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博樹《中國批判理論》第十講:思考者與行動者





今天是這個系列講座的最後一講,標題是「思考者與行動者」,主講人張博樹教授用這個題目談他對中國批判理論家歷史使命的理解。中國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一個轉型的時代,偉大的時代需要偉大的理論思維,也呼喚能夠回答中國問題的原創性的理論建構,這是一代思想者的使命。同時,面對極權主義、專制主義的現實,我們又必須作為行動者去改變它,這又是批判思想家作為行動者的使命,雖然行動的方式可以有多種,以思想介入社會、影響社會本身就是一種行動,親身從事社會運動也是一種行動,在這樣一些場合,思想者同時具有了社會革命家的品格。下面就請大家分享這個講座的上半部分。
由於原始錄像的不完整,第十講的下半部分已經遺失。但這個遺憾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機會,讓節目與當今中國政治緊密聯繫起來,使之具有更強的時代感。張傑博士與張博樹教授的對話圍繞以下問題展開:
1.講座已經過去了10年,但今天這個命題似乎更加具有現實性和迫切性。回顧過去十年的歷史,您今天的感受是什麼?過去10年,中國出現了從鄧式威權向習近平新極權主義的變化。批判理論必須回答這個變化何以可能發生、背後的機理。中國的行動者也面臨更加嚴峻的局面。2.您最近多次談到新極權、新冷戰、新叢林,這是否是中國批判理論一個新的研究方向?是的,中國批判理論需要建構自己的國家哲學,以回應新國家主義的挑戰,需要建構自己的國際關係理論,以揭示紅色帝國的行為邏輯。3.從行動方面看,您一直主張漸進式的憲政轉型,但由於習近平的倒退,似乎堵死了所有體制內自我轉型的可能,所以有朋友呼籲「回到革命」。對此您怎麼看?關於「革命」的定義:凡以改變政體為目標,都是革命,漸進還是急進只是路徑選擇的不同。對習的失望可以理解,但「暴力革命」並不現實。「非暴力抗爭」在任何時期都是促進轉型的手段,但它不等於否定體制內努力的意義、作用。中國的轉型仍然需要體制內外的合作、合力才能達成。4.從政治文化建設角度看,您為什麼認為建構中國的原創性批判理論非常重要?轉型是百年大計,改變制度固然重要,改變人們的認知結構、思維方式、認知傳統更為重要,也更為艱難。中共黨文化有一套系統說法,毒害了幾代人,必須有新的歷史觀、新的對歷史的解釋供未來民主中國的公民選擇。這是一個更根本、也更長期的文化建設任務。我們從現在起就應該努力。抽象理論的通俗化問題:「百年痛史」百集系列的構想。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