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麵館砍頭案殺人者一審被判死緩 死者妹妹稱無力再打官司

武漢「麵館殺人案」中的遇害麵館老闆

【博聞社】中國湖北武漢麵館砍頭案,於6月27日一審宣判,胡澤東犯故意殺人罪和盜竊罪,獲刑死緩。

據華西都市報報道,2017年2月18日,湖北武漢市武昌火車站附近發生一起刑事案件。嫌疑人胡澤東疑與店主姚永勝因應聘等問題發生糾紛,持菜刀將姚某砍死。之後胡澤東當場被警方擋獲。

據了解,該案27日上午10時許在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

最終判決結果認定胡澤東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犯盜竊罪判有期徒刑七個月,罰金一千元,數罪併罰,決定執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處罰金一千元。同時,法院判處限制減刑,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被害人家屬喪葬費2.5萬餘元,駁回了其餘訴訟請求。此前,姚永勝的家屬在訴訟中向胡澤東提起了100萬元的索賠。

胡澤東的辯護律師於秋透露,法院在判決中,確認了胡澤東有關犯罪事實的案發經過,但沒有認定胡澤東存在過錯,也沒有認定他存在自首。此外,判決確認了胡澤東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人,以及他如實供述,及自願認罪態等從輕量刑情節。

根據胡澤東的精神鑒定結果,胡澤東韋氏成人智能測試IQ為69(輕度智能低下),頭顱平掃未見異常,腦電圖正常,精神病人刑事責任能力量表評分為25(部分責任能力),精神病人辨認能力及控制能力量表評定為38分(部分喪失)。根據「中國精神疾病診斷與分類系統第三版」,被鑒定人屬於「輕度精神發育遲滯」標準,伴有精神病性癥狀。

司法鑒定意見顯示:被鑒定人作案存在一定現實動機,未喪失對作案行為的實質性辨認能力,但作案過程符合輕度精神發育遲滯的起因簡單、缺乏預謀、不擇場所、單獨作案、當場抓獲等特點,對自己當時作案行為的控制能力削弱,但未完全喪失。被鑒定人基本喪失自我保護能力但不是在幻覺或妄想影響下作案。根據精神障礙者刑事責任能力評定指南,被鑒定人應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

受害者的妹妹姚芳告訴重案組37號,哥哥突然離去,讓整個家庭陷入困境。目前,家人儘管有繼續追究民事賠償的想法,但因無力打官司,對於下一步的打算,目前仍在猶豫中。

姚芳回憶,案發前自己正在工作,下午一點多左右,收到消息後到達現場。「看到哥哥的身體用布蓋著,但那個身形一看就是我哥哥。」她說,自己「當場暈倒」,很長時間才回過神來。

作為被害方代表,姚芳旁聽了庭審全程。宣判後,她告訴重案組37號,儘管最終的結果並不能算是滿意,但鑒於打官司已欠下不少外債,宣判後會不會繼續追償,自己也有些猶豫。

重案組37號:家人和你如何看待今天的判決?姚芳:不滿意一審判決,量刑太輕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法院沒有支持我們的附帶民事賠償要求,只支持了25000多元的喪葬費,賠償這塊是明顯不夠的。

重案組37號:行兇者庭上表現如何?姚芳:他(行兇者)在庭上沒有表態,也沒有說一句話,全程比較平靜,也沒有道歉和悔罪,其實看到這些,我心裡不是很好受。

重案組37號:案發後胡家與你們一家接觸過嗎?姚芳:沒有任何接觸,既沒有道歉,也沒有主動賠償。

重案組37號:這件事對你們一家生活產生了怎樣的改變?姚芳:哥哥本來是我們一家的頂樑柱。我們這個家庭比較特殊,哥哥在2010年離婚,我也是獨自帶兩個孩子,家裡老人身體都不好,經濟上一直依靠哥哥的麵館收入。

重案組37號:除了經濟上,還有其他影響嗎?姚芳:最可憐的哥哥的兒子,也就是我的侄子,今年才13歲,看到了案發現場,幾乎可以說留下了一輩子的陰影。現在侄子成績下降得非常厲害,以前排中上等,現在完全學不進去。哥哥離婚時他才5歲,從小就失去母愛,後來又失去父愛,心理創傷非常大,不怎麼跟人接觸,感覺現在有些自閉。

重案組37號:家裡現在的經濟來源是?姚芳:侄子現在算是無父無母,暫時跟我一起過,我自己還有兩個孩子要養,一個15歲一個10歲,都是要花錢的時候。現在主要靠我在武漢打零工,做了兩份工,每個月能掙3000元不到,一天多的時候要工作16個小時,我也不知道這樣還能撐多久。

重案組37號:有進一步的打算嗎?姚芳:之前有想過繼續申訴,去要求殺人者追償,但現在的經濟情況,已經不允許我們家這樣做了。因為打官司,加上家裡老人看病,現在我有大概30萬元外債,如果繼續去索賠,還要花打官司的錢,還不一定能要到多少,所以現在有些猶豫。

重案組37號/聯合早報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