罪。支持這項罪名的主要理由是,鴻茅藥酒公司報警稱,譚秦東發布那篇帖子後,有2家公司、7名個人退貨,給鴻茅藥酒公司造成損失共計140餘萬,嚴重損害鴻茅藥酒的商品聲譽。

3月23日,涼城縣人民檢察院作出“補充偵查決定書”,要求涼城縣公安局對譚秦東涉嫌犯罪一事補充證據。

譚秦東沒有想到,這篇網貼會讓他身陷囹圄,並由其引發一場針對鴻茅藥酒,以及警方用權的討論。

4月16日晚,胡定鋒第三次趕往內蒙古。17日上午,胡定鋒在看守所第三次回見了譚秦東,向他轉告了外界對他的關注。

據胡定鋒說,譚秦東狀態比兩次穩定些,獲知自己成為新聞熱點人物,表示他對此前寫的文章並不後悔,但他也表示,“他並不是什麼反對虛假廣告的鬥士,隻是出於一個醫生的良知,提醒人們不要被騙。”

上午會見結束後,胡定鋒返回呼和浩特,他沒有主動聯係檢察院,認為“他們應該給個說法”。17日下午2點多,譚秦東妻子劉璿接到涼城縣檢察院電話,對方告知可以辦理取保後,隨即通知胡定鋒,胡定鋒得知後立即從呼和浩特趕往涼城。

此前,譚秦東的取保候審手續辦好後,由涼城縣人民檢察院兩名工作人員攜帶,趕至涼城縣看守所進行交接。譚秦東的前律師王永展作為譚秦東的擔保人,辦理了相關手續。

王永展透露,譚秦東的代理律師胡定鋒此前曾向涼城縣公安局遞交過取保候審的申請,但沒能獲準,此次是通過涼城縣人民檢察院辦理了取保候審。

胡定鋒說,今晚他和譚秦東將趕到呼和浩特,稍作休息後,明日飛北京,譚秦東將在北京與等候的妻子彙合。

跨省抓捕吐槽医生路线图曝光:律师确认鸿茅药酒有人全程参与

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表《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被内蒙古警方跨省逮捕一案有了新的进展。17日,谭秦东的辩护律师胡定锋会见涉事医生谭秦东,警方跨省抓捕的线路图得以曝光:广州-深圳-北京-凉城。谭秦东还向胡定锋确认,在整个抓捕过程中,鸿茅公司一名高管全程陪同,一名司机从北京陪同到凉城县。

谭秦东向律师称称,内蒙古警方在广州家里将他抓捕以后,先到广州天河区车陂派出所对他审讯,然后租车开到深圳,在深圳上高铁到北京。

谭秦东还告诉律师,鸿茅公司在北京设有机构,他和警察从北京到凉城,其中一人称,“我们安排公司的车过来”,是坐鸿茅公司某高管的一辆商务车。随后,该高管、警方以及谭秦东一同回到凉城,开车的还是该高管的司机。

 内蒙古警方在广州谭秦东家里抓人的时候,该名鸿茅公司的高管也在。谭秦东向律师回忆细节称,当时在北京到凉城县的路上,有警察抽烟,而司机对警察表示:“你们少抽烟,我们领导不喜欢烟味,他的车上从来不准其他人抽烟”,由此可以肯定是鸿茅公司的人。此外,路上吃饭买单都是鸿茅公司的人出钱。

谭秦东向律师称,宣布逮捕的时候,那个高管又来了,提审和问话时他都在旁边,却不吭声。

而据澎湃新闻此前的报道,对于鸿茅公司人士参与抓捕过程的质疑,凉城县的办案民警张警官曾表示,不存在鸿茅药酒人员带警察去抓人的情况,“我们去了4个民警,包括我们派出所和市局的人。”

4月17日,胡定锋称自己多次向谭秦东确认了“鸿茅的人一直参与抓捕过程”。

“鸿茅公司的人和警方一起去抓捕、一起宣布逮捕,这是很严重的违法。”胡定锋表示,当初他为谭秦东申请取保候审时,警方称要取得鸿茅药酒的谅解书,第二次会见谭秦东时,当地警方依然表示需要鸿茅公司表态。胡定锋认为,这也是严重违规。

胡定锋对界面新闻表示,谭秦东在看守所的精神状态还好,被安排了如种菜等一些比较轻松的劳动,仅有一两个人可以享受这个待遇,他也知道外面的情况,知道自己被抓捕的事情目前成为新闻热点。

澎湃新闻/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