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中国游客被瑞典酒店驱逐演变为外交事件 瑞典检方解释为何不通知大使馆

三名中国游客近日到瑞典旅游,试图提前入住旅馆被拒,强行滞留遭店家报警,警方将三人强制驱离。随后此事件不断发酵。

【博闻社】9月初,一名中国游客和父母在瑞典因入住问题与酒店发生纠纷。该游客指,酒店报警后赶到的瑞典警察态度粗暴,最终将他们扔在“几十公里之外的一座坟场”,该事件经中国官媒报道后引发激烈讨论,成为近期中文社交媒体上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

瑞典事件当事人之一曾先生的身份被中国自媒体起底,曾先生被指是天津上市公司天士力国际(尼日利亚)分公司总经理曾骥,而曾骥的父母是教育工作者。

继9月14日针对在瑞典的中国公民发布安全提醒并向瑞典政府“提出严正交涉”后,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两次接受当地媒体采访,强调中国游客“遭到了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中国外交部周一(9月17日)表态称,瑞典警方至今并未回应中国使馆有关见面沟通情况的要求,不符合外交惯例和国际通行做法,要求瑞方彻查该事件。

此前负责审查该案的瑞典检察官马茨·耶里松(Mats Ericsson)对BBC中文表示,他已接到中国大使馆的报告,并且包含有游客自己的陈述,但是需要翻译。瑞典检方已将此视为对案件停止调查的投诉,将由更高级别的检察官在一个月内进行审查。

但他同时指出,瑞典警察有权在必要时驱逐(必要时可采取一定武力)任何扰乱公共治安的人,包括将其在警察局拘留几个小时,或把人带到远离事发地的另一个地方。

瑞典检察官回应BBC中文采访:检方审查的重点是什么

瑞典检察官的职责是检查警察在处理中国游客纠纷时是否违法,比如他们的行为有没有大大超出《警察法》中的规定,在本案中即警察法第13条,或者使用了远远超过实际所需的暴力。这项检查是非常正式的,我们无权从好或不好的角度来判断警察的行为,我们不能判断在当时情况下有无其他更好选择,也不能向警方提出笼统的建议。瑞典警方和检方是我们体制中的两个独立机构,而我们并不在警察之上。

《警察法》第13条规定,警察有权在必要时驱逐(必要时可采取一定武力)任何扰乱公共治安的人,包括将其在警察局拘留几个小时,或把人带到远离事发地的另一个地方。

中国大使向我们报告了相同的事件,我们昨天(9月18日)收到了这份报告。在他的报告中有来自游客自己的声明,需要翻译。我们将根据这一请求,审查此前停止调查的决定,案件还将移交给更高级别的检察官做进一步审查,整个过程需要大约一个月。

这些游客没有犯罪嫌疑(扰乱治安不是犯罪),也没有被逮捕,因此(收到大使请求)之前我们没有必要与中国大使馆联系。

围绕这起消费纠纷细节的争议目前尚未有最终定论。但站位不同的评论和观点已日趋火爆,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中国官媒紧跟中国外交部的措辞,指责瑞典警方粗暴执法,瑞典相关酒店缺乏人文关怀。与此同时,中国社交媒体上出现了来自网民和公众的海量批评。前所未有地,中国网友纷纷留言和发帖,指责几位中国游客“一哭二闹三上吊”,“丢人”, “不文明”, 认为有故意占便宜和上演中国式“碰瓷”之嫌。

有学者指出,中国使馆和官媒因一次游客纠纷密集发声且表态强硬,是国内“战狼式”宣传后,驻外机构不得不做的“政治正确”。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事件是中方不满近期达赖喇嘛访问瑞典而借题发挥。更有网民执着搜索还原此次事件舆论在网络上发展和发酵的脉络,质疑这是一场中国官媒设计的针对瑞典政府的”网络泄愤“。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出安全提醒后不到一天,一贯持强硬民族主义立场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于上周六(9月15日)率先报道称,中国游客曾先生和父母9月2日凌晨抵达斯德哥尔摩的一家青年旅店,但由于预订的入住时间是当2日当天午间,当时已无空房,曾先生认为父母身体不好,便希望旅店能允许其在大堂过夜。

《中国日报》周一报道了更多细节,文章称,旅店最初同意曾先生一家在大堂休息,但曾先生在外出寻找周围是否有酒店可以入住时,在路上遇到一位同样没有找到酒店的中国女留学生。由于室外气温较低,曾先生带她一起回到旅店取暖,前台服务人员随后命令他们立即离开。带人回酒店这一细节后来成为争议的焦点之一。

曾先生对《环球时报》说,旅店不久后便叫来警察。警察将其父母强行从座位上拖出旅馆,他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父亲当场发病。他们随后被带上警车,警方威胁将其“送到森林和野兽一起”。近半小时后,三人被扔在“市区几十公里之外”的林地公墓(Skogskyrkogården)。

然而,瑞典《晚报》(Aftonbladet)报道称,警方是将三人送到了“距离旅店7公里之外的林地公墓地铁站”。BBC中文记者查证,林地公墓距离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中央车站车程大约7公里,且附近的确有一个同名的地铁站。

报道中国多年的瑞典自由记者尤伊·奥尔森(Jojje Olsson)对BBC中文表示,林地公墓是斯德哥尔摩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也被收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争议焦点

事发后,瑞典驻华使馆官方微博评论区几乎被“攻陷”,很多中国网友指责,瑞典警方将老人丢在墓地旁非常不人道,甚至有“种族歧视”的因素。

前媒体人王志安发文称,“对于一个已经付费订过客房的客人,你可以拒绝不合理的要求,但也应该尽量帮助他们克服现实中面临的困难,至少不该如此简单粗暴地处理”。

然而,在《晚报》周六晚间公布一段疑似由目击者拍摄的视频后,舆论开始反转,一些网友质疑该男子缺乏规则意识、“强行碰瓷”。

在新公布的视频中,疑似曾先生的男子先用英语大声喊道“这是在杀人,这就是瑞典警察!”,但当警察试图抓住他的手时,他用一种夸张的姿势缓慢趴倒,并放声大哭。他的母亲也在一旁大喊“救命”。

“中国一家人跑去瑞典,为了省钱少定(订)一晚提前到达酒店,酒店按照规定不允许入住,这家人就开始了在国内的套路,一副你酒店必须把消费者当上帝,必须给我安排住宿,”一名微博网友说。

瑞典检察官马茨·耶里松向BBC中文确认,根据瑞典《警察法》第13条规定,警方有权驱逐任何扰乱公众秩序的人,包括在警察局内拘留一段时间或将其带离到距事发地较远的地方。

当被问及为何事发后瑞典警方与检方都并未主动与中国使馆联系,耶里松说,在此案中,中国游客并没有达到犯罪的程度,“他们没有被捕,因此我们不需要与中国大使馆联系”。

中国律师王振宇对BBC中文表示,中国虽然没有瑞典那样的明文规定,让警察可以将闹事人员带离至另一个区域,但警方实际也是可以这样做的,比如强制驱离。

当被问及外国人纠纷否需要通知大使馆,王振宇表示,每个国家的法律适用、管辖权等也都有不同定义。

“就我了解,如果外国人在中国违法或者犯罪,也没有要求必须通知大使馆,除非两国或几国之间有条约或者司法合作类的约定,”他说。

“战狼式外交”抬头?

据中国媒体报道,事发后,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对此“深感震惊和愤慨”,中国外交部和大使馆已多次向瑞典政府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瑞典方面立即对此事件进行彻查,中国使馆还向赴瑞典旅游的中国公民发布安全提醒。

很多网民注意到, 中国大使馆安全提醒的发布时间为周五(9月14日),而《环球时报》那篇引发众议的报道则于周六凌晨首发于其官网,标题为《中国游客遭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一家三口被扔坟场,外交部严正交涉!》

随即,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在周日和周一连续接受瑞典媒体《晚报》、《快报》(Expressen)的采访。在采访中他对瑞典记者表示,即使这3名中国游客的行为有不足或瑕疵之处,都不能构成瑞典警察这样粗暴对待他们的理由。“我们不是要尊重人权吗?我们不是要讲人权吗?”

针对这起已经成为外交事件的旅游纠纷,政治学者乔木对BBC中文分析称,中国使馆和官媒积极介入的态度,表现出中国国力上升与民族主义情绪抬头,以及对电影《战狼2》的大规模宣传后,驻外机构在压力下的一种“政治正确”。

“如前段时间日本台风,中国政府也是主动派车接被困游客,这已成为一种收获民意的方式。在中国这种体制下,一个非常小的个案也能上升到这种高度,”乔木说。

借题发挥?

瑞典是首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但自桂敏海事件以来,两国的关系出现裂缝。

2015年10月,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瑞典籍书商桂敏海在泰国失踪,近两个月后,他出现在中国央视的荧幕上“认罪”。2018年初,出狱后的桂敏海在火车上再次被中国当局带走,瑞典政府随即召唤了中国大使。2月,中国官媒刊发了关于该事件的“真相调查”,文中指责瑞典当局出于政治目的“炒作”该案。

此外,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上周三(9月12日)到访瑞典马尔默(Malmö)参加一场公开演说,瑞典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学者斯万特·卡尔森(Svante Karlsson)对BBC中文表示,中国当局对此次事件表现得非常敏感,或许与达赖喇嘛的访问有关。

达赖访问翌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表谈话称,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官方人士同达赖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希望瑞典某些人能够“认清他的反华分裂本质,不要被他蒙蔽和利用”。

乔木认为,中国每次对达赖所谓的“窜访”都非常关注,但直接抗议并未有太多实质效果,达赖外访还是经常出现。中国或借此事件“小题大做”,以对瑞方表达不满。

“就像以前挪威因为颁给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对他们的三文鱼进行严格的质量检查。只不过那个是经济压力,这次是舆论压力,”乔木说。

但谈及中瑞两国未来前景,斯万特·卡尔森表示乐观。他认为,中瑞两国关系虽然暂时遇到问题,但不会是一个长期过程。“因为相比之下,中国对于瑞典更加重要。”

BBC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