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跪地上課到跪地討薪,中國教師的根本出路在哪裡?


5月27日,六安的金安、裕安兩區及其所轄鄉鎮的200餘名教師因討要被拖欠一年多工資,而向當地政府抗議,竟被警方拳腳伺候,觸目心驚。在中國發生教師,特別是偏遠城鎮和農村地區的教師因討薪、福利而發生的群體示威事件並不罕見。第一,為什麼中國教師沒有尊嚴?為什麼地方政府不能保障中小學教師的工資呢?主要原因是地方財政不足,加之地方政府要投資發展經濟,挪用教師工資是較普遍的事。為什麼大學教授很少討薪?原因在於重點大學隸屬於教育部,是吃皇糧的,非重點大學也大都在城市,經濟條件較好,加之各類教育科研經費補充,自然不會淪落到無米下炊的地步。教育部剛公布了2018年教育預算的清單,來華留學教育的預算竟高達33.2億元,從而引發眾怒,被戲稱為教育部買外國留學生。有朋友要問,為什麼中國領導人出訪亞非拉經常大撒幣,對外國留學生如此慷慨解囊,但對農村學生和教師卻如此吝嗇?這裏面涉及一個重要問題,那就是國家預算民主問題,也就是誰來管住共產黨和政府的錢袋子? 二、為什麼教師總是社會弱者?教師教育學生,但首先他們自己應該是一個有尊嚴和有公民意識的人。但現實生活中,我們幾乎沒有聽到,教師們會為自己的權利而主動鬥爭的。如果教師連自己的權益都不敢、不能維護的話,怎麼可以期待教師能夠培養出自尊自強的學生?站不直甚至跪着的教師,又怎麼能教出有骨氣、有尊嚴的學生? 三、教師問題的根本出路在於中國政治民主化。中小學教師是人類文明和進步的重要傳承者,他們既是思想者又是行動者。教師們為人師表,不僅體現為教書育人,而且還應為維護社會正義作出榜樣。六安教師討薪事件,從表面上看是教師權益保障問題,但出路卻在中國的政治制度的轉型上。中國教師應從升學率的捆綁中自我解放出來,從討薪、弱者的泥坑中爬出來,在中國的政治民主化中扮演重要角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