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后的展望,民主转型之路还有多远?(2)

思泰 、比德

六四事件后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清理

北京/台北——今年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30周年纪念日,在六四三十周年到来前夕,中国当局加紧对有关六四的信息和一些群体实施更加严厉的制裁。在六四三十周年到来之际,中国当局以各种手段打压与六四相关的异议人士,防止在六四三十周年到来之际,造成一些群体事件活动的发生。

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博讯新闻网、博闻社共同推出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报道。下面是报道系列的第二部分。专访流亡澳大利亚的中国经济学者司令先生。

记者:对当时八九六四同学们老师们自发组织起来的这样一场运动是怎样看待的呢?

司令:学生们当年的这个要求还是非常切合当年的实际的,因为中国政治上有些腐败,那么学生们就要求反腐败。那么经济上呢,价格闯关的政策包括赵紫阳等在邓小平的授意下,施行价格闯关。效果其实是非常差的。要求改善经济和民生状况,稳定物价,本身这些都是回应。

实行的这个整个的改革的非常强烈的一个对应的。那么所以说我就觉得:学生们的这个要求,并不是像共产党所称的那样十分过分,或者是暴徒行为,我觉得有一些冤枉了学生了,而且我们要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是,当时有个人呢,向毛泽东的那个天安门城楼上的画像泼墨,就像现在有一位女士叫做董琼瑶所作的行为一样,只不过当时是泼墨的是毛泽东。当时,学生们还把它扭送到北京的公安机关,那么在学生们当时还把这个人扭送到公安机关,这种想法可能是主流。

记者:在中国加大集权的情况下,人们对于政治似乎看起来是漠不关心的,这样的一种情形,是否和三十年前有许多的相似,那么您对现在的习近平集权,加大集权的这样一种情况下,您是持怎样一种态度或者是看法的。

司令:那么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们澳大利亚的这个民主人士,去反思六四的很多活动,我看到的很多学生,他们对于我的活动的这样一种反应确实是漠不关心的,他们很多人看到自由女神的这样一个形象,他们马上就像是见到瘟疫一样就走开了,我想呢这个可能有两点原因,一个是他们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们又知道,如果他们想公开了解的话,又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即使他们身处自由的国家。

另外,就是他们确实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们会觉得,反正家里边,有钱了嘛,邓小平开创了,江泽民时代又继承了,到现在的一个全国的一个:腐化和堕落的情况,也就是说全民向钱看,这样的话大家都富起来了嘛,你只要都富起来了,当然假设,大家都富起来了,但是其实并不是真富起来了。

一个社会制度·没有真正的公平,或者是说:你没有民选的政府,他构建起来的一切的东西都是:只是在转移你的视线和注意力,让你避免再去关注什么社会的正义。

六四三十年:反思时代

其实是六四三十多年以来,带给我们到现在的代价,应该给国人一个提示和给我的一个影响。

用六四的这种记忆,六四所开创的反思时代,六四的精神总结起来其实就是四个字,反思(这个)时代,不反思的话:就会没有民族国家,前途和未来。

(整理根据录音,观点仅代表受访人个人并不代表博讯新闻网、博闻社的立场)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