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驚世駭俗—張林中國近代史觀》第一集:道教、儒教、漢字和中國科技創新

張林是著名作家和民運人士,他既是一位思想者,又是一位行動者。16年監獄裡的漫漫長夜,不僅沒有摧毀張林的意志,相反更加錘鍊了他的思想。我們相信,這個系列訪談節目將會給觀眾朋友們帶來全新的思想衝擊和深深的思考。今天是本系列節目的第一集。本集節目分為上中下三個部分,即為什麼兩千年中國沒有進步?儒學救國和科技第一都是笑話!
(上)儒家文化使中國人順服 道教、儒教不是宗教

(中)漢字不是先進文字

(下)中國科技沒有創新能力。

張林指出,兩千年中國史,一言以蔽之:始於做偽,終於無恥!黑格爾曾這樣評價:「中國歷史從本質上看是沒有歷史的,它只是君主覆滅的一再重複而已,任何進步都不可能從中產生。幾千年的中國,其實是一個大賭場,惡棍們輪流坐莊,混蛋們換班執政,炮灰們總是做祭品,這才是中國歷史的本來面目。事實上,中國任何一次革命都沒能使這個歷史改變。」 張林說,所有中國史書,都是站在皇帝立場編寫。統統都是謊言集結。中國文人一句 「貨與帝王家」 道出了中國文化的本質:做帝王奴才,肝腦塗地。直到今天,中國都還沒有出現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知識分子群體。在節目中,張林闡述了以下的觀點:為什麼兩千年中國沒有進步?從政治體制(皇本主義),到意識形態(儒家思想),以及語言(象形文字)、科學技術都已經完全喪失創新能力,毫無內在驅動力。為什麼中國從來不能產生宗教,中國學者迄今對此缺乏研究,西方史學家大都感到奇怪,一部分則指出,因為象形文字導致大腦皮層結構不同,不能產生宗教與科學。我的回答則是:因為皇帝不能忍受任何一個有凝聚力的群體!為什麼中國人迄今在語言上依然保持刀耕火種的原始象形文字?因為皇帝為了統治,已經消耗了所有精力,最害怕任何變化,而文字系統相關方面太多,而皇帝恐懼任何變化或創新。另一個因素是中國由於地理因素,太龐大產生的夜郎自大情結,缺乏危機感,拒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