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臨碩士畢業論文疑抄襲陳坤本科論文 學霸明星頻遭“學術打假”

翟天臨是中國大陸明星當中少有擁有博士學歷的人,但其學歷被質疑“有水分”。

【博聞社】日前,翟天臨因不知“知網”被曝出論文抄襲,引起軒然大波。2月14日,有媒體發現翟天臨北京電影學院碩士學位論文《“英雄”本是“普通人”——試論表演創作中的英雄形象與人性》在知網查重結果顯示重複字數過萬,重複比達36.2%。其中單篇最大文字複製比5.5%,來源顯示為陳坤的畢業論文,達到知網“疑似剽竊觀點”和“疑似剽竊文字表述”的指標。對此,新京報記者獨家聯繫陳坤團隊,對方稱對此事不回應。

據悉,陳坤為北京電影學院2000年畢業生,而翟天臨的碩士畢業論文則發表於2013年5月。據查重報告顯示,翟天臨的碩士畢業論文單篇最大重複字數有1791字,來源為陳坤的畢業論文《性格化表演之我見》。全文對比顯示,翟天臨和陳坤論文共13處相似,除去5處引用文獻外,另有8處高度重合。

另外,陳坤的畢業論文被北京電影學院專業教材《影視表演的第四台階》一書收錄。公開資料顯示,該教材彙集了活躍在銀幕熒屏的優秀演員張豐毅、王志文、許晴、林芳兵、陳坤等當年所寫的畢業論文30餘篇。

明星翟天臨不知“知網”引爭議 面臨“學術打假”

中國影視演員翟天臨涉嫌論文抄襲和學術不端事件持續發酵,其博士學位授予院校北京電影學院成立調查組並啟動調查程序,其博士後錄取學院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則回應將根據該調查結果作處理。

因在網絡直播時表示不知道中國學術期刊平台“知網”,引發中國網友猜測並深挖其學歷背景,演員翟天臨被質疑抄襲論文和博士學位注水,身陷學術造假風波。最近,他也被四川大學學術誠信與科學探索網列入“學術不端案例”公示欄。

中國網友對他已發表的文獻在知網上進行核實,發現重複率超過40%,指他涉嫌抄襲黃山學院黃立華教授2006年的論文。

翟天臨工作室在2月8日發布聲明否認學術不端傳言,稱翟天臨學位完全符合校方要求,“不知知網”言論純屬調侃,還表示翟天臨願意承擔違背論文原創性的法律責任。

風波源於翟天臨的一場公開直播。2018年8月26日,網友在翟天臨直播時提問能否在知網上搜到他的博士論文,翟天臨反問“知網是什麼東西?”激起網友懷疑。

中國知網是中國國家知識基礎建設工程的主要訪問平台。由於知網數據庫豐富,目前中國大部分高校都通過知網進行學術文章查重,檢查論文是否存在抄襲現象。這一套系統也由此成為檢測學術論文原創性的標準,為廣大學術研究人員熟知。

翟天臨自2014年攻讀北京電影學院電影學專業博士學位,於2018年6月30日畢業,次年1月10日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錄用為博士後研究人員。

根據北京電影學院2013年修訂的《北京電影學院學位授予工作細則》,“博士生在學位論文答辯前,應公開發表至少2篇(其中1篇在國內核心刊物)由本人入學後獨立撰寫的學術論文。未達到要求者,一般不批准答辯。”

此外,這份細則還強調出版社同意投遞者的文章見刊,但是在尚未刊登出版的情況下,不滿足發表的要求。

目前,在中國知網上無法檢索到翟天臨為作者的任何文獻,亦無法在網上搜索到他的博士畢業論文。但與他同屆進行答辯的19人的論文均能在知網上檢索到。

然而,翟天臨2018年8月發表在《廣電時評》的一篇《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表演創作》,新浪微博網友”PITD亞洲虐待博士組織“在微博上曬出該文章在知網查重結果,短短兩千七百餘字的文章中有成段成段的抄襲,與他人文獻重複比高達40.4%。

中國教育部門對論文查重暫無統一規範。但為避免學術造假,查重已成為各大高校畢業流程中重要的一環。標準亦由各高校自主設定,一般在10%至30%之間。

翟天臨被指抄襲最多的是2006年在《黃山學院學報》刊登的《一個有靈魂深度的任務——〈白鹿原〉之白孝文論》一文,作者是黃山學院外國語學院院長黃立華教授。

黃立華教授2月9日在微信朋友圈轉發質疑翟天臨學術造假的文章,並評論“這個表演打假警察的人是要我起來打假嗎?”諷刺在剛過去的中國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上,扮演小品《“兒子”來了》中一名打假警察的翟天臨,譴責他抄襲自己的學術論文。

除了《廣電時評》外,翟天臨還曾於2018年5月在《綜藝報》發表文章《如何用“下意識”讓表演更生動鮮活》。然而,這兩份刊物都不屬於學術刊物,更非中國高校認可的核心刊物。

2月11日,北京電影學院稱已就翟天臨涉嫌學術造假一事成立調查組並按程序啟動調查,表示高度重視學術道德建設及對學術不端行為零容忍的態度。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隨後發布聲明將根據北京電影學院的調查結論按規定作出處理。

翟天臨2月7日在微博回應:“我說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聲稱其“不知知網”言論是在開玩笑。他的工作室在聲明中亦堅稱“學術造假”、“學術摻水”均是無端猜測。

聲明表示“不知道知網”是翟天臨回憶論文寫作過程艱辛,“故意採用反問的語氣幽默帶過。”他的博士論文是由校方統一安排授權上傳知網,無關個人。“2018屆的博士學位論文預計將在2019年上半年在知網全文公開。”

關於翟天臨涉嫌論文抄襲,聲明回應“其所有論文均是在導師指導下獨立進行的,是在大量個人研究的基礎上所取得的成果,符合北京電影學院研究生院博士生論文規範。”稱其論文發表質量達標。

聲明中還提及翟天臨為北京電影學院正式公開錄取的電影全日制非定向博士生,幕前工作之餘,大量時間用於理論研究工作,導師亦通過函授和進組指導的方式與其進行研究探討。

然而,網友對翟天臨及其工作室的說法並不買賬。

知乎用戶潛龍指出,非定向全日制博士生按照要求應該是脫產全日制學習,但是翟天臨讀博期間並未停止拍戲工作,不符合全日制的規定。

翟天臨還曾在微博上曬出自己獲得2016-2017年度北電博士獎學金,網友由此質疑戲約不斷的翟天臨,獎學金不符合北京電影學院全日制評選標準。

網友還質疑,翟天臨工作室聲明當中的“函授”、“進組指導”等說法也不符合全日制高校讀博的要求。

此次風波中,有一大批網友在質疑翟天臨學術不端的同時,還抨擊問題背後教育制度的不公平性。

新浪微博網友PITD亞洲虐待博士組織以在微博上學術打假著稱,這一次也非常關注翟天臨學術造假風波,緊密更新發布有關證據。

該網友在2月10日發帖說:“我以為,做學問的,無論是穿長衫帶帽正還是着西服打領帶,風骨總還應該還是不變的。可看到現在,看到的是我們尊嚴喪盡的制度,以及被踩進泥土裡的倫理。”

知乎網友潛龍亦在其文章中表示:“當對方明明幾乎擁有了上層生活的一切,卻還要用easy模式得到一個和自己(真才實學的博士)一樣的學歷用來錦上添花時,這不是對hard模式的人最大的嘲諷嗎?”

知乎匿名用戶說:“如果到這種地步了對翟天臨還是一點處理都沒有,讓他當著北大博後,領着國家工資,還一邊拍着戲,對於辛苦求學,認真科研的人來說太不公平了。能讀到博士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如今卻讓這麼一個沒有治學之心,學術造假的人卻擔了這個榮譽,讓人心寒。”

新京報/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