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進入最後艱巨階段 美國務卿談協議要達三個主要目標

【博聞社】美中兩國的貿易談判已進入最後、但卻是最為艱巨的階段。雙方都有意儘快給這場曠日持久的貿易戰划上句號,但華盛頓和北京都不願意做出過多妥協,從而使自己在推動國內議程時面臨阻力。特朗普政府的關稅措施正面臨越來越多的國內批評,而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星期一,美國設備製造商協會(Association of Equipment Manufacturers)發布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上升的成本和供應鏈受到的干擾所帶來的影響將逐漸滲透到整個經濟體中,在今後十年內使成品價格緩慢上升,並使就業承壓。

這份報告的共同作者之一斯科特·黑澤爾頓(Scott Hazelton)說,美國根據301條款對中國加征的關稅,以及根據232條款對其主要貿易夥伴加征的鋼鋁關稅使美國越野設備的製造成本上漲了6%至7%。

總部位於美國伊利諾伊州的重型工業設備製造商卡特彼勒(Caterpillar)表示,關稅去年給該公司增加了1億美元的成本。

築路挖掘機製造商(Gradall Industries Inc)表示,該公司是業務兩端都受到波及的企業之一。鋼鋁關稅使得該公司從中國進口的大型鑄造設備的價格上漲了25%,而中國對美國徵收的報復性關稅使該公司產品對中國的出口下滑了30-40%。

美國最大的商業遊說團體委託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美國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正在削弱美國信息和通信技術產業(ICT)的競爭力。該產業包括製造電信產品、電子產品、計算機的廠商,還有提供雲計算、企業通信網路等的服務商。

報告的作者之一、榮鼎集團高級分析師勞倫·格勞德曼(Lauren Gloudeman)表示,如果對中國商品的關稅持續下去,那麼「美國的GDP將在10年間損失1萬億美元,」她說,「如果平均計算,在頭五年里,美國每年GDP的損失在640億至910億美元之間。」

格勞德曼還表示,美中兩強相爭使第三方漁翁得利。她說:「在雙邊關稅措施升級導致中國和美國的GDP蒙受最大損失的同時,世界其餘國家則從貿易和投資的分流中獲益。我們的確看到在ICT產業的製造領域,的確發生了一些製造和貿易的分流,從全球產業鏈流向地區產業鏈,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及在較小的程度上,流向東亞其它地區。」

這一結論使特朗普與中國開打貿易戰的初衷顯然背道而馳。但目前來看,特朗普政府主導美中貿易談判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仍希望把關稅當作與中國談判的重要籌碼。在美中貿易談判的最後關頭,雙方最大的分歧在於美方堅持要求保留對中國採取單方面關稅措施的權利,以確保中國兌現其所做出的承諾。

中方一直反對美方的這一提議,認為美方的要求已經突破了中國的底線,中方不能放棄在必要時報復的權利。中方有關執行機制的最近一次表態是,中國可以接受這樣一個機制,但它必須是雙向的。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在剛剛結束的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舉行的記者會上講了這番話。

上周四(3月14日),中國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政部長姆努欽進行了幾天內的第三次通話。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報道說,「雙方在文本上進一步取得了實質性進展。」

現在看來,美中兩國原來計劃的在3月底敲定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已不復存在。新華社星期一(3月18日)發布的消息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3月21日至26日對義大利、摩納哥和法國進行國事訪問。之前有消息稱,如果談判順利,習近平將在結束對法國的訪問後飛赴美國佛羅里達,與美國總統特郎普在海湖莊園(Mar-a-Largo)舉行峰會,敲定美中貿易協議。

知情人稱,美中兩國現在把完成談判的希望放在4月份,而中方正推動習近平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在華盛頓簽署美中貿易協議。但亦有報道稱,特朗普與習近平的元首峰會最遲可能會被推遲到6月份舉行。

上周五,中國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閉幕。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每年一次的記者會上承認,中國經濟確實面臨新的下行壓力。

就在記者會舉行前的一小時,全國人大通過了新的《外商投資法》。此舉被認為是北京為結束貿易戰力圖安撫華盛頓的最新舉措。

但華盛頓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這部新法對解決美中貿易爭端只具有象徵性意義。他通過電子郵件回答美國之音提問時說,「法律在中國毫無意義,因為黨大於法。」

榮鼎集團的創辦合伙人榮大聶(Daniel Rosen)對美中貿易和解的前景感到悲觀。他說:「如果中國今後為一己之私選擇一條以非市場為導向的道路,那些效應也將是巨大的。因此我認為,無論你以什麼方法去解決,它都會對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產生非常、非常大的經濟震蕩,而我們也需要為此做好準備。」

美國國務卿談美中貿易協議要達三個主要目標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18日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附屬電視台KSNT記者米爾斯採訪時表示,美中貿易協議必須要達到公平、對等市場准入,消除非關稅壁壘,建立機制防止竊取美國知識產權。

首先,在公平和對待的基礎上市場准入。關稅是其中一部分。我們要確保兩國在公平的關稅上競爭。我們希望兩國都沒有關稅。

第二點是非關稅壁壘。他舉例說,如果中國說堪薩斯州的食品不安全,這從表面上看就是很荒謬的。

第三點是協議的執行機制。他說,長期以來,製造飛機的公司,或提供服務的公司,必須要轉讓他們的知識產權。他們必須要與中國分享他們的專利,以及所有真正為他們公司提供資源和力量的東西,然後中國就這樣竊取了。因此,美國需要建立機制,防止中國再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

蓬佩奧說,特朗普入主白宮時,美國數十年來深受中國濫用貿易規則之苦,若不付出高額關稅,就不能向中國市場銷售我們的小麥,不能出售我們的牛,不能賣我們的大豆或我們的棉花。而當我們能夠賣我們的產品時,他們就會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這個後果是無法接受的。

他認為,中國其實很早以前就啟動了貿易戰。特朗普總統只是在試圖扭轉局面,讓局面對美國更有利。

他說,農民們想把他們的農田傳下去,子子孫孫一代一代傳下去。如果我們不能確保中國和歐洲的其他國家,如果我們不能確保他們公平地對待我們的農場主,從中長期來看,這對堪薩斯州和整個美國農業的確是不好的消息。

他還表示,貿易影響美國的國家安全。他說,如果我們沒有一個成功的經濟,如果我們不保持成功的經濟,甚至讓經濟更好的話,別的國家就會認為我們軟弱,他們就會認為他們能擺布我們。

蓬佩奧說,從目前談判來看,雙方在取得進展。他希望不久能同中國達成協議。

美國之音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