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709翟岩民 电视认罪在中国会越来越多

博特

北京——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加大了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前不久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的709案最后一名人权律师王全璋被当局在秘密的环境下开庭审理,当局称,案件涉及国家机密所以不对外公开。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前不久和其他几位709案的家属削发来抗议中国当局司法不公的行为。近日,博闻社专访了709案成员之一、正在被当局改判社会服刑期的维权人士翟岩民。

一直以来,中国政府将过于敏感的案件以电视认罪的方式对外公布相关情况,此前,多家国际媒体都对此进行过相关报道,这似乎成为中国政府成为进行司法亮剑的一个新的手段。

往往电视认罪会给很多对于敏感案件不知情的民众带来一种威慑力甚至是一种恐吓,正是因为电视能是现在中国大多数民众获取信息的方式之一,一些岁数较大的民众对于电视认罪往往还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此前,电视认罪在中国并不是很流行,但是在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之后对于电视认罪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其中最让人瞩目的是发生在2015年的709案,这个案件在当时已经惊动了中南海高层。包括大规模抓捕与之相关的人士。那么,从709案发生到现在已经有4年之久了,为何官方仍然找不到一个台阶下?被认罪正在成为一种趋势。

翟岩民

前段时间,罕见有北大知名学者郑也夫批评当局的做法,谈到一党专制在中国已经难以在进行更好的改革,随后,中国知名物理学者杨振宁似乎与郑也夫唱反调,强调一党专制有利于科学研究的进行。一段时间以来外界对于习近平的批评越来越多,公开喊话的不在少数。而709案本身就是一群有良知的中国人向民众的呐喊和唤醒。

尽管与当局的执政策略背道而驰确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似乎中国的知识分子在不断的觉醒,向民众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表达不同的看法就会遭到异己的排斥和封杀,这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常态。思想犯罪是当下中共所领导的中国最常见的一个的罪名,而这些恰恰是毛泽东时代所应有的一些东西,在习近平领导下的当下确一一显现。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方针,一时间中国社会的大门向外界所开放,现如今,习近平似乎希望回到毛时代,亦是习近平希望能在个人专权和独断的环境下进行“改革开放”。而民众更普遍关心的是怎么改?改哪些?如何改?改了之后有效果?这些可能就是709案本身对于中国政治的影响力的缩影。

但是这种缩影能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