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生前日記歸屬涉「遺產之爭」 遺孀狀告繼女

李銳和女兒李南央。

【博聞社】毛澤東前秘書李銳身後事又有新曲折。圍繞李銳生前日記的歸屬,其遺孀將李銳親女兒李南央告上北京一家法庭,理由是組織上認為,李銳日記是公家財產。

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遺孀張玉珍女士近日起訴李南央,訴狀是向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提交的。張玉珍指控李銳與前妻范元甄所生的女兒李南央「擅自」將李銳的日記,贈送給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她要求法院判處李南央歸還這些遺物。

以敢言著稱的李銳101歲逝世後,圍繞其生前「三不」遺願,即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輿論曾廣泛關注。報道顯示,李銳逝世後最終還是身不由己,三個遺願都沒實現。不但被舉行了追悼會,被蓋了黨旗,而且骨灰也被送進了八寶山。其遺孀張玉珍被指「擅作主張」。李銳生前表示,不喜歡八寶山,葬在那裡的人也不喜歡他。

美國之音就此採訪了張玉珍女士,她說:「告狀的事啊?我也沒有怎麼告狀。李南央把老李的日記拿走啦。這個日記應該是交公,是工作上的事。她(李南央)拿走了,組織上覺得不合適,讓要回來。她不給。告到法院了。法院不了解情況,將通過一些關係了解。」

李銳的女兒李南央目前生活在美國舊金山。首先,這起訴訟的司法管轄權對李南央是否有效?李南央對美國之音說:「就看它(法院)怎麼進展了,我根本就不應訴,就靜等6月25日。反正我被告就是不出庭,咱們看看她原告出庭不出庭。最好原告也不出庭,你看這個官司怎麼打吧。」

李南央說,李銳生前多次明確對她表示,日記交給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保存。為此,她還存有李銳鄭重委託的錄音。張玉珍告狀後,李南央隨即委託律師致函法院,說明上述情況。

依據張玉珍的說法,關注和過問李銳日記去向的是中共黨組織。最新報道顯示,張玉珍對媒體說,有關告狀的具體情況,請向中共「老幹部局」查詢。顯然,中共老幹部局是追討李銳日記的幕後推手,或者說,是本案法律訴訟的真正原告。

李銳日記為什麼重要?有分析認為,日記內容可能涉及中共「秘辛」。對此,李南央說:「根本就沒有秘聞,有什麼秘聞吶?是它(共產黨)自己,這個自信,那個自信,只能說明它太不自信啦。說出大天去,他(李銳)能說點什麼?怎麼就嚇成這樣。只能說明它有多麼脆弱,生怕哪件東西成了駱駝身上的稻草,把它壓趴下了。」

李南央還談到另一懸案。2013年她在香港出版《李銳口述往事》一書。同年攜帶約50本回京,被首都機場海關扣留。交涉無效後,李南央把海關告上法庭。法庭雖然受理此案,但是,案子至今無果。

李銳是中共黨史資歷深厚的歷史見證人,他的日記應該屬於誰?北京獨立記者高瑜對美國之音說:「那個老太太(張玉珍)完全就是被中共操控了。因為李銳的這筆文字遺產是屬於全世界的,是精神遺產,不是物質遺產,而且原來老太太也支持。因為李銳的日記,其他的遺稿,還有筆記等等,中共沒有掌握。但是,那是私人財產,而且也不是賣錢的,人家是無私奉獻給世界。」

中共當局追討李銳日記事件如何演變目前無從知曉。有評論認為,當局決定通過自己的法院,追討李銳日記的做法很不明智。從目前情況看,案子有可能不了了之,也有可能變成鬧劇。

李南央回應 繼母起訴討要李銳日記

中共元老李銳去世前,曾將自己歷時80多年、約1000萬字日記交給女兒李南央,讓她帶往美國,捐贈給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近日,李南央的繼母在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提出起訴,討要李銳日記。李南央就此接受本台專訪,回應相關訴訟。

李南央捐贈給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除了父親李銳的日記,還有李銳的信件;在廬山會議期間,參加土改的工作筆記等等。專家們認為,這批資料極其珍貴,是與中共官方黨史不同的一部真實的中共黨史。

李銳日記在李銳生前便已捐贈給胡佛研究所,並獲得李銳的讚許。為什麼李銳逝世不到兩個月,張玉珍就要起訴李南央,討要李銳日記呢?

李南央說:「他們反應這麼強烈,大概是因為外媒的報道,說裡面有什麼內容。我覺得,他們很可笑,什麼這個自信、那個自信,你對真實發生的事情在個人的日記里記錄下來怕成這個樣子,非要拿回去而且拿回去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銷毀。這個事做得低級到這種程度,說明習近平的團隊能力的低下。」

李南央表示,張玉珍起訴討要李銳日記不是家庭財產糾紛案,而是由中共最高層主導的一起政治訴訟案。他們將此案編了號(LimsTim134 ),並且由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向李南央寄送案件的司法文書,和代張玉珍向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轉達信息,並派一位副總領事與胡佛研究所交涉。

李南央說:「中領館何必出來呢?一出來不就把事情暴露無遺了嗎?蠻幹、無知都走到極致,毫不遮掩。這是一個根本不講證據的『黨治』的官司。我希望大家能知道的就是,現在習近平領導下的共產黨,從整個理念上完全是文革的回歸,在這個案子上體現是淋漓盡致。」

李南央表示,她就張玉珍起訴自己討要李銳日記一案所發表的言論,只代表自己,不代表胡佛研究所。由於李銳日記早已屬胡佛研究所館藏檔案,胡佛研究所將依照美國的法律應對這起訴訟案,自己也將按照美國的法律辦事。

李南央說:「我個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法治碰到一個黨治,這倒是西方世界正在面對的新課題。中國過去畢竟窮,它現在財大氣粗,它利用黨治跟全世界較勁。我所要遵守的是美國的法律,我只要不違反美國的法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李南央表示,胡佛研究所將李銳日記數據化處理已經完成。怎樣向公眾開放,胡佛研究所會有一個交代。未來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李銳日記向公眾開放這一條不會改變。

美國之音/RFA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