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後來的我們》捲入惡意退票事件

【博聞社】預售票房超1億,首日票房2.8億。劉若英導演處女作《後來的我們》4月28日上映一掃近日的票房頹勢,有望成為爆款。可惜上映首日,即被爆出票房作假,稱片方為搶排片而自己大面積購入預售票,以預售票房數據「綁架」院線排片後,再於上映當日大批退票。

對於此次「退票事件」,聯合出品方和發行方「貓眼」電影29日凌晨作出聲明,表示已將相關數據、證據提交主管部門,並將協同作進一步的詳細調查,同時平台將關閉退票功能。除了「貓眼」外,其他相關人士並未作出回應。

一路看漲的行情

記者了解到,按照業內人士的判斷,以《後來的我們》的水準,成為五一檔票房冠軍應屬正常,如果操縱票房實在愚蠢。「奶茶」劉若英的導演首秀,加上張一白監製,周冬雨、井柏然和田壯壯助陣,使得《後來的我們》剛一開拍即受關注。截至4月27日19時,首日票房預售成績突破了1億,成為唯一首日預售破億的愛情片,「貓眼」網站上所統計的想看人數也繼續創造新的歷史紀錄,超過了89萬。

4月28日上映當天,《後來的我們》以45%的排片強勢領跑「五一檔」,上映7小時票房突破2億人民幣,首日票房即突破2.8億。

突如其來的「爆料」

但是,隨後,該片卻被爆出所謂的「黑幕」。

自媒體「電影票房」在微博和微信公眾號上發文稱,從28日下午起,業內的影院投資管理群便有人互相詢問《後來的我們》是否有大量的退票,經過交流溝通,普遍反映出現異常的退票現象,其中萬達院線的單區域退票數量都在數千張以上,遠超過平常的退票比例和幅度。目前,僅萬達方面已統計出有超過9萬張退票。

「電影票房」認為這是一種新的票房造假手段,「以往的造假都是人工操作,比如直接跟影院方商談鎖座,而這次的造假已轉變為互聯網手段」。「電影票房」稱造假方直接使用軟件註冊不同的網絡虛擬賬號,在不同地方和不同時段購買大量的電影票,製造大量的虛假票房數據入場,讓影院誤以為預售高而增加排映場次,而後利用影院退票渠道進行虛假票房的退票處理,這些已經售出大量影票的場次已無法取消排片,而達成綁架排片的目的。

「電影票房」推斷的三個「嫌疑人」

對於此次票房造假行為,「電影票房」分析有三個「嫌疑人」。第一個嫌疑對象是售票平台「貓眼」。「電影票房」認為:「首先”貓眼”在技術和操作上完全有能力做到,其次就是一開始出現異常退票最多、最集中的都在”貓眼”合作的影院。並且”貓眼”作為該片的聯合出品方以及發行方,和影片票房有着直接的利益關係,這件事一出,不少人自然會和”貓眼”聯繫起來。」

不過,在「電影票房」看來,除了「貓眼」,也有可能是該片的利益相關方:「這一現象剛剛出現時,遭遇退票的影城反映,退票情況主要集中在”貓眼”渠道;而隨着事件進展,其他沒有向”貓眼”開通退票渠道的影院也出現退票異常行為。比如,已統計出數據的萬達,其9萬多張退票中,”淘票票”平台也有超過2萬張。另外,如果作為聯合出品方和發行方的”貓眼”,進行這種造假行為顯得太過明顯,對自己的品牌名譽也會產生很大污點。」

最後,「電影票房」認為嫌疑人也有可能是和影片並無明顯關係的第三方,比如「黃牛」。但「黃牛」是否具備如此大規模的操縱能力值得懷疑。

「貓眼」發聲明 材料已交主管部門

對此,「貓眼」電影在29日發佈聲明,稱截至4月28日23點,經排查,「貓眼」平台疑似被惡意刷票並退票數量約38萬張,涉及票房約1300萬,占影片當日總票房2.8億的4.6%。惡意刷票訂單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

「貓眼」已將相關詳盡數據和證據提交主管部門,並將協同主管部門做進一步的詳細調查,同時已向國家電影專項資金辦公室尋求數據協助。為了保護用戶、影城、片方的合法利益,「貓眼」平台將暫時關閉退票功能。

聲明還表示,針對網絡上部分自媒體,在沒有核實事件真相的前提下,主觀臆測並發佈惡意不實言論,將即刻追究其法律責任。「貓眼」平台從來沒有,也永遠不會有這種干擾市場秩序的行為,也絕不姑息和縱容此類事件。

北京青年報等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