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營被指存在強迫勞動 輸出廉價勞動力牟利

央視採訪新疆職教培訓中心畫面

【博聞社】中國政府在新疆地區設立再教育集中營,大規模關押新疆穆斯林的做法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官方媒體報道指出,「新疆職教培訓中心」「給學員提供一個學國家通用語言、學法律、學技能的機會」。而他們在「完成學習後,最終會走進社會,為家鄉的脫貧致富作出貢獻」。

中國官方在回應外界對「再教育營」的批評時,往往會強調「學員」獲得了「免費職業技能培訓」。現在,越來越多的線索顯示,新疆當局設立「再教育營」不僅僅具有政治動機,還有經濟上的盤算。

美國紐約時報去年12月的報道說,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新疆「再教育營」出現強迫勞動體系。被拘禁者「幾乎別無選擇」地為「再教育營」內部或附近新建的工廠提供無償或廉價勞動力。

報道引述人權組織人士透露,被拘押者在營內」接受思想灌輸後,就會被送進工廠被迫工作。

美聯社的報道說,這些被拘押者大多從事製造以及食品業的工作。其中,一些在「再教育營」里製作的運動服已經流入美國市場。

阿瓦爾汗的經歷

古孜拉·阿瓦爾汗和她5歲的女兒

39歲的古孜拉·阿瓦爾汗(Gulzira Auelkhan)是一名哈薩克族中國公民。2014年起,她就隨丈夫在哈薩克斯坦定居。根據”新疆受害者資料庫”的記載,2017年夏天,她回到新疆伊寧市,希望能夠將她的兩個女兒也接到哈薩克斯坦。然而,入境才三天,她就被中國當局拘押,送入了所謂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又稱”再教育營”。據她本人透露,中國方面給出的理由是”在哈薩克斯坦生活太久、連續三年沒有回中國”。

2018年10月,她終於被放出”再教育營”,但是僅僅10天後,她又被強制進入一間工廠做工。古孜拉·阿瓦爾汗近期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說,她在新疆伊寧家紡服裝產業園的里製作手套,廠方管理人員告訴她們,產品也會銷往國外。

古孜拉·阿瓦爾汗表示,2018年12月時,那家工廠里的9名”僱工”被告知,必須要簽一年的合同,否則就會被再送進”再教育營”。廠方承諾每月支付600元人民幣的工資,但是據她本人表示,在工作了一個半月後,她只拿到了320元。而根據法律規定,新疆各地的最低月工資標準在820元~1460元之間。

古孜拉·阿瓦爾汗對法新社表示,雖然在工廠的強制勞動十分艱辛,但是相比”再教育營”內的生活,依然有了很大的改善。據她稱,”再教育營”內,上廁所時間超過2分鐘,就有可能遭到電棍擊打頭部。

她在12月底冒險用微信與居住在哈薩克斯坦的丈夫聯繫,後者將情況披露給國際媒體。2019年1月,新疆當局允許古孜拉·阿瓦爾汗離開中國,重新回到哈薩克斯坦與丈夫團聚。據哈薩克斯坦外交部透露,今年1月初,中國當局總共允許2000餘名哈薩克族人離境。

官方拒絕承認關聯

中國官方否認”再教育營”與當地工廠有任何關聯。新疆自治區政府新聞辦在回復法新社問詢時強調,”職業教育培訓中心與企業沒有簽訂任何勞務協議”,”沒有任何企業從職教中心獲得勞工”。

德國之聲也就此致電伊寧市所屬的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公安局。但是接聽電話的一名警官以極其不友善的口吻表示,此事應當通過”正常渠道”去了解。面對德國之聲”究竟哪條是正常渠道”的追問,這名警官直接掛斷了電話。

美聯社曾在去年12月從多名曾經被拘押於”再教育營”的人士處獲悉,確實有不少人剛被釋放就被強迫進入當地工廠做工,且工資都低於最低標準。中國外交部當時則指責外國媒體”對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發表不實報道”,認為外媒在根據”道聽途說的謠言”妄加指責。

美國獾牌運動服裝公司(Badger Sportswear)則在被披露使用了新疆一家有使用血汗勞工嫌疑的廠商的供貨後,宣布停止從中國新疆採購貨品。

合作企業疑獲政府補貼

《紐約時報》則在去年12月報道,衛星圖像顯示,一些”再教育營”內似乎正在建造生產線。而中國中央電視台播放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宣傳片內,也出現了戒備森嚴的疑似生產車間的建築物。畫面中甚至還出現了”和田泰達服裝公司”,該公司此前為獾牌運動服裝公司供貨。

《紐約時報》認為,隨着”再教育營”拘押人數激增,其運營成本也在攀升,因此新疆當局具備將”再教育營”與當地企業聯繫起來的經濟動機。

就在去年3月,中國紡織服裝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孫瑞哲也在與赴京參加”兩會”的紡織業代表座談時表示,”把教育轉化人員學習技能和發展紡織服裝產業結合起來”。《紐約時報》還披露,新疆各地方政府還為在”再教育營”附近建立生產線的企業提供補貼,”企業每吸納一名營地人員就業,就能得到1800元的培訓補貼”。

德國之聲等報道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