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带来的好感:让习近平内困外交的2019年

博 特

北京—— 美中贸易战持续了已经快3个月之久,尽管华盛顿和北京在贸易谈判中相互做出了一些妥协,但是这些都足以改变目前美中两国的相互对峙的局面。而让北京更加头疼的2019年是中国政治之交的一年,一些在北京看来敏感而又特殊的纪念日似乎很难使得习近平在今年轻松的度过。不过,北京在贸易战开打之后维稳措施上加强了许多。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美国高官同中国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会谈/路透社

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次会议上提出来加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措施,但是这样的情况是在防范“黑天鹅和灰犀牛”这两个词语提出之后又进一步的对中国经济做出一些调整。然而,在外界看来这次调整被认为是对于贸易战每况愈下下中国自己在“结构性改革”上做出的一点点的让步,但是这并未影响美中贸易谈判的进程。在特朗普总统星期天(2019年2月24日)晚上在白宫举行的州长酒会上说,美中贸易协定会是史上最大规模的贸易协定,而“我们真的非常接近”达成这项协定。特朗普还在酒会致辞中说,中国代表团正在返回北京,“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在未来一、两个星期内会宣布非常重大的新闻。”

特朗普政府早前曾表示,如果双方不能在两国元首去年12月1日会晤后的90天内达成协议,美国将从3月2日凌晨开始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美国一些中国问题专家怀疑两国能够就解决结构性贸易问题达成持久与实质性协议。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星期天发表推文说,美国可能即将接受一项只解决部分问题的、层次肤浅的贸易协议,这项协议不会处理中国掠夺性的经济、工业和贸易推展政策。

有分析称,若贸易战导致中美贸易清零的极端情况,一部分中产阶级会被抛入底层。

不过,贸易战也带来了许多对中国利好的影响,在星期一,中国的股市受到贸易战影响一路飙涨,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均大涨5%以上。

对此美国圣汤姆斯大学教授叶耀元表示,股票之所以上涨是美中贸易战有一个良好的结果或者契机,可以终结这个贸易战对投资者的信心增加,整个市场对国家的政策比较敏感。

此外,受此激励,美股标普、道指和纳指星期一盘前也均看涨0.5%左右,人民币兑美元星期一也升至6.6941,七个多月来首次升破6.7的关键关口。虽然这些利好现象给现在持续火热的美中贸易战带来了一些新的情况,但是观察人士担心,美中两国会否在最后达成实质性的贸易谈判是很重要的。而在贸易谈判中对于中方要做出“结构性改革”这个举措,中方似乎正在努力改变这一局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次省部级的研讨会上提出了中国要进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整合市场资源,防范可控风险。有分析认为,这些举措似乎正是习近平在数次谈判中做出的一些让步,不过这些让步对于国内市场的作用甚大。对此叶耀元教授表示,这是中方做出的一些善意之举。

早先,特朗普总统此前已多次指责中国操纵操纵汇率获得竞争优势,但美国财政部始终并未在半年度汇率报告中,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根据熟悉贸易谈判要求匿名的白宫高级官员对博闻社表示,目前美中双方仍在汇率政策的问题上僵持不下;而根据上周美国媒体的报导,美国正要求中国需在未来「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以免北京在未来可能会利用人民币贬值来抵消来自美国关税的影响。

这位白宫高级官员还说,如果美国政府的要求如期达成,那么中国将无法通过让本币贬值来降低出口价格,从而帮助抵消美国关税。

而在上周末美中贸易协商的最新进展除了双方仍在讨论汇率问题以外,中国也于近日提出愿意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例如农产品和能源,以满足特朗普政府在缩减美国贸易逆差的要求;不过双方还在讨论中国经济更深层次改革的问题。对于美方在对中国延期之后的做法,未来特朗普真正考量的还是在后年的选举问题,对此叶耀元教授表示,这是一种缓兵之计,特朗普更关心国会中期选举的状况。

在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之后,这些做法未免会做出一些改变,对此乔治敦大学的高级研究员、美国驻华大使馆公使衔贸易参赞郭嘉明(James Green)接受采访时说,他对与中国达成另一项贸易协议能否解决核心问题表示怀疑。

他说:“我们只能等着看,看看协议的内容,但我很难相信,一些根本性问题,比如对中国企业有利的工业政策会变得不再是令人关注的问题。”

他还说:“希望这些协议能提高透明度,遏制某些扭曲市场的中国政府行为,但这些协议并不会消除此类政策和做法。”

而在贸易谈判进行到第七轮之后中国官媒对此并没有发布一些报道,也没有谈到在贸易战上中方的做法,只是在其官媒新华社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贸易战的梗概。但是新华社在消息中说,中美贸易谈判越到最后阶段越艰难,不排除可能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国际贸易问题专家加里·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最新的进展显示,美中贸易谈判,至少相比几个月前,让人看到希望,但他认为,双方达成一项全面协议的可能性较低。他还说:“我认为,会是一项暂时的协议,其中会谈到,美国增加对中国的出口,以及中国做出改变其在国内商业做法的各种承诺,但是这些承诺的履行会在未来的一年半左右时间受到特朗普政府的监督。我认为,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的关税不会全部马上取消,而是根据中方履行协议的情况逐步取消。”

而另一方面,让中方一直很是担忧的新疆再集中营教育的问题成为美中贸易谈判多轮的焦点,尽管白宫并没有对此发布过任何声明,但是这似乎是一些国会议员和多家人权组织所担心的是,美方这样的做法不能足以在贸易战上中方更多的制衡。美国智库哈佛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一位匿名研究员表示,更多的希望美方在贸易战上做出更多的强有力的措施,包括在接下来的联合国人权国别审议会上对中方一些极端人权行为做出问责。政治之交之年的中国尤其是中共在六四问题上会不会有更多的顾虑以及党内所面临的“改革”,他表示,除非中共在贸易战上做出一些实质性的让步譬如在一些企业能够有自己的自主政策,他也注意到了前不久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一篇关于民营企业家的出逃记,这些东西让现在贸易谈判的团队看到了,我想美方会有强硬举措。最后,他还说到,这些做法只是在破处中共的拖延战术,谁也清楚,拖到最后还要正视这个问题。

對於新疆「再教育營」問題,王毅指中國為維護治安「依法依規採取措施」。

而在未来美中贸易谈判的关键是否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在于北京和华盛顿在贸易谈判中做出的一些让步和一些相互的妥协,在美方提升了90天谈判期限以后,这对于中方来说是一项新的机遇和挑战,不过未来特朗普政府会如何继续与中方谈判只得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