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在俄开演唱会被指为“侵略者”献唱 乌克兰女星无缘ESC

27岁的Maruv在选拔赛决赛中优势明显

【博闻社】烏克蘭歌手Maruv因為政治因素遭取消代表烏克蘭參加歐洲歌唱大賽的資格。Maruv原先於23日的大眾票選中獲勝,但因為遭多名烏克蘭政客懷疑帶有親俄立場,最後在與主辦協商不成的情形下失去代表資格。她本人則強調自己願意取消俄羅斯演唱會,而且熱愛烏克蘭。主辦則表示,將另外徵選歌手代表烏克蘭參賽。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Maruv原名安娜·科尔松(Anna Korsun),她的歌曲Siren Song獲得大多烏克蘭民眾青睞,成功使她成為歐洲歌唱大賽的烏克蘭代表。2018年的歐洲歌唱大賽正式由烏克蘭舉辦,而2019年將會由2018年的冠軍國以色列舉行。

造成这位原本要代表乌克兰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女歌手前途未卜的原因是她计划赴俄罗斯演出。今年4月中旬,她计划去俄罗斯圣彼得堡举办个唱。批评意见认为,一个要代表乌克兰参加国际大赛的女艺人不可以在”侵略者”面前登台献艺。随着Maruv的演出计划曝光,乌克兰社交媒体上掀起一股股愤怒的浪潮。而Siren Song这首歌的版权属于华纳俄罗斯公司,也同样引起广泛争议。

乌克兰副总理基里连科(Wjatscheslaw Kyrylenko)是政界人物中反对Maruv代表乌克兰参赛的代表之一。基里连科在twitter上写道,这事还没完呢。乌克兰文化部也做出批评性反应,但是暂时并不打施加影响。上周末,乌克兰广电机构向Maruv发出最后通牒,如果她想代表乌克兰参赛,就必须在48小时之内签署一份含有附加条件的合同。

Maruv在脸书上公布了合同内容。合同中规定,她不会去俄罗斯演出,而且还要把Siren Song这首歌的版权变成乌克兰拥有。合同中还规定,她不得在没有商量好的前提下在舞台上即兴表演,她也不得在没有广电机构的准许的情况下接受媒体采访。如果她违反合同规定,就会面临巨额罚款。她还必须自行承担演出的所有费用。Maruv在脸书上写道:”我觉得这很清楚,这就是让我放弃代表我的国家参加2019年欧洲歌唱大赛。”Maruv已经宣布取消去俄罗斯演出的计划。

对组织方的批评

2003年曾首次代表乌克兰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歌手波诺马廖夫(Olexander Ponomarjow)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批评组织方”前期就应该考虑安排好”,”不应该让Maruv现在遇到的情况出现”。他说:”特别是从欧洲的角度来看,现在看起来一切都乱糟糟的。”

乌克兰著名音乐制作人贝比什科(Wolodymyr Bebeschko)看法类似。他说:”参赛选手的国籍、对克里米亚归属的态度和看法、是不是在俄罗斯开演唱会,这些问题早就应该在事前调查清楚。”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Maruv事件’已经变成一个政治事件,会导致乌克兰社会的分裂。”他表示,Maruv赢了选拔赛,就应该去特拉维夫参加今年的欧洲大赛。他还说,如果Maruv退出今年的赛事,那么乌克兰就应该完整地退出今年的比赛。”目前看起来很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难以回答的问题

Maruv事件引起的争议并不是个案。选拔赛期间还被曝出,另一名参赛女歌手不但持有俄罗斯护照,而且还做出过”在俄罗斯感觉就像在家一样”的表述。不过引起更大争议的一个参赛组合是一对在克里米亚出生的孪生姐妹。她们的父母至今仍住在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不但如此,他们还是新政府下的高级别官员。更引起舆论一片哗然的是,有一次她们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对克里米亚归属的看法,对这个问题,两个人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这已经不是克里米亚问题第一次为欧洲歌唱大赛投下阴影了。2017年,乌克兰禁止俄罗斯参赛歌手前往基辅参加比赛,原因只是这个参赛歌手之前没有经过基辅政府的批准就擅自在克里米亚演出。这对于乌克兰方面来说是严重的越界行为。作为回应,俄罗斯拒绝参加当年的比赛。

乌克兰公法广播机构负责人阿拉桑尼亚(Surab Alasanija)驳斥了针对选拔赛组织方的指责。他在脸书上写道,事实上,今年进入选拔赛决赛的几乎所有选手都和俄罗斯有紧密关联,这是”十分危险的”,这说明尽管俄罗斯一直”向乌克兰挑起战争”,但乌克兰文艺界、特别是音乐界和俄罗斯的关联要比很多乌克兰人想象的要紧密得多。

德国之声/台灣醒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