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報道—— 走進新時代的中國媒體生存現狀

博特

北京—— 伴隨著互聯網的不斷發展,新興科技正在逐漸的佔據傳統媒體的影響力,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的傳統媒體也隨之進入的寒冬期。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的傳統媒體生存的空間越來越變得狹小,除去幾個是由中國執政黨的中共所領導的官媒外,其餘媒體的日子也越來越艱難。中國的新聞媒體全部是由官方所主導,這只是宗旨領導,實際市場發行是由各自來承擔。換句話說,就是官方指導,企業自主。自負盈虧這種模式在經歷了幾輪的國企改組後,這樣的變化在媒體上越來越明顯。

一段時間,中國的傳統紙質媒體——報紙,其發行量越來越少,有的甚至倒閉。不過,官辦的媒體的發行量也是在呈現遞減態勢。前不久,中國政府給各地區管理報刊訂閱的機構下髮指令,稱務必將《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環球時報》的征訂工作落實到位。而實際上在中國基層的宣傳部門,這些報紙只是日常的擺設,真正會看的沒有多少人。記者來到位於北京東城區的一個社區,發現這裡報紙一般都只是作為老年閱覽刊物使用。隨後,這裡的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平常都是社區里退休的老年人每天過來瞧瞧,因為歲數大了,眼睛看電子產品會很不舒服。

這樣的情況在中國逐漸成為常態,這一現象也引起了政府的注意。2018年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數在呈現遞增態勢,越來越多的人喜歡「微信公眾號、抖音、快手」等社交媒體來獲取信息,同時這些新型的社交媒體軟體也吸引了眾多年輕人的追捧。抖音逐漸成為,年輕人里最具影響力的新媒體,這樣一來,許多的政府信息發布平台就開始加入這類產品,通過技術手段加強對民眾思想的控制。記者在登錄快手(GIFshot)發現裡面有多個中國官媒和一些地方政府的政務機構號。

此前,中國中央政府要求各部門以及省市和地方政府整頓其在社交媒體上的官方賬號,「接受宣傳、網信部門的有關業務統籌指導和宏觀管理」。中國稱政府部門在社交媒體上的帳號為「政務新媒體」。根據中國國務院辦公廳發布文件,禁止政務新媒體「擅自發布代表個人觀點、意見及情緒的言論」,「原則上只轉載黨委和政府網站以及有關主管部門確定的稿源單位發布的信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通過智能手機獲取信息,中國各級政府部門在「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體以及「嗶哩嗶哩」和「抖音」等新近發展的視頻分享網站開設官方賬號,希望能更有效地將信息傳給年輕人。同時中國國務院承認,在一些政府的官方賬號中,存在「殭屍」、「睡眠」、「雷人雷語」等現象。

但是,紙媒的衰敗並沒有將中共的宣傳機制打破,反而越來越大。早年間,中共在解放區就是依靠報紙這樣的媒體來進行政權建立,包括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這樣的東西就變得更加可靠。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的成立,將中共大外宣政策放到了一個制高點,投入大量的資金來描繪中共所領導下的中國民眾的生活現狀。

在2018年年末,中國倒閉的報紙數量比2017年增長了一倍,包括一些地方性的刊物和一些經常撰寫人物類的雜誌。當然,一直被譽為自由派的刊物《炎黃春秋》也在此之前遭到了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