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国际因“收钱评级”被勒令停业:民企上调级别须买970万元数据管理系统

【博闻社】号称打破西方垄断的中国大公评级,由于被中国当局发现向债券发行商收钱以换取好的信贷评级而被罚停业一年。

近日,中国老牌评级机构大公国际在同一天,接连收到了来自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和证监会的处罚通知。大公国际被两部门责令整改,同时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证券评级业务一年。

该评级机构,触犯了4宗罪:一是大公国际与关联公司公章公用,内部管理混乱;二是为多家发行人发行服务的同时,开展谘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三是委员资格不符合要求;四是部分评级项目底稿缺失。

大公国际名声大噪,责源自2010年敢于与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公开叫板。那年7月11日,大公国际发布了一份“50国信用评级报告”,是第一个非西方国家评级机构首次向全球发布国家信用风险信息,石破天惊,从此声名鹊起。

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的独辟蹊径,杀出一条“民族评级”血路。这也是为什么大公国际的头顶始终环绕着毁誉参半的“风格激进”头衔。

北京证监局决定让大公国际限期整改,期限一年,不得从事证券评级业务,更换不符合条件的高级管理人员。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调查后发现,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大公评级在为相关发行人提供信用评级服务的同时,直接向受评企业提供谘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大公评级向协会提供的相关材料存在虚假表述和不实资讯。

根据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的数据,直至今年6月底,中国债券发行商所发行为数1744种债券,其中97%获得AA或以上的评级。而当中464种债券,更获得最高的评级。

据估计,大公评级占了中国大陆20%的市场,至于上述3家国际评级机构,只能以合资形式在中国大陆营运。

大公对美国主权信贷的评级相当苛刻,只是BBB+评级,声称它怀疑美国政府对债务负担的决心,但大公却对中国大陆内部发行的债券,评级却是非常慷慨,大公的客户当中五分之一,从2017年年初开始,信贷评级获得大幅提升。当时正值经济开始下滑,国家又收紧银根之际,导致债券权违约风险大增。

以中国的私人企业“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为例,大公在2018年年初给予该公司AA评级,尽管当时已有传闻公司出现财困。果然到了今年6月,该公司对为数18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宣布违约。自此之后,大公将阳光凯迪一连4次降低评级指目前的C级。

处罚曝光后,大公国际当天公告回应称,将在监管部门的指导帮助下,按要求逐项对照、彻底整改,并认真研究解决行业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确保各项业务和工作完全合规合法、稳步有序推进。公告中还提道,大公国际已将需要说明的问题申诉材料提交有关部门。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处罚确实对行业形成了一定的震荡效应和威慑作用。监管此次加强对境内评级行业自身行为准则规范的管理力度,监管可能也在反思,中国这种由发行人付费评级模式的弊病。

员工自曝大公如何买卖评级

大公评级内部员工向中新经纬客户端(透露,在大公评级董事长关建中的授意下,接近20个项目存在付费换高评级的现象。

他举例说,以新光集团为例,分析师认为新光风险大,不好再往上调级,而新光正是“收费项目”之一。结果关建中派了一个评审主任前来“把关”:“这项目不投AA+,谁也别想下班。”

上述员工表示,当时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多,就一直硬耗着,直到评审委员会给新光集团投出了一个“AA+”。

新光集团在今年3月末的新闻稿显示,近期国内四大资信评级机构之一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评级报告,评定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的信用评级由原来的AA级上调至AA+级,评级展望为稳定。

新光集团当时表示,主体信用评级不仅是企业综合经济实力的反映,也是企业在经济活动中的身份证。此次,公司主体信用“AA+”评级的取得,是资本市场对新光集团的高度认可。

今年7月底,新光集团旗下多只债券相继发生异动。7月25日,新光债11曾一度大跌近20%。Wind数据则显示,2014年以来,截至2018年8月17日,共发生213起债券违约事件,其中有债项评级的事件有111起。而自2014年以来的所有债券违约事件当中,评级机构为大公评级的违约事件有13起,而大部分评级都在AA以上。

接近大公评级人士表示,目前集团已经暂停招聘。多名内部员工透露,目前大公的员工正在排队离职中。

这次业务被暂停后,有很多员工都动了跳槽的心思:“业务暂停一年,这个影响太大了,分析师一年不接项目,基本上就废了。”

前述内部员工表示,大公的确是一个好平台,在里面工作也很锻炼人,能积累到很多项目经验,但从今年开始搞“970项目”很多员工就接受不了。

“一方面违背职业道德,另一方面毁名声,而且不对我们公布名单,弄得人心惶惶的。”该员工所说的“970项目”,指的是大公可以承诺给一些民企上调级别,前提是企业必须购买大公的产品:一套价格为970万元的数据管理系统。“今年我就有个项目,企业想上调级别,来我们这儿拜访总裁,见面以后先不说风险,不说优势,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有个新产品了解一下?和街边推销游泳健身的一样。”该员工吐槽道。

针对监管层提出的“部分高管人员及评审委员会委员资质不符合要求”这一问题,该员工透露,今年年初,大公评级把原来所有评委都撤了,换了一群其他子公司的人及大公评级内部资历较浅的人来,有的评委甚至连审计报告都没看过,也没接过项目,甚至看不懂财报,领导说投什么级别就投什么级别。

法广/时间财经/中新经纬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