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法案 V.S. 天朝思维:中国与日本谁更具「冷战思维」

【博闻社综合】日本参议院19日凌晨以148票赞成、90票反对的结果,在意料之中通过安倍晋三政权强力推动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简称「安保法」),使其正式成为法律。未来日本可行使向来在国内被视为违反「和平宪法」的「集体自卫权」,只要国会同意,便可派遣自卫队前往海外支援盟友作战,即使日本本身并未遭到攻击。

包括美国在内的亚太主要国家对于安保法案的通过虽然反应不一,但早已有心理准备。毕竟日本众议院已在7月15日表决通过,而根据日本国会的「众议院优越」议事规则,遭参议院否决的法案须退回众议院重新表决,若众议院的重新表决仍通过,则法案不需再经参议院而可直接成为法律。由于执政的自民党与公明党联盟在参、众两院都有绝对优势,安保法即便在参议院被否决也可以在众议院重新表决而自动成为法律。

而亚太各国官方对安保法案的通过多表欢迎,即使对日本的态度较为敏感的韩国,其外交部的声明也为表达反对,而是希望日本在行使集体自卫权时必须遵守新版美日安保方针,尊重所介入的「第三国」的主权以外。而韩国媒体对此事的评论则表现出期盼又怕受伤害的态度:既忧虑日本可能再度伤害韩国的主权,又认为日本此举可强化对朝鲜的吓阻,对韩国的安全有所帮助。

仅中国外交部罕见地深夜回应以表达严重关切之意,而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的官方微博声明则比中国外交部的态度严厉得多:「日方违背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主潮流,坚持冷战思维,强化军事同盟,图谋加大海外用兵力度…敦促日方深刻汲取历史教训,重视亚洲邻国安全关切,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多做有助于促进本地区和平稳定的事」,并称「中方将密切关注日方下步动向。」

这里再度提到了「冷战思维」。众所周知,中国向来使用「冷战思维」一词批评美国与其亚太盟国的战略路线;使用「冷战产物」来抨击美国的各个亚太同盟。其主要目的是企图将美国的同盟体系打为帝国主义压迫其他弱小国家主权的工具,利用中国在中苏同盟瓦解后便不曾再与其他国家组成军事同盟的历史,站在国际道德的制高点,来塑造本身不同于美国的优越性,借此拉拢其他亚太国家并分化美国与其盟友。

美韩同盟是中国要拆散的第一个目标,目前已经因为韩国总统朴槿惠意欲利用中国来加快韩半岛统一进程的路线,而有初步成果。但对于美日同盟则不那么顺利,因此中国本次利用日本反对力量的浩大声势,以及安保法的集体自卫权与日本和平宪法的冲突,企图将安倍政权塑造为不顾民意的军国主义份子,利用日本国内「人民内部的矛盾」来促进中国在「敌我矛盾」斗争中的力量。

但是中国此举目前看来收效甚微。一方面,安倍对此早已有部署,其在8月的「安倍谈话」中大量强调日本要继续拥护民主价值,与抱持相同价值观的国家站在一起,无一不是为了向西方国家宣示其立场,而此举从美国与欧洲国家普遍对「安倍谈话」持正面态度来看,已收到预期效果。

中国最大的误算是其本身才是真正的「冷战思维」,甚至掺入旧时代的「天朝思维」。自江泽民时代以来,中国与其他国家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虽美其名「互不对立,遵守“ 求同存异” 原则,不攻击特定第三国」,但中国却依这种概念,透过正式外交文件来给世界上其他国家画分其在中国心目中的等级与亲疏关系。这在其他大国可说相当罕见,但古代的中华帝国就是这么实行了两千年,现代中国虽然经过马列主义几十年的调教,但几千年根深蒂固的亲疏阶级传统岂那么容易完全消除。不过现代中国跟古代帝国的实践还是差了一截:古代帝国是真的「厚往薄来」,但是现代中国建立了各种等级的「战略伙伴关系」以后,还是要计较各种战略利益,特别是它所宣称的「核心利益」。如果与中国的战略利益有所冲突,那么战略伙伴关系的「互不对立」、「求同存异」,可说名存实亡。印度、越南就是这种例子。至于美国、日本、菲律宾等国,则根本不愿加入中国这种天朝思维的等级伙伴关系。

此外,对大多数亚太国家而言,中国崛起并迅速朝海上扩张,特别是在习近平上台并采取较胡锦涛更为强硬的政策后,从日本到澳洲的东亚国家都感受到中国强大的战略压力,长期主导东亚秩序的美国亦不例外。中国军机、战舰频频在周边海域及西太平洋展示力量,军人与部分学者则鼓吹中国要拥有与大国身份地位相称的武力,其高潮则是今年9月3日的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诚然,每个国家都有权利维护自己的领土主张,都有权利整军经武,但中国的阅兵炫耀看在周边国家与西方国家眼里,等于宣示中国未来在争端上可能更加强势。

美国欧巴马政府虽然在2009年7月推出所谓的「重返亚太」(return to Asia)战略作为回应,但受限于国防预算将长期大幅削减,仅能把军力部署重心由大西洋调整至太平洋,而无法如冷战时期大规模整军经武,在东亚维持能完全压倒中国的力量。日本遂成为美国分担在东亚遏制中国责任的重要帮手。而其他与中国有严重冲突,或者像韩国这种与日本都面对朝鲜的威胁的国家,自然也欢迎日本能在安全上协助他们。

因此,尽管日本过去有侵略、殖民的历史,但自1945年战败以后迄今70年,皆保持和平、反战的官方立场,从未牵涉任何武装冲突;国防战略也由于美国在亚洲担负起主要的角色,而得以采取「专守防卫」路线。在亚太许多国家,特别是那些直接面临中国崛起的安全威胁的国家看来,中国在冷战后朝海洋发展已经20年,但日本直到今年才解禁集体自卫权;中国每年的国防经费以双位数比例成长,日本却始终低于GDP的1%,有时还呈现负成长。历史记忆与教训固然不可忘,但眼前的情势显示,中国具有「冷战思维」,「违背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主潮流」,「加大用兵力度」的可能性,要高于日本。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