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理工研究生陶崇園墜亡案:導師王攀道歉並賠償65萬元

【博聞社】3月25日晚,一年前墜樓身亡的武漢理工大學研究生陶崇園的姐姐發佈微博稱:「時隔一年,王攀終於認錯道歉了。」該微博所附的調解書顯示,陶崇園的研究生導師王攀除道歉外,還賠償了陶崇園家屬65萬元。

記者從陶家代理律師金宏偉處證實了上述微博內容的真實性。

2018年3月26日,因長期受導師王攀壓迫,武漢理工大學研究生三年級學生陶崇園跳樓自殺。據報道,陶崇園本科畢業時,王攀為勸陶崇園在其手下讀研,曾書面承諾推薦他去海外讀博或作訪問研究,但臨近碩士畢業時,王攀卻阻礙陶崇園出國求學和找工作。陶崇園的姐姐更稱,讀研期間,王攀要求陶崇園幾乎每晚八點左右都要去其家中,並着其幫忙買飯、洗衣服、將一部分獎學金捐給研究所,甚至要求進門鞠躬並稱呼他為「爸爸」。校方方面一開始回應稱由於當天風大,陶崇園到天台曬被子被風刮下來。公安機關調查結論為高墜死亡,排除他殺,學校亦成立了專班調查和處置。

陶崇園自殺後,其手機遺失,但是其親友從陶崇園的電腦中找出了部分資料。2018年3月28日,微博ID為「陶崇園姐姐」的認證用戶發佈長微博,公布陶崇園自殺事件,並貼出相關證據,質疑陶崇園導師王攀長期壓迫陶崇園,並曝光陶崇園與王攀的部分聊天記錄,該內容迅速引起社會關注。

2018年3月31日,王攀發出聲明,暗示陶崇園有心理方面的問題。陶崇園家屬提出與王攀公開對峙,但遭到拒絕。在署名為王攀的聲明中,他將要求陶崇園稱呼「爸爸」等的行為解釋為「我們之間的獨特語言系統」。王攀自稱這是借鑒了「我國古代的入室弟子模式和英國劍橋的本科生導師制」。兩人「長期採取晚上面對面30分鐘以上的交流制」。之所以最後會變成「做家務」,王攀稱這是為了方便陶崇園向家人解釋。

2018年4月1日,網上流傳出一份武漢理工大學內部會議錄音,錄音稱網上所傳內容「標題非常駭人,吸引眼球」,有媒體聯繫到陶崇園姐姐,其對內容逐一進行了駁斥,並稱「我弟現在連案子都在警察局立不了案」。

該事件發生後在網絡上掀起廣泛熱議,並登上微博熱搜,但不久即被換下,在問答網站知乎上也掀起廣泛討論,官方曾於2018年4月2日上線一期知乎專題:「武漢理工大學研三學生陶崇園跳樓自殺」,有說法稱最高熱度達6000多萬,累計有一億多人次關注。在此期間,不斷有人爆出陶家親友受到各方面壓力、陶的同學被打、王攀之前對陶有過不好的行為被監控拍到、武漢理工大學嚴密封鎖校園、控制輿論等消息。

雖然社會如此關注,但該話題的討論卻一直受到限制,也一直有刪除言論的現象,2018年4月3日,網絡上出現大規模刪帖,知乎內眾多內容或被刪除或被限流,各媒體之前相關報道也出現大量被刪的情況。

2018年4月5日01:51,陶崇園姐姐的微博賬號聲明「網上的炒作超出預期」「向學校和老師造成了不良影響」,並致歉,不久微博被博主主動刪除。

2018年4月7日,陶崇園姐姐再發微博聲明「此前發致歉微博非本人意願」、「陶崇園今日已經火化」等信息。2018年4月7日晚,根據澎湃新聞的報道,陶崇園姐姐稱陶崇園「遺體在武昌殯儀館火化」「希望王攀得到他應有的處罰」。

2018年4月7日,微博上出現名為「周蔚Wayne」發出的《給武漢理工大學宣傳部負責人閻高程的公開信》,要求武漢理工大學相關負責人核實並公開相關信息。

2018年4月8日,「周蔚Wayne」繼續在微博上發出《480名校友關於武漢理工陶崇園事件的公開信》,呼籲公開、透明、徹底的調查,並附上了部分校友姓名,該微博不久被系統強制刪除,「周蔚Wayne」也被禁言。

2018年4月8日中午, 武漢理工大學官方微博發佈了「陶崇園墜亡事件」情況通報,稱「導師王攀存在與學生認義父子關係等與教學科研無關的行為等情況,未發現王攀存在阻撓陶崇園本科畢業時到其他高校讀碩士及碩士答辯、侵佔學生經濟利益、讓學生到其家中洗衣服做家務等行為。調查情況已向學生家屬進行反饋。學校已停止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資格」。網友對此通報大多表示不滿,認為該通報敷衍至極,漏洞百出,指其用詞模糊不清,且沒有說明王攀在陶崇園研究生畢業後就業、讀博等方面是否有干擾,每晚聊天是否有性侵犯,很多事實無法解釋。該聲明微博在發出一小時後收到數萬評論,絕大部分是批評該聲明漏洞百出,隨後該微博被禁止評論。

大部分媒體在轉發武漢理工大學聲明後也限制了用戶評論,社交平台上對該事件的進一步討論被大範圍限制。社會上對該事件的關注逐漸降低,之前的相關報道等也被逐漸刪除。

2018年4月9日,微博賬號「周Wayne」自稱是「周蔚」的另一個賬號發佈了新的公開信——「部分老師、校友關於武漢理工大學陶崇園事件後續的公開信」,希望國家監察委、教育部介入,徹查此事。

2018年4月10日,有網友在微博曝光稱武漢理工大學廣場被人用藍色油漆在地面寫上了「是!!!爸我永遠愛你!」幾個大字,學校相關人員迅速用布蓋住了油漆字,並有保潔員用洒水車洗地。爆料微博後被刪除,4月12日,又有網友在「理工廣場馬房山通道公交站」見到藍色油漆字。

2018年8月3日,陶崇園姐姐微博發佈開庭相關消息:「三天的庭前會議結束,武漢依舊高溫不下,王攀也是不知悔改。而日記本裏面,我弟對王攀的控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奴隸4年整整,一把辛酸淚,血與淚的教訓!…整整4年…整整4年!』」

陶崇園家屬訴稱,陶崇園於1992年2月12日出生,自2011年9月1日起就讀於武漢理工大學。王攀系陶崇園本科期間的專業課老師,攻讀碩士研究生期間的導師。2018年3月26日上午7點半左右,陶崇園從其宿舍頂樓跳下後身亡。家屬認為,在陶崇園就讀期間,王攀對其存在侵權行為,故陶崇園的死亡與王攀之間有因果關係。

家屬請求法院判王攀賠償死亡賠償金868100元、賠償撫養人生活費31624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0元,合計1284340元。此外,請求判令王攀公開賠禮道歉。

記者了解到,2019年3月25日,武漢市洪山區法院做出民事調解書,雙方自願達成如下協議:王攀同意於3月25日在法庭組織下,就其在教育培養陶崇園過程中的不當言行道歉;王攀對失去陶崇園這名優秀學生深表痛心,對陶崇園的悲劇表示惋惜。王攀向陶崇園家屬支付撫慰金65萬元,該款於2019年4月15日之前一次性予以支付。

該調解書顯示,陶崇園家屬不再以任何理由及方式就本案相關事實,向王攀及其所在單位武漢理工大學,主張包括民事權利在內的所有權利,並自願放棄其他訴訟請求。

「我們心中的他,不是只有那天的痛苦和悲傷,更多的還是那25年以來在一起美好的點點滴滴……親愛的弟弟,明天我們一起去看你。」陶崇園的姐姐在微博所附文章最後寫到。

上游新聞/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