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首次被官方定性 操縱發達區縣人事一把手至少3000萬

【博聞社】2019年1月15日晚間,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佈消息,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落馬8天後 趙正永首次被官方定性。最新一期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稱,趙正永「以嚴重違紀違法行為向黨和人民交上了『零分』答卷,也被定格為可恥的政治兩面人、兩面派」。

現年68歲的趙正永,祖籍安徽馬鞍山,2001年由皖入陝。在陝西官場侵淫15年之後,2016年3月28日,趙正永卸任陝西省委書記,調任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兩年後的2018年3月,趙正永正式退休。

退休後,趙正永很少現身公共視野。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7月3日,趙正永雨中前往西安市名剎香積寺參訪,當地人稱,「去過香積寺,平安又無事」,事實證明,這只是一個美好的願望而已。

接近趙正永的人士透露,趙正永退休以後,經常出入固定的幾個佛堂。參佛悟道之餘,他的愛好還包括打網球和練習書法。

事實上,有關趙正永被調查的消息,兩年前就在坊間流傳,此次傳聞被坐實,早先亦有跡象。

趙正永退休四個月後,針對秦嶺北麓違規別墅問題,中央成立專項整治工作組,並由中央紀委副書記徐令義坐鎮。2019年1月9日,央視播出專題片,詳細介紹了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片中,相關官員都出鏡檢討,唯獨不見趙正永。

2018年12月26日,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微博稱,陝北千億礦權案二審部分卷宗在最高院本部丟失,此案也和趙正永密切相關。

20天內,「千億礦權案卷丟失」與「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集中被披露,風口之下,趙正永註定難以獨善其身。

趙正永深耕陝西官場15年,所涉及問題遍布多個領域,就在其被宣布調查的同時,另有多名陝西官員被帶走協助調查,包括兩名副省級官員,以及兩名正廳級官員。

五十入陝

1951年3月,安徽省馬鞍山一戶普通礦工家庭,一個男嬰呱呱落地。度過安逸的少年時代,趙正永跟多數同齡人一樣,將成年時趕上了「十年浩劫」,捲入上山下鄉的洪流中。

1968年11月,17歲的趙正永來到安徽省宣城地區水陽公社插隊,以知青身份當了兩年農民。此後,趙進入安徽省馬鋼公司修理部機動車間工作,當過鉚工和鈑金工。

當了四年工人後,1974年10月,趙正永進入中南礦冶學院(現中南大學)材料系金屬物理專業學習。畢業後,趙正永得以進入馬鋼公司幹部序列,從此踏入仕途。

經過20多年的摸爬滾打,2000年6月,時年49歲的趙正永已官至安徽省政法委書記,兼任公安廳廳長。

知情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因為趙正永性格強悍,引起諸多同僚的不滿,因此始終未進入安徽省委常委序列。

安徽官場不順,趙正永另謀出路。2001年6月,50歲的趙正永調任陝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四年後,轉任陝西省委常委、副省長、黨組副書記。

多位陝西官員透露,趙正永在陝保持其強硬的工作態度,不但在同僚之間如此,甚至直接插手一些經濟糾紛,乃至干預司法。

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則是媒體既往報道中的「榆林百億國有煤礦疑被一億元賤賣」、「陝西省政府致函施壓最高法」「女港商擁上千億元煤礦6年納稅35元」等事件。

《財經》記者調查發現,上述三起事件,其中兩則涉及女港商劉娟。在趙正永不遺餘力地支持下,劉娟不僅完成了對波羅井田爭議礦權的審批,並多次嘗試將礦權轉讓獲利。

插手經濟糾紛

2006年,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凱奇萊)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下稱西勘院)因合作勘查合同產生糾紛,該案訴訟歷時12年,因雙方爭奪的探礦權價值已升至千億元,被坊間稱為「千億礦權案」。

波羅井田位於陝北榆橫礦區北區,潛力誘人。陝西省發改委相關文件顯示,波羅井田面積339.2平方公里,煤炭地質儲量達15.68億噸,可開採量10.98億噸。

2002年7月,西勘院取得波羅井田普查的探礦權,面積279.23平方公里,有效期至2005年4月25日。後經延續與變更,勘探面積拓展至340平方公里。

凱奇萊於2003年與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合同。雙方約定,凱奇萊支付西勘院前期勘探費用1200萬元,後者同意前者擁有勘查成果80%的權益。隨後,雙方對波羅井田進行詳查及精查,並對該礦區的探礦權經法定評估機構評估後,報送陝西省國土資源廳備案。

合同簽訂後,卻遭到趙正永等人的干預,終釀成一起曠日持久的礦權糾紛。

2003年10月20日,陝西省政府第21次常務會議紀要形成決定:陝北尚未登記探礦權的煤炭資源,一律由省政府安排登記直接掌握,由省政府安排財政資金開展勘查;對於此前已給予探礦權的單位,一律視作代表政府實施勘查,探礦權人無權處置探礦權,其探礦權是否轉讓、轉讓給誰、如何轉讓,一律由省政府根據基地建設總體規劃和轉化項目落實情況作出決策。

然而,2006年4月14日,在與凱奇萊簽訂合同在先的情況下,西勘院又與香港益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香港益業)簽訂關於波羅井田的合作勘查合同書,糾紛由此而起。

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認為,正是在趙正永的安排下,西勘院將波羅井田「一女二嫁」。香港益業獲得波羅井田探礦權後,轉手賣給境外公司,作價21億元。

2006年5月,屢次協商無果之下,凱奇萊以違約為由,將西勘院起訴至陝西省高級法院,請求判令對方履行合同。五個月後,陝西省高院一審判決凱奇萊勝訴,理由為,雙方2003年所簽合作勘查合同「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認定合同有效」。

西勘院對此不服,上訴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審理該案期間,2008年5月4日,陝西省政府辦公廳向最高法院發出一份《關於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探礦權糾紛情況的報告》(下稱《情況報告》),內容包括「西勘院與凱奇萊的合同沒有完成備案,沒有實施,應屬無效合同」;「省高院一審判決對引用文件依據的理解不正確」;「執行一審判決將造成國有資產嚴重流失」等。

《情況報告》還提到,「如果維持省高院的判決,將會產生一系列嚴重後果」,「對陝西的穩定和發展大局帶來較大的消極影響」。

知情人稱,2008年4月底,時任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後因受賄罪被判無期)曾邀請陝西省政府官員到最高法院「商議案情」,這為陝西省政府後來發送《情況報告》埋下伏筆。

2009年11月4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定,撤銷陝西省高級法院一審判決,將該案發回重審。

知情人透露,《情況報告》被媒體披露後,陝西省委向中央辦公廳作了彙報,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作出批示,要求正確引導輿論。

干預司法

2010年8月30日,已升任陝西省代省長的趙正永主持召開省政府專題黨組會,決定由省監察廳會同省法制辦、省工商局組成調查組,對凱奇萊與西勘院糾紛進行專項調查。

調查組的結論認為,「為規避陝西省政府21次常務會議決定,這份合同屬於雙方串通蓄意違規簽訂虛假合同的行為,所以該合同屬無效合同。」此時正值陝西高級法院對千億礦權案的重審期間,調查組的認定,事實上成為政府代替法院判案的例證。

2010年11月3日,趙正永再次安排召開了涉及千億礦權案的省政府黨組專題會議。會議指出,陝西省政府辦公廳、省法制辦、省高院、省公安廳、省國土資源廳、省工商局、省地礦局等單位要「高度重視」,按照會議精神和具體要求,積極對涉及本單位的「有關問題」進行查糾,按期落實「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理」。

《財經》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2010年11月29日,按照陝西省紀委監察廳的要求,陝西省高級法院紀檢組對審理西勘院和凱奇萊合同糾紛案的2006年原一審審判人員立案查處,並對發回重審過程全程督辦。

2011年3月30日,陝西省高級法院作出重審判決,認為西勘院與凱奇萊為了規避「21次會議紀要」惡意串通,損害國家利益,判定雙方合作勘查合同無效。

判決下達的第二天,陝西省監察廳即向趙正永上報了波羅井田礦權糾紛調查情況的報告。報告內容之一,是對凱奇萊涉嫌違法犯罪的查偵和對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事項,擬請省公安廳督導榆林市公安局儘快查偵結案。

凱奇萊不服,於2011年4月29日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上訴期間,榆林市工商局對凱奇萊公司立案,撤消了該公司的工商登記,並以「涉嫌虛報註冊資本罪」,將案件移交榆林市公安局。

2011年8月19日,趙發琦被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虛構註冊資本罪刑拘,在看守所關押133天後被取保候審,後由榆林市中院宣判無罪。

知情人士告訴《財經》記者,趙正永指令工商局註銷凱奇萊,目的是使其喪失波羅井田礦權案的主體權,無法推進訴訟程序。其間,凱奇萊就撤銷營業執照等發起行政訴訟,榆林市中級法院裁判認為,榆林市工商部門對凱奇萊的處罰違反國家法律法規,2013年,凱奇萊營業執照得以恢復。

2013年11月25日,最高法院裁定中止千億礦權案訴訟。2015年10月,凱奇萊向最高院申請恢複審理。

2017年1月12日,最高法院公開審理該案,同年12月16日,作出終審判決,認為陝西高院的重審判決認定事實、適用法律均有錯誤,判定西勘院與凱奇萊的合作勘查合同有效,雙方繼續履行。

歷時12年,千億礦權案又回到原點。但是,該案進入執行階段後,因為最高法院判決書內未明確合同履行的具體內容,導致一年內判決未得到執行。

2018年12月26日,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上發文:「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兩年至今無下落」。

2019年1月8日,針對千億礦權糾紛案卷宗丟失等問題,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參加,成立聯合調查組依法依紀開展調查。

能源腐敗「蓋子」

趙正永插手千億礦權案並非偶然,其主政陝西期間,長期負責陝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方面工作,在陝北煤炭資源整合,以及礦區地質災害治理過程中,均留下足跡。其時,恰逢中國煤炭市場迎來「黃金十年」。

2017年2月至4月,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對陝西省開展巡視「回頭看」。同年6月8日,巡視組在向陝西省委反饋巡視「回頭看」的情況時,提到陝西礦產資源探礦、開採、經營及國有公司增資擴股的腐敗問題還沒有揭開蓋子。

實際上,陝西煤炭產業長期由趙正永把控。在趙正永極力庇護之下,即便是重特大事故,也能將其平息。

2011年8月4日,陝西韓城禹昌煤礦透水事故發生後,有多名礦工失蹤。此後,水又灌入韓城礦業桑樹坪煤礦,導致這個國有重點煤礦全面癱瘓停產,直接經濟損失高達數億元。

然而,韓城透水事故過去數年,事故調查報告至今未公開。知情人士告訴《財經》記者,煤監局遲遲不出調查結果,並決定隱瞞事故損失,降格處理此次事故,其幕後主使者就是當時陝西省省長任上的趙正永。

另外,從2006年開始,煤炭儲量驚人的榆林府谷三道溝煤礦在未取得開採手續的情況下,「裸營」十多年,獲利匪淺。而作為長期分管能源的官員,趙正永明知其手續不全,卻睜一眼閉一眼。

2015年3月27日,第十三次陝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座談會在榆林召開,還在陝西省委書記任上的趙正永出席會議。他提出,陝西國土資源廳負責,儘快辦理三道溝煤礦採礦許可證。同年9月9日,三道溝煤礦才終於取得採礦許可證。

榆林煤監局一位工作人員透露,直至今日,三道溝煤礦是否已經通過驗收,是否已經取得煤礦企業安全生產許可證,有關方面尚未正式確認或公布,引發外界猜測質疑。

操縱人事

趙正永任陝西省委書記期間,人事程序亦存在不規範,據知情人透露,其問題包括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線」。

比如,陝西省委常委會研究幹部共28批次,有16批次在沒有作出黨風廉政意見、個人有關事項核查、信訪舉報等結論的情況下就上會研究。

另外,在趙正永主政陝西期間,有42名任期不滿3年的市縣黨政正職被調整工作崗位。有的幹部「火箭」式提拔、「點卯」式工作,更有人畢業後10年經歷8個崗位,就提拔至副廳級。

趙正永酷愛打網球,坊間戲稱其為「網球隊長」,擁有大約數十人的網球朋友圈。有不少官員投其所好,苦練網球技術,意在獲得趙正永的青睞。

在趙正永的帶領下,本屬冷門的網球運動,在陝西官場逐漸興起。一時間,西安的網球教練和場地都不夠用,甚至有專業選手重金獲邀,陪趙正永比賽。

據陝西一位廳級官員透露,當年,陝西燃氣集團主要負責人為了取悅趙正永,耗資400多萬元建起了氣膜網球場。豈料,趙正永去過兩次,覺得太過於顯眼,就再也未去。此後,網球場基本處於閑置狀態。

隨着網球運動的流行,各項賽事也相繼落地。2012年3月23日,由陝西省體育局主辦的陝西省領導幹部網球賽暨業餘網球公開賽,在陝西網球中心舉行。共有353名網球愛好者報名參賽,其中省部級官員6人,廳局官員67人,趙正永最終獲得亞軍。

知情人告訴《財經》記者,曾任陝西省地方志辦公室主任的張仁華,便是趙正永網球朋友圈成員之一。因為這層「球友」關係,2014年1月,張仁華調任陝西日報傳媒集團總編輯,後轉任社長。

2018年4月4日,陝西省紀委監委發佈通報稱,張仁華嚴重違紀,對其進行立案審查。通報中提到,張仁華身為黨員領導幹部,理想信念喪失,紀律意識淡漠,嚴重破壞所在單位政治生態,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應予嚴肅處理。

除了張仁華,先後接受調查的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及陝西省委原秘書長錢引安,皆為趙正永網球朋友圈成員。

有知情人告訴《財經》記者,胡志強落馬後,買官賣官問題逐漸顯現,甚至到了明碼標價程度。一些經濟發達的區縣人事,基本都是趙正永說了算,要想在這些區縣當「一把手」,「沒有3000萬元想也別想」。

2018年8月6日,陝西省紀委監委發佈消息稱,陝西省紀委原預防腐敗室主任胡傳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胡傳祥祖籍安徽,系趙正永的外甥。隨後,天地源股份有限公司(600665.SH)總裁李炳茂、副總裁馬小峰,因涉及此案先後被帶走調查。

應付秦嶺別墅整治

2019年1月9日,央視綜合頻道播出專題片《一抓到底正風紀》,回顧了整個秦嶺違規別墅整治始末。

「違建別墅是表象,不講政治是根本」,專題片中,負責調查秦嶺違建別墅的中紀委副書記、國家監委副主任徐令義如是定性。

公開資料顯示,四年前,針對秦嶺北麓西安段違建別墅問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先後多次作出批示。但是,陝西省市區三級主要官員,把重要批示層層空轉,並未認真落實查處。

2014年5月13日,習近平就秦嶺別墅問題作出第一次批示,要求陝西省關注此問題。兩天後,陝西省委辦公廳收到中辦督察室轉來的批示。但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趙正永)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只是簡單批轉:由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

直到同年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嶺北麓違建整治調查小組。調查一個月後,西安市委向陝西省委彙報稱,秦嶺違建別墅完全查清,共有202棟。陝西省委對此報告並未進行核實,直接引用數據向中央進行報告。

2014年10月,習近平第二次作出批示,「務必高度重視,以堅決的態度予以整治,以實際行動遏止此類破壞生態文明的問題蔓延擴散」。這一次,趙正永仍然只是在省委常委會上提出原則性要求,希望西安市認真落實。

中央紀委八室主任陳章永認為,陝西省委在貫徹落實總書記的第二次重要批示過程當中,給人的印象是會議有傳達、領導有批示、工作有督察、結果有報告。但通過深入調查發現,這些傳達、督察、報告當中,存在着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問題。

2018年7月,習近平對秦嶺違規別墅再作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這已是針對這個問題的第六次批示。

隨後,中央整治工作組調查發現,2014年對202棟違建別墅整治之後,秦嶺北麓仍然不斷出現違規新建別墅達600餘棟,其中包括群賢別業、達觀天下、草堂山居、山水草堂等別墅項目,甚至成為西安高端房產的代表。

目前,秦嶺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棟違規別墅被列為查處整治對象,包括位於鄠邑區石井鎮蔡家坡村的「超級別墅」,該別墅佔地14.11畝,院內裝飾考究,存有大量文物。

陝西多位官員告訴《財經》記者,有數十位處級以上官員因秦嶺違規別墅被調查,成為「塌方式腐敗」樣本。

《財經》雜誌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