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假副部」盧恩光受審:24年不受賄只行賄 行賄資金來自生意所得

盧恩光受審

【博聞社】4月18日,河南省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司法部原黨組成員、政治部原主任盧恩光行賄、單位行賄一案。安陽市人民檢察院派員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盧恩光及其辯護人到庭參加訴訟。

因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歷、學歷、家庭情況等全面造假,盧恩光被稱為「五假副部」。

十八大後,已有一百多名副部級以上老虎落馬,盧恩光是他們中最特殊的一個,其他人的罪名中基本都有受賄這一項,盧恩光卻只有行賄一條罪名。

盧恩光行賄的目的有二,一是為陞官,二是為發財,共送出去2000多萬。

安陽市人民檢察院指控:1992年至2016年,盧恩光請託相關國家工作人員,為其違規入黨、謀取教師身份、榮譽稱號、職務提拔、工作調動提供幫助,先後多次向為其謀利的受託人員行賄共計人民幣1278萬元。

1996年至2016年,盧恩光請託相關國家工作人員,為其實際控制的山東省陽谷縣科儀廠、山東陽谷玻璃工藝製品廠、山東陽谷古阿井阿膠廠、北京天方飯店管理有限公司違規獲取貸款、低價收購資產、核定較低稅額、破產逃避債務等提供幫助,直接或指使企業工作人員先後多次向為其謀利的受託人員行賄共計摺合人民幣796.7597萬元。

長安街知事發現,盧恩光行賄的時間從1992年到2016年,共計24年之久,算是創下了紀錄。

此前,落馬省部級幹部中犯罪時間最長的要數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從1986年到2011年,長達25年。不過,劉志軍是受賄25年,盧恩光是行賄24年,後者犯罪難度似乎更大。

盧恩光不受賄、只行賄,行賄的錢都來自於他做生意所得。因此,他既要行賄求陞官,也要行賄求生意興隆、發大財,不然就沒有資金支持自己再「進步」了。

據中紀委通報,盧恩光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歷、學歷、家庭情況等全面造假,長期欺瞞組織;金錢開道,一路拉關係買官和謀取榮譽,從一名私營企業主一步步變身為副部級幹部;亦官亦商,控制經營多家企業,通過不正當手段為企業謀取利益。

不僅如此,盧恩光於2015年11月成為司法部政治部主任、黨組成員,晉陞副部級。可他到了2016年竟然還要給人送錢,而且在「陞官」和「發財」兩項上,都沒有停下行賄的小動作,難道他還期望繼續升任正部級?

中紀委專題片《巡視利劍》披露,盧恩光在司法部附近租了房子,七年多時間很少回家,一門心思投機鑽營。每晚回到租住房都要反思當天情況,多年來每天睡覺前默誦「知足常樂,老天厚愛,你已功成名就,睡覺」;早晨醒來再激勵自己繼續「奮鬥」,默誦「不知足常進取,功名就在前邊,努力前行。」

盧恩光自述:每天早晨就是再困,到那個點就是周末我也不允許自己睡懶覺,你該起床了,功名就在前面。就警告自己,堅定不移地往前走,走到哪兒算哪兒。

把投機鑽營當做終生事業,足見其心理扭曲、慾壑難填。

在上世紀90年代,盧恩光已經是本地小有名氣的企業主,一度攢下億萬身家。1992年,他看到鄉里有的企業老闆名片上印著「公司黨委書記」的頭銜,深感羨慕,萌生了混入黨內的念頭。他送給鄉黨委書記李恆軍5000塊錢,李幫助他突擊入黨,志願書和申請書都是現寫的,卻假稱寫於1990年,這為他日後被巡視組查出漏洞埋下了伏筆。

此後,盧恩光一路「開掛」,從縣政協進入省政協、從省政協到媒體報社、從報社到中央機關、進而跨界進入政法部門,升至副部級。每一步,都是通過送錢達到目的,他行賄過的人達20多個。

盧恩光能調入司法部並成為副部級幹部,時任司法部有關領導有重大責任。當年盧恩光為了經營和領導的關係花了大力氣,也因此在組織選拔副部級幹部時得到有關領導的多次推薦。

據中紀委工作人員說,盧恩光對領導的生活可以說關心照顧得無微不至。每周都去給領導同志家裡送菜、水果、各種肉食、半成品,連書架壞了、釘釘修修補補這種小事,也全是他在搞服務。

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