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特殊收银机逃税 德国数千家亚洲餐馆涉案

【博闻社】去年7月,一对德籍华人兄弟、58岁的Siu Fan P. 和56岁的Siu Hong P.被德国检方批捕。今年3月底,他们即将在下萨克森州的奥斯纳布吕克地方法院出庭受审。而他们涉嫌犯下的罪行,是使用“技术手段”帮助上千家餐馆逃税。

消息经德媒报道后,中国驻汉堡总领事馆第一时间向德方主管部门了解了情况,并作出相关通报。

根据下萨克森州税务检查员的介绍,Siu Fan P.涉嫌开发了一种名为“Multiway”的特殊收银机,并同弟弟Siu Hong P.一起,将这些收银机卖给了大批亚洲餐馆。

这种收银机内暗藏了一个小程序,餐馆老板可以通过这个秘密程序“无痕删除”收银机生成的**,从而降低明面上的销售额,达到少交税的目的。税务检查员表示,这款收银机很可能已经帮助上千家亚洲餐馆逃掉了5亿欧元的税!

事件最初从下萨克森州露出端倪,仅在该州就有30家可疑的亚洲餐馆被调查,所有被查餐馆中都存在操纵收银机的痕迹。一位调查员对德媒《明镜》表示:“欺诈是这些餐馆的商业模式的一部分。”

税务人员采取的查案手法是,去可疑的餐馆中消费,拿到结账小票之后拍照,并把小票留在桌面上。在随后的检查中,如果发现对应的小票没有出现在收银机的记录之中,就对这家餐馆展开正式调查。

两兄弟的罪名是“涉嫌协助和教唆逃税”,在3月底的庭审当中,奥尔登堡检方将首先就发生在下萨克森州的逃税事件当中的8起发起诉讼。根据中央经济犯罪事务办公室的计算,仅这8起事件涉及的逃税金额就达到了600万欧元。

此外,这两兄弟制造“Multiway”的基地位于北威州盖尔森基兴,北威州有多少餐馆牵涉其中,目前尚不清楚确切数字。

两兄弟的律师没有对《明镜》发表意见。一旦罪名成立,两兄弟将面临多年监禁。

“Multiway”绝不是唯一一种有欺诈功能的收银机,税务机关的对手还有很多。不过,德国税务部门实则不大愿意直面这类案件——因为一旦展开全面调查,就需要占用大量的人手和物力。此外,这类案件的调查工作还需要对口的专家,这也正是下萨克森州接手此案调查的原因,该州雇用了能够与这类欺诈系统打交道的特别IT调查员。

去年,吕内堡地区法院也处理了一桩类似案件:一名40岁亚裔女性通过一台可操控的收银机,隐瞒了90多万欧元的应税收入,她被判处两年监禁,缓期执行。不过根据德媒报道,在许多类似情况下,税务机关其实都被迫达成了“法外协议”:如果税务人员无法毫无破绽地证明所控罪名成立,最好双方达成一致,以较少的欠税罚款了结问题。

为什么选择铤而走险?

在北威州从事餐饮业多年的一名中餐馆老板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虽然时有曝光餐馆偷税的事件,但并非每个餐馆都会去冒这个险:”每个老板心态不同,发展道路也不一样。我认识很多亚洲餐馆老板不会冒这种险,不值得。餐馆不是一定通过逃税才能赚到钱。”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馆经营者分析,逃税的原因之一是不懂德国的税款规定:”我不理解偷税做法,多缴税可以退税的呀,可以拿到很好的贷款发展自己的事业,可以正大光明买房。黑钱呢,不能随便用,丢了也不敢报案去找,痛苦也很多。孩子也不能享受很好的福利,这是冒险,跟抢和偷都一样 ,相当于去银行抢钱,抢一百万值得吗?”

柏林税务局去年公布的数字反映了餐饮界偷税现象有多严重:柏林约共有1.5万家饭店、快餐小吃铺和咖啡店,税务局去年抽查了1132家店,有95%都查到税务问题,大多问题不大,但有31起已启动刑事诉讼程序。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的中餐馆老板认为,偷税现象屡禁不止也与德国政府的税收政策不无关系。不光是亚洲餐馆、土耳其餐馆还是意大利餐馆都不乏对税高的不满情绪:”政府收税太高了。要是收6%的税,很多人肯定就愿意交,19%的税,五分之一政府就这样拿走了,感觉很心疼。”

他还举例表示:”一顿饭50欧元,9欧元税就没了,剩余大约40欧元房租、水电、买菜材料成本、人工,你说老板能赚多少。干餐馆很累得,自己拼命工作,没有节假日一天10个小时,月底拿不到什么钱。政府没做什么事情就拿走19%。德国政府的一些规定也不利于中餐馆的发展,请国内劳工来工作有限制,不给发签证,一些餐馆都请不到人,就只能请黑工,就拿逃税的钱支付黑工。”

德国有超过一百万家现金流动率很高的公司,包括餐馆、出租车、零售店。但税务机关缺乏检查人员和设备。

等待庭审的两名亚洲男子可能要为逃税收银机付出昂贵的代价:德国邦财税法院2015年在一次紧急审理程序中做出决定,提供收银机作弊软件,帮助他人逃税者,不仅要面对刑事诉讼,还得上交罚款,需补交收银机买家偷漏的全部税费。

海外网/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