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刘霞柏林开展新生活 刘晖因“技术问题”出国无期

刘霞(中)和弟弟刘晖(左)在刘晓波的葬礼上。

【博闻社】经过12小时航程,刘霞由北京飞抵柏林展开她的新一页。她在抵埗第一天并没有会见传媒,只是跟个别好友碰面。友人形容刘霞的身体仍很虚弱,呼吁外界给予她一点时间,本周五有机会露面。

刘(10日上午11点离开北京,在德国当地时间傍晚5点多抵达柏林。

包括人在柏林的作家廖亦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都在机场等着接机,看到她从飞机出来时,大喊她的名字。

但刘霞没有回应,随即坐上一台停在停机坪黑色汽车,德国亦有派官员到场接机。据刘霞友人向德国之声透露,刘霞此行是由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全程陪同。

廖亦武在推特上表示,他在柏林机场接到刘霞的电话,两人随后见了面。他形容刘霞精神不错,但身体虚弱,走几步就头晕。

“专家们说不是她不想见,是她的身体状况不能见记者。”他呼吁外界给她一点时间,她或许能在周五(13日)举行的柏林刘晓波追思会上露面。

据法新社报道,刘霞离开后,她的北京住所前仍有至少4名安全人员。其中两人在门口盘问每一个走近的路人,另外两人在楼前的绿地“巡逻”。

刘霞的一名友人透露,刘霞是在上周拿到旅行护照的。

刘霞出国的目的地选择德国并不令人意外。德国总理默克尔近年来一再在高层互访的场合提及中国的人权问题,普遍认为,她在今年5月访问北京时,做出努力推动刘霞获释。

因“技术问题” 刘晖出国无期

刘霞顺利抵达德国后,她的弟弟刘晖会否获准离境遂成舆论关注焦点。刘晖对外表示,他暂时未能出国是由于有“技术问题”尚待解决。有法律界人士相信刘晖仍然处于保外就医是个中关键,但有维权人士认为刘晖根本无罪。

获悉姐姐刘霞平安抵达德国,刘晖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

刘晖对香港电台说:我觉得就是“千斤重担落地”了吧!觉得父母还有晓波对我的托付。现在姐姐平安离开了,我还是很激动。

随着刘霞在德国展开人生新一页,外界转而把焦点放在刘晖身上,普遍认为他被当局当成了人质留在中国。刘晖对外则表示,目前仍有“技术问题”未解决,希望能往好的方向发展。

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对于所谓的“技术问题”有这样的理解:

潘嘉伟:有没有可能是他的护照的问题?可能是他还在申请当中。第二个问题是,他出来是取保就医,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当局是否觉得他还是戴罪在身,在考虑是否让他出国。如果当局要让他出国,也可能存在一些条件,不让他在外面(乱)说话。

曾任刘晖辩护律师的莫少平指出,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政府有足够理据把刘晖留在中国。

莫少平:法律依据就是说,他保外就医仍然属于在服刑阶段,这个你确实不好反驳。除非当局采取特赦等方式允许他出国,那是另外一回事,否则在保外就医期间是不能出国的。刘霞特别希望和刘晖一起出国嘛,如果当局想给他特赦,干嘛不满足刘霞的心愿?

刘晖被指控与他人合谋欺诈300万元人民币,2013年遭判刑11年,上诉遭驳回,但翌年获准保外就医。

德国之声/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