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無國界組織:中國欲建立「全球傳媒新秩序」

中國在境外開辦廣播電視節目已有幾十年的歷史,目前在這一領域的投資已經增加到每年13億歐元。

【博聞社】記者無國界組織發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排行榜」中,中國在總共180個國家排名第176位。而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也表示,中國的新聞環境是「過去20年以來最糟糕的」。

記者無國界組織3月25日周一發佈的一份報告稱,中國正試圖在全球範圍內建立「全球傳媒新秩序」,以防範和反擊對中國政府的批評。

報告表示北京當局正在將其用在國內的審查機制和信息控制「出口」到海外。

報告稱,中國通過其大使館和孔子學院的網絡,以騷擾和恐嚇的手段強制傳播其「政治正確」的話語,並掩蓋其黑暗的歷史篇章。這些手段包括花費大量資金對其國際電視廣播進行現代化,對外國媒體進行投資,在國際媒體上大量購買廣告,邀請全世界的記者來華並承擔一切費用。

報告顯示,過去的十年里,中國對向國際廣播的媒體投入大量資金,目前官方的環球電視網CGTV在140個國家裡擁有電視節目,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用65種語言向全世界廣播。

報告稱,北京當局呼籲對民主國家內的反對聲音也進行暴力恐嚇。從自由職業記者到主要媒體機構,從出版社到社交媒體平台,新聞生產的每一條鏈接都受到了影響。中國的外交官也敢於以非外交的方式公然誹謗質疑中國當局的新聞文章。

報告表示,中國的行為不僅威脅新聞媒體,也威脅到民主體制。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報告和事實完全不符,不值得反駁。

新華社前社長、現任中央委員李從軍早在2013年就表示,建立「全球傳媒秩序」是黨的一項重要任務。他表示,「如果我們不能在新媒體佔據主導地位,別人就會這樣做,從而把握主導公眾輿論的機會。」

由於在一些傳統國際傳媒會議上,中國並不能佔據主導地位。於是中國另闢戰場,從2009年開始,中國官方傳媒新華社開始出資舉辦全球媒體峰會。2012年峰會在俄羅斯舉辦,2016年則選址卡塔爾。俄羅斯和卡塔爾都是在全球新聞自由排行榜上排名靠後的國家。這類峰會上會討論”西方媒體霸權”和”正面報道”之類的話題。而堅持”正面報道”也正是黨的新聞原則。文章寫道:

中國每年都會要求數千名各國記者前來中國參加培訓。他們不僅要學習掌握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工具(’記者的職責是捍衛社會穩定’以及’對本國改革進行積極報道’),同時還要學習正確地’遣詞造句’來報道一些國際間引起爭議的話題,比如一帶一路。為此目的,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等共同組建了’一帶一路新聞聯盟’。共有來自42個的國家的72家媒體加入了這一聯盟。去年12月參加過上述培訓項目的贊比亞記者們承認,中國的憲法保障了本國公民的言論和信息自由,贊比亞新聞界應當以中國為榜樣。

由於許多民主國家以批評眼光看待中國的媒體擴張,因此北京在上述國家採取了不同的策略:哪一家媒體不肯合作,就將它買下來。彭博社報道稱,中國僅對歐洲媒體機構的投資就已經達到30億歐元。柏林墨卡托研究所去年的一項調研也證實了這一發展趨勢。南非獨立在線專欄作者艾薩(Azad Essa)的命運足以說明這類投資的用意何在。去年,他發表了一篇有關中國迫害穆斯林少數族裔的文章,而數小時之後,他就失去了職位。他所供職的媒體機構共有兩個中國投資商,其中之一是非洲發展基金。觀察家認為,為了中國的利益,’北京無形的手’正在插手世界越來越多的地區。《看中國》報社業主2017年曾表示,他的廣告客戶曾遭到中國官員的威脅,如果不停止在該報發行廣告,他們在中國的業務將面臨麻煩。”

美國之音/德國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