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上百村民私挖填埋走私凍肉重新銷售 已成產業鏈

【博聞社】在雲南紅河州金平縣,每隔一到兩周,當地打私部門會將查獲的凍品拉到填埋場銷毀。兩年來這裡已形成了村民挖掘、專人收購、專人運輸、專人銷售的一條龍產業鏈。記者親眼見到了上百村民在坑裡刨肉的情況,場面令人震驚。

據云南廣播電視台“YNTV2都市條形碼”微信公號5月10日消息,圖片上的這些肉,是有人從垃圾填埋場里三、四米的深坑裡刨出來的,腐爛的雞腳、雞翅、牛肉、散發著腐臭味,這些肉從哪兒來,將到哪去?

上百村民垃圾場刨肉

說起雞腳、雞翅、牛肉一類的凍品,那可是雲南人餐桌上比較常見的佳肴。這些冰凍肉類一是來自國內養殖場,二是來源於進口,當然還有一種見不了光的渠道–那就是走私。

觀眾線索引出“復活”的走私肉

近日,記者接到觀眾提供線索,今年三月中旬,紅河州金平縣一批被查獲的走私凍品,在填埋進垃圾場之後,被當地村民挖出來賣到市場上,並且這一現象已經持續了兩年,記者就此展開了調查。

從觀眾提供的視頻中可以看到,上百村民聚集在金平縣金河鎮的一處垃圾填埋場里,把已經填埋進垃圾場的走私凍肉一箱箱地挖了出來。路面上到處散落着包裝破損後掉出的雞腳。

填埋場附近的公路兩旁,停放着村民等候的摩托車,凍品一挖出來就馬上運走。整個挖掘過程晝夜持續。知情者透露,每次當地打私部門對查處的凍品進行填埋處理後,周邊村民就會進行挖掘,參與人數少則近百人,多則四、五百人,而且已經持續了2年左右。

記者調查找到垃圾填埋場

4月18日,記者前往金平縣進行調查。在距離縣城10公里的三家村,找到了這個垃圾填埋場。

整個垃圾場佔地約三個籃球場大小,周邊瀰漫著刺鼻的腐臭味。幾個四、五米的深坑裡,隨處可見腐爛的雞腳、雞翅。

垃圾堆里已經沒有了填埋時完整的走私凍品,散落的紙盒均已被損壞。外包裝上的標識顯示,貨品為雞翅和牛肉凍品。

知情人介紹,當地打私部門每隔一到兩周,會將查獲的凍品拉到這個填埋場銷毀。兩年來這裡已經形成了村民挖掘、專人收購、專人運輸、專人銷售的一條龍產業鏈。在垃圾場旁邊縣道的空地上,記者注意到這樣一塊牌子:停車收費50元。

在臭氣熏天的荒郊野外,這樣一塊收高額停車費的牌子顯得很另類,不免讓人質疑,這個垃圾場里究竟繁衍出了什麼賺錢的產業。

警察撤離之後

震驚!記者親歷上百村民坑裡刨肉

4月29日記者再次接到線索,相關部門在三家村垃圾場填埋銷毀了10車左右凍品,市值上百萬元。三天後,記者親眼見到了上百村民在坑裡刨肉的情況,場面令人震驚。

4月30日,記者再次來到了填埋場,此時在填埋場周圍停放了幾輛警車,現場拉起了“打擊走私肉,打擊盜挖盜掘”的標語。

在填埋場周圍拉起了警戒線,幾名警察在現場看守,周圍沒有見到挖肉的村民。記者繼續沿着106縣道公路行駛,逐漸發現填埋場周圍的幾個村子路邊停着很多三輪車,摩托車,村民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

5月2日,這是走私凍肉被填埋後的第四天,警察撤離了垃圾填埋場。上百名村民湧進了填埋場。

覆蓋的泥土很快被挖開,戴着帽子、口罩、身穿罩衣的村民們,下到了三、四米深的坑裡。他們分工明確,挖出的凍肉被一袋一袋傳遞到坑外。

知情人士:“填埋以後當地老百姓又把它弄出來,弄出來之後當地的小混混就在半路收點保護費,就這樣。”

填埋了四天的凍肉有的已經開始變質發臭,上面長滿了蛆蟲。

品相稍好一點的肉品重新裝進準備好的袋子里,隨即被三輪摩托車運走。記者觀察,參與的村民有近百人,他們輪換進入填埋坑,路邊不時有車進入供應盒飯。整個挖掘過程不間斷地持續了三十多個小時,直至填埋的走私凍肉被全部運走。

這些被挖出來的走私凍肉,究竟會拉到哪裡去呢?

接着看記者調查。

運送車輛行蹤詭秘

調查過程中記者注意到,運送凍肉的大多是三輪摩托車,填埋點周邊停放的其他車輛並沒有裝貨的舉動。知情人士透露,三輪摩托車僅是起到擺渡的作用,凍肉被拉出填埋場後,會有收貨人引導到貨車停放點集中裝運。由於警惕性較高,貨車不會停留在附近的停車場。這些貨車究竟在哪裡呢?那記者以填埋點為中心,往返了周邊多條道路。最終發現了這條通往附近水電站的小路。

很快,在距離填埋場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記者看到了這輛小貨車。貨車周邊擺放着成堆的凍肉,有村民正往車上裝貨。

沿路堆放着各種裝肉的袋子,這些肉究竟要拉到哪裡去呢?確定好拉肉貨車的車牌號後,另一組記者暗中跟隨在貨車後面。

貨車出來後明顯加快了速度,在金平縣城附近甩開了記者的車輛,進入到一個隱蔽在山林里的磚瓦廠,由於磚瓦廠看守嚴密,記者的車輛無法靠近。第二天,記者在路邊再次找到了這輛貨車,它已經來到了距離金平縣城20多公里外的蠻耗鎮。此時,貨車車頭前放着一塊“空車拉貨”的牌子,貨車司機不知去向。

記者停留觀察了一段時間,確認車上已經沒有了凍肉,之前的凍肉究竟被卸在什麼地方無法得知,可以推測,這輛小貨車仍然只是其中的一輛中轉車。盜挖倒賣走私肉鏈條上參與人員的警惕性再次超出了記者的判斷。

回顧這段時間的調查,4月29日,當地相關部門填埋查繳的走私凍肉;4月30日,記者到達填埋場時,當地氣溫24度,有降雨,之後的三天里,降雨一直持續,並伴有暴雨天氣。在這樣的氣候條件下,十輛貨車數百噸凍肉製品埋到地下四天後,全部被挖出,就這樣消失了……

公開的秘密

為了尋找那些消失的凍肉,記者走訪了金平縣多個鄉鎮。在當地,三家村垃圾填埋場盜挖銷售走私凍肉的事,幾乎人人皆知。但對這些肉如何被運出?運到了哪裡?什麼人在操縱等問題諱莫如深。

記者採訪所到之處,問及三家村垃圾填埋場,村民都能明確說出,那裡填埋的是當地打私辦等部門查獲的走私物品,主要是雞腳,雞翅,牛肉等凍品。

記者:“挖的那些是什麼人?”

村民:“就是本地村子的。”

記者:“沒有人查嗎?”

村民:“查不過來,太多了。公安的到那邊還不是要挖,埋的挖機來了,那些人就鑽到下面(坑裡)去。”

記者:“到這種瘋狂的地步了?”

村民:“是了嘛。”

記者:“是哪裡的來倒的。”

村民:“打私辦的查到了,武警查到了都會拉到這來埋。”

有村民告訴記者,這些走私凍肉製品被查獲填埋後,會有收貨的老闆找附近村民來刨坑找肉,每次填埋的凍品少則幾十噸,多則三、五百噸,需要上百人幾天才能挖完,從填埋場挖上來的肉,有專人在路邊回收,並運輸到其它地方進行銷售。

沿着106縣道行駛,在距離三家垃圾填埋場直線距離15公里的金平縣銅廠鄉。記者在街上的一家凍品零售店,發現了標識不清的凍肉。

記者:“這個是多少一包?”

商戶:“這個25塊一包,就是這種是不是?”

記者:“對。”

這家小賣部的冷櫃里存放着很多品種的肉類,比如這個塑料袋包裝的雞翅,只有簡單的幾個英文字母和數字,沒有任何質檢合格標識。

記者並未找到與填埋場相同包裝的凍肉,而當地人對於這些凍品的來源顯得很謹慎,不願多說。記者提及三家村填埋場凍肉的去向時,當地人說,凍品被賣到了昆明。

記者:“挖這些凍品到哪裡去賣?”

村民:“拉到蒙自、昆明那些地方去賣。”

記者:“有些什麼東西?”

村民:“雞腳、雞翅、牛肉那些。”

記者:“拉得到昆明嗎?”

村民:“昆明出去都怕還有啊。”

至此,記者對盜挖走私凍肉販賣的線索就中斷了。那些深埋在地下四天又被挖出的走私肉,最終走向了哪裡不得而知。

但在採訪中,當地“走私猖獗”的現象,進入了記者的視野。

為何屢禁不止?

通過一個多月的調查採訪,我們注意到,紅河州金平縣當地人對於偷渡走私、挖凍肉的事情似乎已經習以為常,既然這個情況已經存在了多年,而當地也進行過多次整治,為何此類事件還是屢禁不止呢?

記者梳理髮現,關於村民私挖被銷毀的走私凍品的新聞,早在2016年就已經見諸媒體。

金平縣因與越南接壤,歷年來走私活動猖獗,2016年10月8日,金平縣集中銷毀走私凍品473多噸,貨值約1800萬元。

1、2015年1月,雲南金平邊防大隊查獲走私凍品675噸,涉案案值近1000萬元。

2、2016年10月1日,紅河日報報道,金平縣公安機關查獲走私無主凍品400餘噸,於10月8日依法在金平縣垃圾處理廠進行無害化深埋銷毀處理。之後的幾天,在金河鎮垃圾場蹲點守候的民警發現,有村民持手電進入銷毀凍品現場挖掘凍肉。警方多部門前往處置,迅速封鎖控制現場,對村民的行為進行訓誡。

3、2016年10月8日,金平縣集中銷毀走私凍品473多噸,貨值約1800萬元。

4、2016年10月18日,者米鄉政府接到群眾舉報,稱有部分村民到金河鎮垃圾處理廠挖走已填埋的走私凍肉,涉及6個村寨近70戶村民。者米鄉政府通過宣傳動員等方式,入村銷毀凍肉1噸多。當天有人在金河鎮十里村街上出售牛肉凍品,部分村民已購買並食用,稱該肉呈酸味。縣城農貿市場也出現了遠低於市價的牛肉乾,勐拉鎮也出現相同的情況。當時金平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加大了對凍品市場的檢查執法和食品安全宣傳活動。

5、2017年,據紅河電視台報道,2017年金平縣開展邊境整治行動,希望將走私堵在境外,在這次行動中金平縣公安局、縣公安邊防大隊、打私辦、反恐辦等多部門聯合開展邊境地區綜合整治行動,行動共出動人員90餘人,車輛18輛,深入金水河鎮邊境沿線開展整治工作。拆除在隔界村界河沿岸違規搭建的鐵橋25座、當場銷毀木橋21座。

6、2018年,但時隔兩年,金河鎮三家村垃圾填埋場走私凍肉被盜挖的事件再次被爆出。

邊境走私猖獗

從見諸媒體的報道可以看出,當地對於邊境整治、打擊走私的行動從未間斷過;那麼這些行動是否有效遏制了走私行為呢?

採訪中,記者最常聽到的是老勐鄉、金礦、隔界等地名,這些地方都跟走私肉的流通有關聯。當地人更將走私的源頭指向金水河鎮附近,一個叫隔界村的小村子。

這個不大的村子裡,有一條和越南一河之隔的主路,這條河只有兩米多寬,河道上有很多簡易橋,河道對岸就是越南,儘管在邊境線上有嚴禁偷越國境的醒目標誌,但在記者行駛調查中,看到對岸一名男子提着香蕉,大搖大擺通過搭橋走到了中國境內,而在路邊的商販正在給搬運過來的香蕉稱重,並現場進行交易。

記者從知情人處得知,由於交通便利、界河較窄,隔界村成了越南走私凍品入境的主要入口之一,凍品通過越野車、皮卡車或者小型貨車,趁着夜色從村內的小路一車一車運出,集中轉運到大貨車上後,再從金平或者元陽轉運到外地銷售,走私品包含凍肉製品、生豬等。

知情人士:“越南就在那邊,中國就在這邊,我看到的至少有五幫人,每幫人至少在20人左右,中國這邊有五輛大貨車,那邊下貨很快的,小袋小袋的。”

記者:“那個是在哪個地方?”

知情人士:“就在隔界村。”

而在金平縣城內調查採訪中,知情人透露,經常會有村民打扮的人到飯店和燒烤攤上門推銷凍肉,銷售的凍牛肉比新鮮牛肉便宜近一半的價格,為了賺取更多的利潤,有的飯店和燒烤店會選擇凍肉銷售。當地人心知肚明,這些凍品的來源是越南走私入境的,除了走私被查進行填埋的凍品,不少凍品未被查獲,走私入境後,除了在當地銷售,還通過一些運輸線路到昆明,蒙自等城市銷售。

記者:“哪裡拉過來的?越南嗎?”

村民:“是了嘛。”

記者:“是從哪個口拉進來的?”

村民:“它不從口岸進來,就從金平那些小路進來的。他從那邊出去,從勐拉那邊就到三家村邊,三家村邊出去就到金礦老勐那邊,往老勐鄉這邊也可以走,往金礦元陽那邊也可以走。”

雲南廣播電視台“YNTV2都市條形碼”微信公號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