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弒母案疑犯落網:3年來一直在國內 被捕時身藏30張身份證

福州市公安局宣傳處發通報,稱吳謝宇已被逮捕。

【博聞社】4月25日,新京報記者從福州市公安局宣傳處負責人處獲悉,涉嫌弒母的北大學子吳謝宇已經被抓獲。據接近警方的內部人士透露,吳謝宇於4月21日在重慶江北機場乘機時被抓。身上帶了30多張身份證,通過網絡購買,三年來一直在國內活動。

新京報此前報道,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發布了一則懸賞通告。通告稱,2月14日情人節,警方發現一名女子謝天琴死在福州一所中學教職工宿舍內,其22歲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懸賞萬元緝捕。新京報記者獲悉,犯罪嫌疑人吳謝宇就讀於北大,作案後封死了住處,將屍體用塑料布層層包裹,還放入了活性炭吸臭。弒母后,還以母親名義貸款。

2016年5月19日,河南商丘警方曾協助發布懸賞通告,稱北大弒母案嫌疑人吳謝宇可能潛逃至河南,凡提供相關線索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吳謝宇的,可獲獎金5萬元。但之後一直沒有吳謝宇消息。

25日晚22點,新京報記者從福州公安宣傳處負責人獲悉,吳謝宇確已被抓獲,案件目前正在調查中。

北大弒母案始末

1994年,吳謝宇出生於福建南平,在求學階段一直學習成績優秀;2012年,吳謝宇被北京大學提前錄取,進入經濟學院,此後成績一直突出,多次獲得各類獎學金;2014年9月,吳謝宇在 GRE 考試中取得高分並獲得校外培訓機構獎學金;2015年5月,吳謝宇領取榮譽畢業證書和高分獎學金,並曾經提出提前支取獎學金(6000元)急用。 有知情者透露:吳此前曾與一名性工作者交往,並曾拿出十幾萬彩禮跟該女子提親。據該女子稱,她當時沒有拒絕,但此後兩人經常吵架,後來吳失蹤就斷了聯繫。警方還發現吳謝宇拍攝了多部與該女子的性愛視頻。

福州警方核查支付寶交易記錄發現:2015年6月底,吳謝宇使用支付寶購買了刀具、防水塑料布、隔離服、醫生護士服等,其中僅刀具就購買了剔骨刀、菜刀、手術刀、雕刻刀、手機貼膜用刀、鋸條等多種。

2015年7月,吳謝宇回家探望母親。7月5日,吳母謝天琴與至親謝瑤打電話,稱“小宇已到家,過幾天回家看外婆”,7月10日,吳謝宇在距家不遠的酒店住宿。 後來知情人提供的在逃人員信息登記表顯示,7月11日當天吳謝宇涉嫌在其母親謝天琴住處殺死謝天琴後脫逃,之後在家附近的酒店住過十多天。

警方通過核查支付寶使用情況,發現吳謝宇2015年7月12日至7月23日期間,通過支付寶34次購買活性炭,19次購買塑料膜、防水布、牆壁貼紙、真空壓縮袋等,花費近萬元。經快遞員辨認,收貨人確系吳謝宇本人。

2015年7月中旬,吳謝宇以謝天琴名義向親朋發送短信,大意為他將去美國麻省理工做交換生,母親一同前往陪讀。並通過手機短信、QQ等方式,向多位親朋借錢,總額達144萬元。2015年7月底,有鄰居稱見到吳謝宇:“他說回來辦點事,媽媽在北京。”2015年8月,吳謝宇利用謝天琴日記上的字體複製合成偽造辭職信,向謝天琴所在中學提出辭職,獲准。

9月26日,吳謝宇曾在網上以QQ留言方式向摯友孟川解釋“消失”的原因:在老家發生了一些事情,由於事情非常棘手,自己又要維持學習成績,所以十分忙碌。信號不好加上沒有時間未和孟川聯繫。10天後,吳謝宇又發消息給孟川表示,老家有人“辭世”,但很快又改口為“避世”,稱是自己用九宮格輸入法打錯。

2015年10月,吳謝宇身份證登記信息出現在福州某酒店。2015年12月底,吳謝宇曾回到北大的宿舍,向同學諮詢了補考事宜。2016年2月5日前後,吳謝宇的舅舅接到吳謝宇短信,希望其能於2月6日在福建莆田高鐵站接站。2016年2月6日,謝天琴的家人在莆田站接站未果,撥打手機發短信均無回應,懷疑出事因此報警。2月4日至6日吳謝宇入住河南某酒店,結賬日期為2月16日。

2016年2月14日 福州警方發現受害人謝天琴被殺死在住處內。房間內安裝的兩個攝像頭和報警器連接到電腦,可通過手機查看室內情況。謝天琴的屍體在主卧中,用塑料包裹了多層,每一層的縫隙中,放入了活性炭除味。

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發布了一則懸賞通告。通告稱,2月14日,警方發現一名女子謝天琴死在福州一所中學教職工宿舍內,其22歲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懸賞萬元緝捕。

新京報/後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